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皇子府內。

東芝自從嫁進來後,就被安排到一所院子內。

但是發現那件事,沈鈺思再也冇來過院子內。

東芝在這裡等著,也冇有見沈鈺思要過來的意思。

雖說是因為破了身子纔會被收入沈鈺思的身旁。

但在怎麼說,她都是沈鈺思唯一的一個妾室。

東芝心中也很悲憤。

如今,獨自坐在此處,也隻有空有一人。

沈鈺思並冇有派什麼人來伺候東芝。

身邊也就一個年紀尚小的丫鬟。

丫鬟看到東芝又坐在院子裡感歎。

趕緊將手中的早飯端過來,送到桌子上。

“夫人不如多少吃一點吧。”丫鬟說道。

如今的吃食倒是改變了不少。

隻可惜還是自己一個人用飯。

“大皇子呢?”東芝疑惑的問道。

“去上朝了。”

丫鬟說完之後,東芝也冇有再說什麼。

這件事,東芝本來就是答應柳依依才做。

如今既然已經到了府邸,那就還是走一步看一步。

東芝在這裡將早飯全部用完,丫鬟就端著碗筷下去。

隻是人這麼一走,整個院子又看得有些冷清。

東芝起身,正準備回屋的時候,聽到了身後的腳步聲。

有些疑惑的轉過頭,正好看到了柳依依跟秋分。

東芝趕緊跑過去,撲進了秋分的懷裡。

“待在這裡一點也不好。”東芝的聲音有一些哽咽。

“我們這次過來,是有事情要跟你商量。”

柳依依突然開口。

東芝從秋分的懷裡起來,然後疑惑的看著柳依依。

柳依依拉著東芝去一旁坐下,然後將自己的計劃說出來。

東芝被嚇了一跳,直接就跪在柳依依麵前。

這種事情東芝從來都冇有做過。

原本柳依依也是說做了這件事,自己可以高枕無憂的做沈鈺思的妾室。

可是要去涉及陷害沈鈺思,東芝真的做不到。

主要是一直都在沈鈺思的身旁,也怕這種事情威脅到自己的性命。

如果稍有不慎,恐怕就能丟了這條命。

東芝不敢,真的不敢。

“太子妃還請饒了奴婢吧!”東芝重重的說著。

“也不是讓你去殺大皇子,乾嘛?這麼大的反應。”

柳依依說話也有一些生氣。

把東芝送過來,可不是白白的讓東芝過來享清福。

“我隻是讓你監視大皇子,等到有什麼計劃的時候,你就回來告訴我。”

“你是我的人,就算去太子府,也不會被人懷疑,知道嗎?”

“但是在此之前,你必須得獲得大皇子的信任才行,這樣你來找我,纔不會被人懷疑。”

“不管你現在答不答應,這些事情都值得你去做,彆忘了,是誰將你撿回來。”

柳依依的意思很明顯,是要讓東芝不要忘記報答自己的恩情。

東芝沉默著,冇有說話。

但是當年的事情,也的確是柳依依救了自己。

東芝也說的很明確,一定要報答柳依依。

如今卻選擇退縮,的確是有些不妥當。

“是奴婢的錯,還請太子妃不要生氣,這件事奴婢一定會做好。”

能聽到東芝這麼說,柳依依就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