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不是外界傳言的那樣,是沈素心喜歡許奕偉才和她結婚的。

那關於另外一則傳言,應該也就是真的了,是有關霍家霍瑾修和沈家沈素心的。

但現在也冇有辦法去證實,可唯一能確定的就是,霍瑾修和沈素心確實有那麼一段兒。

看著周圍人的指責,又加上被許蕊琴當場戳穿這些事,許奕偉一下子受不了這個刺激,直接氣得就從台上倒下去,當場就昏倒在了許蕊琴的身邊。

霍淩瀟看到這一幕,微微冷笑,揮手讓人將他們倆人送去了醫院。

剩下的事,就是他和許悠然的恩怨了。

“許悠然,我想我們之間的恩怨也該有個瞭解了,不是嗎?”霍淩瀟站在了許悠然的麵前,額間的青筋暴凸,聲音冷冽的嚇人。

如果不是她,他和沈飛飛何至於走到今天這樣的地步。

“哈哈……”許悠然大笑了起來,她仰頭看向霍淩瀟,一雙眼眸血紅,模樣駭人,“你不就想讓我親口承認當年的事嗎?我認就是了。”

“八年前,是沈飛飛救了你,也是她挖腎救你的,我不過是利用霍霆延撿了個便宜,順便還挑撥了你和沈飛飛之間的關係。五年前,不是沈飛飛給你下藥,是我給你下藥的,我本來是想和你生米煮成熟飯,因為我發現,即便沈飛飛背叛了你,你還是對她念念不忘,所以我纔會安排了這一切,可人不遂人願,我走錯了房間,反倒成全了你和沈飛飛。”

“至於你媽,誰讓她看到我被霍霆延威脅,還聽到了是霍霆延準備害你的事,所以她倒黴咯,被霍霆延推下樓,而我不過就是順便摔了下去。”

許悠然隻覺得自己背脊一陣發涼,可心裡卻好像有什麼東西落下了,似乎也舒坦了很多,她仰頭看著霍淩瀟猩紅的雙眸,笑道,“其實你心裡在意的是你母親手裡,當時為什麼會有沈飛飛和霍霆延的照片,是嗎?”

一提到這個,霍淩瀟的眸中出現了嗜血的顏色,放在身側的兩隻手握緊,青筋暴凸。

“那也是騙你的,是霍霆延迷暈了沈飛飛拍下來的照片。”許悠然癡癡地笑了起來,“不過我還真瞧不上霍霆延那個撈種,他對沈飛飛既然有那種偏執可怕的執念,竟然當時迷暈沈飛飛的時候,冇有趁機上了沈飛飛!哈哈哈……”

一聲聲淒厲的笑聲,在寬大的宴會廳裡響徹開來。

眾人唏噓不已。

隻有沈飛飛淡淡的看著眼前的一切,深深凝視著已經發了瘋的許悠然,削瘦的身影被燈光四溢的水晶燈籠罩著,顯得更顯家的單薄起來。

“許悠然,你的死期到了。”霍淩瀟涔薄的唇角勾起涼薄的弧度,目光銳利的掃過許悠然的臉,字句之間皆是寒涼。

許悠然嬌弱的身軀猛然一怔,看著眼前的霍淩瀟,可麵色上反倒是有些淡然,“我知道啊。”

她的笑讓人毛骨悚然,根本就不像是一個正常人該有的表現。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