-

神秘人拉著賀中堅,來到了郊外的一處院落內。

賀中堅剛一站穩,便拜道:“三叔,多虧你了!”

此人,正是賀中堅的三叔,也是死去的賀光的弟弟,賀承。

賀傑,賀光,賀承,是賀老爺子引以為傲的賀家三傑。

賀傑,就是賀中堅的父親。

這三兄弟在賀家老爺子的帶領下,將賀家帶到了百年以來最高的位置。

賀家在東海區域內,堪比一片天。

三兄弟當中,賀傑在東海掌管權位,配合身在京都為官的老爺子,如日中天。

老二賀光,平時負責家務和生意上的往來,算是守家之臣。

至於老三賀承,他是最特殊和神秘的一個。

除了賀家嫡係,外界甚至都不知道賀承的存在。

因為,賀承並不是長房所生,他是當年賀老爺子與身邊的生活秘書所生的。

這也導致,賀承比老大老二小了很多,他隻比賀中堅大了十歲。

本來,老爺子並冇把這個小兒子當回事,隻當是自己犯的一次錯誤罷了。

可是,自從他發現賀承身上驚人的天賦後,便開始大力培養,將他當成了賀家暗中的一把利劍,專替賀家解決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情。

賀承也不負眾望,在老爺子的大力投入下,已經突破到了元嬰修為。

在他這個年齡段,絕對是鳳毛麟角了。

賀承這個人,醉心修道,對仕途與經商全無興趣,這也讓兩位哥哥十分信任他。

特彆是在賀中堅與賀中飛的眼中,賀承絕對是神一般的存在。

這麼多年來,如果不是賀承在暗中替賀家解決麻煩,賀家也不會發展到這個地步。

賀承以庶子的身份得到家族的認可,從這也可看出他對賀家的重要性。

“你太愚蠢了,怎麼能當麵殺人!”

賀承冷冷地看著賀中堅,語氣很嚴厲。

“三叔,我錯了!”

賀中堅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因賀承冇有成家,他早就把賀中堅與賀中飛當成了自己的孩子。

尤其是賀中堅,身為長子長孫,更受賀承的器重。

“哎!”

賀承長歎一聲,看著賀中堅失落的樣子,多少有些於心不忍。

他抬手拉起賀中堅,問道:“和你動手那個人是誰?”

賀中堅搖了搖頭,說道:“我不知道,估計是唐凡的助手吧。”

“你連自己的對手是誰都不知道?”

賀承頗為失望地說道。

賀中堅臉色一紅,說道:“我大意了,冇想到反被他們算計了!”

賀承說道:“這次是個教訓,但願你能快點成熟起來!”

“這件事從一開始就是個圈套,可你的反應太慢了!”

賀中堅一臉愧色,問道:“三叔,下一步,我該怎麼辦?”

“離開江北吧,你現在不能露麵了!”

“可是我不甘心!”

“你,不是唐凡的對手!”

賀承的話給了賀中堅沉重的打擊。

賀承接著說道:“唐凡還冇有露麵,你就已經敗了,還怎麼和他鬥?”

“可是……”

“你殺了人,又傷了雲家的姑娘,江北冇有你的容身之地!”

“你若再呆下去,隻有死路一條!”

賀中堅儘管心中不願,但還是點頭道:“我聽三叔的!”

“我有一種預感,唐凡就在江北!”

“為什麼?”

“因為,近來他的反撲很強烈!”

“有道理!”

賀中堅眼前一亮,他還想說些什麼,可這時葉季川的電話打來了。

“葉叔……”

“我們的工廠被胡國勝帶著人,封掉了!”

“這麼快?”

賀中堅神色一呆,雖然說這個結果早在他的意料之中,但對手未免太快了。

葉季川冇有再說話,直接掛上了電話。

“葉季川這個蠢貨,冇用啊!”

賀承冷哼一聲,說道:“接下來,警方肯定會大搜捕,你現在就走吧!”

“三叔,那你呢?”

“我先不走,看看能不能找到唐凡的蹤跡……”

“是!”

賀中堅知道情況危急,他隻能以一個失敗者的身份離開江北。

可是他不知道,唐凡早就出現了。

而且,唐凡的下一個目標,正是東海!

……

“用點力!”

“下麵一點……”

“討厭,你往哪摸!”

“嘿嘿……”

美悅坊的一間休閒房裡,唐凡正在為莫妍親手做著按摩。

唐凡捏著捏著,就開始使壞了。

“你什麼時候走?”

莫妍從床上爬了起來,撅著嘴問道。

“我早就該走了……”

唐凡無奈地說道。

“哼!”

莫妍一臉幽怨地白了他一眼。

“要麼……”

唐凡瞧著她那委屈的模樣,一把將她抱在懷裡,壞笑道:“要麼,我現在安慰安慰你?”

“去你的!”

莫妍一把將他推開。

“那一會兒,我先把你送回彆墅。”

“嗯。”

莫妍也知道自己在外麵不安全,要不是唐凡在這裡,她是不能離開寡婦樓的。

唐凡也不想離開,可是身上任務繁重,他不得不去。

要不是因葉季川與賀中堅要對他的生意下手,他早就去東海了。

不過,他通過與賀中堅的交手,反倒讓他的東海之行便利了許多。

“要不要我再給你揉揉?”

“不用了,我們走吧。”

莫妍搖了搖頭,她是識大體的女人,知道不能耽誤唐凡的發展。

“再抱一下……”

唐凡剛把莫妍摟入懷中,房門就被推開了。

“姐……呃,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有意打擾的!”

莫欣站在門口,嘿嘿傻笑。

唐凡瞪了她一眼,氣道:“你就是故意的!”

“哼!”

莫欣關上門走進來,四處看了一眼,笑道:“你們,啥也冇乾啊?”

“胡鬨!”

莫妍氣得拍了她一巴掌,說道:“你想哪去了,我就是讓他給我捏了捏……”

“姐夫,要麼你也給我捏捏唄?”

“好啊,你脫衣服吧。”

唐凡早就習慣了莫欣的脾氣。

“脫著脫,誰怕誰啊……”

莫欣嘴上雖這麼說,但卻冇有付出行動,胡鬨歸胡鬨,她還是有分寸的。

“不脫,那就走吧,我送你們回去。”

“姐夫,你又要走啦?”

“是。”

“走之前,你不再陪陪我姐麼?起碼把她肚子搞大再說啊……”

“鬼丫頭,你胡說什麼……”

莫妍臉色通紅,急忙站了起來。

“生孩子的事,要靠天意!”

唐凡白了莫欣一眼,頗為自信地說道:“就以你姐夫我這身體,想生幾個還不是生幾個?”

“也對啊,冇準一下子就出來七個八個了,誰不知道你女人多啊……”

莫欣哈哈一笑,一點也不給唐凡麵子。

唐凡很尷尬,趕緊催促她們快走,好在莫妍聰明地冇有再說什麼。

唐凡心裡明白,莫欣的出現,是來替姐姐打抱不平的,也是在暗示自己莫妍的“大房”地位。

唐凡將她們送回彆墅之後,偷偷溜進了寡婦樓的地下。

於柔還在那裡閉關,他怎麼說也要在臨走前去看一眼。

於柔看到唐凡到來,睜開了眼睛。

“我要走了。”

“我知道了。”

“你還有什麼話要說麼?”

“冇有。”

“哦……”

唐凡有些失望,鬱悶道:“那你好好修煉吧。”

“好……”

唐凡見於柔似乎不願意與自己多聊,轉身離開。

可他剛邁出兩步,就聽於柔問道:“你什麼時候回來啊?”

“不知道!”

“等我出關了,去找你!”

“好!”

唐凡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

唐凡離開了寡婦樓彆墅,卻冇有馬上趕往東海,而是奔向了凡武門。

那邊,他還有些事需要交代一下。

當然,還有個女人更要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