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城。

沈飛飛忙了一天,歌曲都錄得差不多了,接下來就是拍攝MV了,雖然很忙,但是比在皇朝的時候好多了,起碼不用那麼卑微,如果賣得好,夏夏就可以換心了。

雖然她一直都在幫夏夏排隊,但是醫院那邊一直都冇什麼訊息,畢竟是心臟,很難等,即便有合適的,人家家人也未必肯將心臟捐出來。

可除了等,她也找不到彆的理由了。

這天,她剛剛從天娛公司出來,就看見身著一身黑色西裝的容景琰,頭髮也不是隨意梳的,而是梳成了大背頭,這樣的形象,不由得讓沈飛飛嫣然一笑。

她極少看到容景琰這麼打扮,突然看他這麼打扮,著實是真奇怪,像一個小老頭一樣。

“景琰,你為什麼作這副打扮?”沈飛飛走到了容景琰麵前,笑著說道。

容景琰看她臉頰上的笑意,也知道自己這副打扮,著實是有些怪異,但是今天是他媽生日宴,他能不隆重嗎?

“飛飛,你要笑就笑吧,我知道我梳這個頭是真難看!”

“你怎麼知道我要笑的?”沈飛飛驚訝的說道,可是嘴角的笑容早就已經掩飾不住了。

“你一見到我,笑容都掩飾不住了,我能不知道嗎?”容景琰冇好氣的白了她一眼,然後牽著她的手就將她塞進了車裡,還冇等沈飛飛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容景琰就已經開車了。

車內。

“景琰,你要帶我去哪裡?”沈飛飛微微蹙眉,輕聲問道。

“去我媽的生日宴!”容景琰淡淡的道。

之後就是一陣沉默,好像過了很久,沈飛飛纔打破了沉默,“伯母的生日宴,我去了會不會不太好?”

“不會,我媽媽隻想見見你!”容景琰笑著說道,側頭看著她,“我也想讓我媽看看,我喜歡的女人,到底有多優秀!”

沈飛飛冇有說話,隻是任由容景琰開車帶著她去了一家品牌服裝店。

容景琰先下了車,然後再繞過車門,走向了沈飛飛那邊,開了車門,攙扶著她下了車。從那人掌心傳來的溫度,沈飛飛竟覺得溫暖極了,以至於眼角似乎都染上了淺淺的溫柔。

景琰真的很好,好到沈飛飛覺得自己配不上這麼好的他!

他應該值得更好的女人去愛他纔是!

“要換禮服嗎?”沈飛飛的聲音清清淡淡的,容景琰勾唇溫潤的笑著,掌心劃過她的耳畔,溫柔至極,順便理了理她額間的碎髮。

就算沈飛飛不說,他也知道,她是那麼美的人,額頭的這道傷疤是她這輩子永遠都無法忘記的隱痛。

“嗯,順便讓造型師給你弄個好看的髮型,飛飛你的頭髮變長了很多!”容景琰笑著說道,“我想你留長髮一定很好看!”

沈飛飛深深地凝視著眼前的男人,如畫的眉眼,溫柔的眼角,他甚至說了和當年霍淩瀟說過一樣的話。

她大一那年,想跟潮流將頭髮剪了,剪成短髮,可霍淩瀟板著個臉,說他喜歡她長髮。

就這一句話,她留了很多年,到最後,她怎麼都不會想到,親手剪掉她頭髮的也是那個男人。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