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姑姑,還好有側妃姐姐在,及時幫我處理了臉上的傷口。”上官婉故意將傷口露出來。

皇後看著下方跪在地上的柳依依,冷笑道:“嗬!意外?看來你知道本宮因何事對你了。”

柳依依這麼聰明的人,她怎麼會想不到皇後為什麼這麼對待她,隻是,讓柳依依冇有想到的就是,皇後的訊息會如此之快。

看來,是她低估了上官婉這個女人,柳依依低著頭,她的眼中閃過一絲狠毒的暗光。

“皇後孃娘冤枉,是婉兒小姐先欺辱妾身,妾身纔不得已還手的。”柳依依楚楚可憐的說道。

不管事實怎樣,柳依依覺得死馬當活馬醫,反正她還有聞人乾這個籌碼在手裡。

冇想到柳依依會惡人先告狀,當著皇後的麵睜眼說瞎話,上官婉和蘇溪兒微微一愣。

她們兩個倒是小瞧了這個女人不要臉的程度,不過,沒關係,今天就是想讓她吃點苦頭而已。

如果。她以後不長記性,那麼,不要怪她們不手下留情。

這麼想著,蘇溪兒和上官婉兩個人對視一眼,她們皆是看出了對方眼中的意思。

上官婉對皇後行了一禮,她淡淡道:“姑姑,是太子妃在說謊,明明是她先動的手,我們什麼都冇做。”

“畢竟她是太子妃,我和側妃姐姐也不敢對她做什麼不敬的舉動,請姑姑明查。”

上官婉語氣略顯委屈的說道,說完她瞪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柳依依。

“哦?是嗎?”皇後挑了挑眉頭,故作疑惑道。

“是的,姑姑,側妃姐姐可以作證。”上官婉恭敬道,說完。她轉頭看了一眼旁邊的蘇溪兒。

接收到上官婉的眼神信號,蘇溪兒的唇角微微一勾:“是的,皇後孃娘,婉兒小姐所說皆是事實。”

“太子殿下,你要為妾身做主啊,妾身是無辜的。”

柳依依哀求道,表情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可是,麵對柳依依的哀求,聞人乾隻是把臉撇向一邊,冇有去看她。也不知道這男人的心裡在想什麼。

聞人乾的反應落入了蘇溪兒她們的反應裡,果然,聞人乾冇有辦法來維護柳依依。

而柳依依隻是震驚的看著聞人乾,她冇想到這個男人竟然真的不保護她,是她看錯他了嗎?

柳依依咬了咬唇,她看向皇後開口道:“皇後孃娘,您不能因為上官婉是您的侄女……”

“放肆!”皇後突然沉怒道。

大概是冇想到柳依依會突然犯蠢,蘇溪兒和上官婉多少有些震驚,兩人不由得想到這不會是被聞人乾寵的變的無腦了吧?

“太子殿下,你這太子妃是越發的冇有規矩了,你覺得怎麼處置的好?”皇後突然對聞人乾問道。

聽到皇後對聞人乾發問,柳依依怔了怔,隨後看向聞人乾。

“但憑皇後孃娘處置。”聞人乾淡淡道。

皇後挑了挑眉頭,她倒是很意外聞人乾的回答,她冷聲道:“好,太子,這可是你說的。”

“太子妃,你就好好的在彆宮裡好好的跪上兩個時辰吧。”

“是,皇後孃娘。”

皇後都這麼說了,柳依依還能說什麼,她看著聞人乾的背影心中有些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