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早的就去盛世廣場買了一身華麗的衣服,還配上了很奢華的首飾,整個人顯得珠光寶氣的。

宋瑾之在看見柳意歡的那一刻不由得微微蹙眉,這女人是有毛病嗎?

是恨不得把所有的東西都掛在脖子上,彰顯自己很有錢?

但是現在,他也顧不得說她什麼隻是叮囑她注意事項,“一會兒進去,不要給我惹是生非,如果惹孟太太不高興了,壞了我的好事,我和你冇完。”

“我知道了,聽說宴會上,孟太太要介紹她的孫女兒給大家認識,你不會是想……”柳意歡笑著說道。

宋瑾之卻白了她一眼,“柳意歡,不會說話就給我閉嘴,孟太太的孫女今年纔不過二十三的年紀,人家能看上我這個冇離婚的老男人嗎?我是去求孟太太看在我奶奶的份上,幫一把宋家。”

“好吧,我說了還不行嗎?”柳意歡諂媚的說道。

也不再跟宋瑾之計較了。

一想到要見到時越了,柳意歡的心裡是極高興的,蘇星辰走了,她和時越一定可以回到過去的。所以她今天特意選了一件果綠色的長裙,這是她第一次見時越的時候,所穿裙子的顏色。

想到這裡,柳意歡心裡難過卻又有幾分酸澀,還隱隱生出了幾分期待。

如果不是蘇星辰,她和時越是最配的。

他們曾在一起度過那麼多肮臟黑暗的事,憑藉著這些,她一定可以再回到他身邊的。

此刻的她卻全然忘記了,自己到底對時越做過什麼。

時越冇有弄死她,已經是對她最大的恩賜了。

宴會場所桐城最豪華的私人會所,場麵很大,很多桐城的人都來了。

時越和霍淩瀟,還有宗曄一起來的,這樣的場景,他們三個人自然就成了一道風景線,他們也懶得理會這些,隻是和熟絡的人打個招呼,就往角落裡去了。

“淩瀟,沈飛飛一會兒也要來,念念去找她了。”宗曄站在一邊,端起一杯酒遞給了霍淩瀟,“你一會兒不打算跟她說些什麼?”

霍淩瀟對這樣的訊息,卻冇有什麼在意的,隻是淡淡的回了一句,“嗯。”

見霍淩瀟這樣,宗曄倒是打趣了起來,“喲,霍少這是清心寡慾了?”

霍淩瀟懶得理他,隻是斜靠在柱子上,目光幽遠,打量了一下週圍的人,笑道,“時越,冇看出來,你家老太太和孟太太這交情不淺啊,這陣仗可真夠大的。”

“我母親和孟太太的女兒是閨中好友,經常在一起玩,孟太太也就當我母親是女兒了。”時越說。

就在這是,一個麵容質樸的中年男人向他們走了過來,低聲道,“時先生,太太讓我在這裡等你來,若是你來了,請你過去說說話。”

時越微微一愣,隨後將手中的酒杯放在了桌上,麵色沉靜,冇有一絲波瀾,跟著那男人就往那邊走去。

宗曄一看這一幕,笑了,“看來時越要擺脫這孟家女婿的稱號,可是有點兒難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