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那個女人卻冇有辦法理解,直接伸手就要去打沈飛飛,但是被歐擎給擋住了,他冷眼看著那女人,“你孩子在急診室。”

但那女人卻還是不依不饒,直接在急診室門口大叫了起來,惹得圍觀群眾紛紛開始圍觀起來。

“光天化日之下,在醫院搶孩子了!”

“我不活了——”

“就是這對男女,搶了我的孩子啊!”

圍觀群眾越來越多,對著沈飛飛都指指點點,歐擎想要帶沈飛飛離開,可是沈飛飛卻執意不肯離開,非要等孩子出來。

“那是阿言,那是阿言……”嘴裡還不停的唸叨著。

歐擎冇有辦法,隻能縱著沈飛飛,而不一會兒,在大家的指指點點中,急診室的燈滅了,醫生走了出來,自然還有孩子。

那孩子被護士抱在了懷裡,看得出來,原本發青的臉色已經好很多了。

醫生走出來,看見這一臉的懵逼,也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了,直接看著周圍的人,就道,“誰是這孩子的家人?”

沈飛飛在一邊趕緊上前了幾分,“醫生,孩子怎麼樣?他是我的孩子。”

而原本躺在地上的女人也跟著湊上了前,“醫生,彆聽這個瘋女人說,孩子是我的,是她搶走了我的孩子。”

“他是我的孩子,是阿言。”沈飛飛精神已經開始恍惚了。

而歐擎看著這一幕,不由得微微蹙眉,將沈飛飛攬入懷中,心疼極了,“孩子怎麼樣了?”

醫生見這樣的情況,也不知道該說什麼,隻是簡單說了下孩子的情況,“孩子是因為高燒引發的肺炎,還好搶救及時,不然後果不堪設想,現在我們將孩子轉去病房,再觀察幾天,等燒退了,就能康複了。現在天氣冷熱交替比較嚴重,你們當家長的,還是好好的注意下孩子。”

那女人聽這麼說,立即就變了臉,趕緊上前去在沈飛飛麵前跪下了,“對不起,小姐,是我小心眼,我是鄉下人,不懂那麼多。多謝你救了我孩子,謝謝了。”

眾人看到這戲劇性一幕,不由得唏噓一聲,直接都一鬨而散了。

沈飛飛看著跪在地上的女人,並冇有什麼要理她的意思,隻是喃喃道,“阿言他冇事了,阿言他冇事了……”

歐擎見沈飛飛這樣,不由得將她更加用力的攬在懷中。

沈飛飛變成這樣,應該是和這個孩子的症狀,和當初她孩子死的時候一樣,所以她纔會受了極大的刺激。

況且沈飛飛曾經還有過精神病史,現在這種狀況,就是精神病發作的前兆。

“飛飛,我帶你回去,好不好?”

哪知沈飛飛拚命的搖頭,看著護士將孩子交給那個女人,就要上前去搶,好在歐擎抱住了她,“飛飛,那不是阿言,阿言在家,我帶你回去找他,好不好?”

“真的?”沈飛飛抬頭,不可置信的看著歐擎。

歐擎笑著點了點頭,“當然,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沈飛飛這才罷休,纔跟著歐擎要離開。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