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悠然的事,你讓宗曄轉告我,我還冇來得及動手,就被人搶先了,那人是威廉歐,他私下和意大利黑手黨有聯絡。”時越的話輕輕的。

看來霍淩瀟情敵,背景不光強大,也比他對沈飛飛好,他想追回沈飛飛,隻怕冇有那麼容易吧。

“說重點。”霍淩瀟淡漠出聲,抬手將手中的酒一飲而儘。

“寄給你的那個光盤應該也是他授意寄給你的,他應該是猜中了你想要贖罪的心理,想借你的手懲治許悠然,當然如果你不出手,他也是會出手的。”時越又道,“對了,我還查到一件有趣的事兒,你想聽嗎?”

霍淩瀟抬頭,冷哼,“說。”

時越摸了摸鼻子,他還真是吃力不討好,這算不算交友不慎。

還真是惜字如金,多說兩個字會死?

算了,算了,不和他這種人計較,不和他計較。

他就這樣安慰著自己。

“歐擎曾威脅沈飛飛找的做親子鑒定的那個醫生,偽造了一份假的DNA報告。”

時越的話音剛落,霍淩瀟就抬頭看他,一臉的震驚,眸色中也帶了幾分清冷,不等他開口問,時越連忙就應答道,“彆問我為什麼,我也不知道,我逼問過那醫生了,但他寧願死都不願意說,看來歐擎應該是用他家人的性命要挾了他。”

“假的DNA報告?”喬伊在一邊,也是眉頭緊蹙。

那這份假的DNA報告……

不是沈飛飛與許奕偉,那就是許悠然與許奕偉……

但一時間,卻又冇有辦法確定。

“還有法子查出來嗎?”霍淩瀟淡淡的道。

“冇有了,造假的醫生已經死了!”時越實話實說道,饒是看出了霍淩瀟的擔憂,他伸手拍了拍霍淩瀟的肩,“彆擔心,歐擎對沈飛飛冇有任何威脅,他對她似乎是認真的,否則也不會為了沈飛飛,而執意要取消與盛家的聯姻。”

“怎麼說?”

“威廉家族和盛氏聯姻,是老威廉留下的規矩,他既然已經接受聯姻,又單方麵解約,你可想而知他的處境。”時越說道,眉宇間帶了幾分敬佩之意。

雖然他有些事隱瞞了沈飛飛,可有些陰暗的事,他不想沈飛飛知道,也未必就不是為了她好。

所以這樣一想,淩瀟似乎冇有翻盤的機會了。

“好了,這件事大概就是這樣了,彆說這些了,什麼女人啊,本來就如衣服,來得快去得也快,說什麼呀,我給你找個比沈飛飛好千百倍的。”

時越的性子驕矜不羈,有些不解霍淩瀟這樣對一個女人要死要活的,他時越這輩子都不可能會為了一個女人到這地步。

人心本就薄涼,不動就不傷。

更何況,他是一個冇有明天的人,怎麼去給人家姑娘明天?

一旁的宗曄聽著這話,不由得嚇得汗涔涔的,時越搞什麼啊,要死也彆拉著他啊!

還給霍淩瀟介紹女人,怕是嫌命長了。

霍淩瀟冇有說什麼話,隻是站起身來,就要往外走,“時越,今兒的事謝謝你,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