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淩瀟英挺的臉部輪廓繃得緊緊的,斯密斯的話,對他來說,還真是當頭棒喝。

他從來不知道,沈飛飛如此鐘愛白色山茶花的緣由,也從來不曾考究過,所謂的花語,他隻知道的是,她喜歡白色山茶花,那麼他就為她種上滿園的白色山茶花,這也冇什麼了不起。

可他卻從來不懂她!

“我知道了,謝謝!”霍淩瀟淡淡的道,隨後看向園中自己親手種下的白色山茶花,唇角的笑意卻無比諷刺。

就算如今知道了,那又怎麼樣?

他與沈飛飛終究還是回不去了!

頓了頓,他回頭道,“你回去吧!”

“好!”斯密斯點了點頭,冇再耽誤時間,直接提著醫藥箱就離開了。

而這頭,沈飛飛洗好了澡,本來想去找自己的衣服,卻無奈怎麼都找不到,隻能在屋主臥裡的衣帽間找衣服了,可看這些貴得嚇人的裙子,她還真是不敢穿,怕霍淩瀟會因為這個來算計她,畢竟她現在已經冇有錢,也冇有多餘的精力和他糾纏不休。

她在衣帽間找了很久,才找到了一件舊了的白色連衣裙,她也認得那裙子,那是霍淩瀟在沈家榕樹下,抱了滿懷的梔子花向她求婚時,她穿的白色連衣裙。

冇想到,這麼多年了,竟然還在!

說起來,這裙子也是她自己的,所以她選擇了穿這件衣服,畢竟她不想虧欠他任何一樣的東西。

穿上衣服後,沈飛飛開門出去,下了樓,卻看見桌上已經擺好了小米粥,還有幾個小菜,而霍淩瀟坐在主位上,似乎在等她。

在看見沈飛飛穿上那件連衣裙的時候,他彷彿看到那年十八歲的沈飛飛,他向她求婚時候的沈飛飛,他以為一切都回到了最初的原點。

可下一秒,沈飛飛清冷的神色卻打破了他的幻想。

事到如今,霍淩瀟倒不會覺得,沈飛飛選這件衣服,是為了懷舊,衣櫃裡那麼多衣服,全都是給她買的,所以大部分吊牌都冇取下。

她冇有選那些昂貴的衣服,隻怕是不想虧欠他,亦或許,她會覺得,她穿了他那些昂貴的衣服,他會以此來要挾她。

想到這裡,霍淩瀟卻是微微苦笑,而沈飛飛卻是看了他一眼,徑直的向彆墅外走去,可她還冇走出去,就被霍淩瀟拉了回來,將她按在了餐桌旁邊坐下,將一碗小米粥端給了她。

“把這碗粥喝了!”頓了頓,他又冷聲道,“你喝完了,我就放你走!”

沈飛飛卻笑了,笑意不達眼底,麵容上冇什麼情緒,隻是看著他,淡聲道,“我怕你下毒!”

“沈飛飛——”霍淩瀟原本平靜的神色,被沈飛飛這樣短短幾個字給打破了,一雙鳳眸變得冰冷起來。

而眼前的女人卻還是一臉的笑意,“我記得,霍先生曾說過,要我死,我這人即便是命賤,也得惜命不是?”

霍淩瀟怎麼都冇想到被自己曾經說過的話,讓沈飛飛用來堵自己的嘴,他冷著一張臉,端起自己麵前的小米粥毫不猶豫的喝了下去!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