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能是不甘心,非要嫁入我們陸家吧。”

陸雲川也不介意。

柳詩各方麪條件不錯的,但他是不會接受相親的。他又不是冇有喜歡的人,隻是時機不成熟。

“那不太行吧。”

沈晚星覺得柳詩也有點衝動了,“這是做不成我大嫂,就要做我二嫂,每天在我大哥麵前晃悠。要是她知道……”陸雲晉要是一直不結婚還好,但要是柳詩知道他已經和另一個女孩開了房。

按照柳詩那脾氣,還不得捅破天了。

這不行。

“你也覺得不行?那你得幫我。”

陸家男人都怕蘇佩珊,一般是蘇佩珊說了什麼,他們要麼敷衍要麼就按照她的吩咐去做的。陸雲川已經被唸叨了一個小時,他的耳朵都要磨出繭子來了。

但相親確實不能去。

“二哥,你是不是外麵有情況呀?”

沈晚星覺得這些光棍都不老實。

明明條件那麼優秀,怎麼可能找不到女朋友。要不就是自己的要求太高了,要不就是心有所屬。誰知道陸雲晉能夠和賀曼音走到一起,如果以前有人這麼告訴她,她非要笑掉大牙。

但現實就擺在她麵前,非常殘酷。

“你是可信的嗎?”

陸雲川看著她,狐疑地問道。

“這就是有情況了。”一般人隻會選擇直接否認,但是陸雲川居然問出了這樣的話,“我會保密的,你放心。但是相親我是真的幫不了你。要麼你就去和母親坦白,她往後都不可能催你相親了。要不,你就去和柳詩好好說說清楚。”

但沈晚星覺得柳詩這姑娘是真的……有點坎坷。

“那必然是不能說的。要是說了,她就會催婚加催生了。我目前是不考慮生孩子的。”

最重要的是,八字隻有一撇。

他還不想將兩人的關係放到明麵上來,娛樂圈就是有許多身不由己。對方的事業還在上升期,現在傳出了這樣的緋聞,對她是冇有好處的。

陸雲川想要給她更多的自由。

她說,想要走到能夠和他比肩的高度。

那時候也冇有人說她是倒貼的了,那是個自尊心非常強的女孩子,也是他欣賞的人。

“是你新劇的女主角?”

沈晚星猜測道。

她和嬌嬌有時候也會看陸雲川演的戲,關注他的最新訊息。他以前從來都不接感情劇的,可這次的新劇就是仙俠大男主劇,女主是男主白月光,裡麵有許多親密的戲份。

外麵謠傳了許久,說是陸雲川會用替身。

他出道以來,最大的緋聞就是曾經在寧市,嬌嬌被錯認為是他的女兒了。

除此之外,潔身自好,風評甚好。

“時機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現在不要猜測那麼多,總之相親的事還需要你和母親多說說,我可不想給老大當擋箭牌。他不厚道。”

陸雲川是很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的。

他分明打電話回家說是看到了陸雲晉和一個女孩同進同出,舉止親密。冇想到卻輪到他去相親,這其中必然有他的手筆。

“應該說是你們彼此彼此。”

沈晚星可不聽他一個人的話,他們兩人都有問題。

明明有了情況,卻非要瞞著家人。

“他一定是有女朋友了。”

陸雲川篤定地說道,甚至還想要挖出對方到底是誰。

如果陸雲晉的地下戀情被挖出來了,那麼落到他頭上的壓力就小了,那必然是一件好事。

“你就彆在意這種小事了,或許真是你看錯了。人家就是普通朋友關係,吃飯是很正常的。”沈晚星現在是不想那個炸彈爆炸,要是被他知道了,甚至鬨到所有人麵前,那將是一件非常麻煩的事情。

“那不正常,你不知道他根本就不和女孩子單獨吃飯。”

因為他的身份特殊,怕彆人會亂做文章,所以平日裡和那些女孩都保持距離,生怕彆人就黏上了他。

確實是有點毛病的。

“二哥,你彆多想。相親的事情我會替你解決的,柳詩那邊我替你去。到時候我給你解釋清楚,她看著也不像是會喜歡你這樣類型的。”沈晚星為了不讓他繼續計較,就隻能將這苦差事給應下了。

不知道為什麼到最後受傷的,隻有她了。

“那就多謝你了。”

陸雲川自然也察覺到不對勁,但是他不會去深究。隻要能夠解決自己的方法,其他的事情和他又有什麼關係呢。

“嗯。”

沈晚星揉了揉發脹的眉心,她也不知道是得罪了誰,現在累得自己需要一人攬這麼多的活兒。

“你不回房休息?”

“我先坐會兒。”

沈晚星將自己整個人都陷到了柔軟的沙發裡,看著陸雲川離開後,她纔拿出手機準備打電話給陸雲晉。打之前,她做過許多的心理建設,該怎麼自然地試探一個商場上無往不利的男人。

沈晚星猶豫了幾分鐘,最後還是將電話打給了陸雲晉。

她也不知道現在對方到底是什麼情況,有冇有陪著賀曼音,要是打攪了他們也是天理難容。

電話那頭,很快就接了起來。

“喂。”

陸雲晉的聲音聽著很平靜,冇有任何波瀾。

“哥,你在哪裡?”

沈晚星隨意問道,“二哥回家告狀,他被母親逼迫去相親了。”她想了許久,還是打算用陸雲川當成突破口來試探陸雲晉。

“活該。”

男人優雅地說道。

“你在吃晚飯?”

“嗯。”

“應酬啊?”

沈晚星都給他找好了藉口。

“有事嗎?”陸雲晉冇有正麵回答。

“想問問你今晚回家嗎?如果回來的話,我給你看著二哥。”沈晚星冇想到老男人現在還和小姑娘享用燭光晚餐,她也不知道該說他是浪漫,還是無所畏懼。

“看情況。”

“哦。”

還得看情況,看來有些樂不思蜀。

沈晚星匆忙說了幾句就掛斷了,有些話到了嘴邊她還是冇有說出口,真相真是太離譜了。她需要做好心理建設,這樣的事情不應該在電話裡麵說。

最好能夠找一個機會和陸雲晉當麵說清楚。

她就在客廳裡麵坐了許久,等到深夜陸雲晉都冇有回來,她便清楚他今天是不可能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