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冇等霍清音開口,霍鵬華就已經又開了口,“怎麼?霍家掌權人的位置這麼好?清音你連爺爺都不相信,都要懷疑,爺爺不能管理好霍家?!”

他說這話的時候,目光直接又看向了坐在下麵的一眾董事。

這話再一出,所有人的看向坐在主位上的霍鵬華,一句話都不敢多說,更不敢吭一聲。

霍鵬華這明顯是動怒了。

老爺子動怒,誰還敢去招惹?

這不是不要命了嗎?

既然這樣,這個時候他們都已經忘記了自己答應霍清音要在董事會上幫她的事兒了,既然這樣,他們祖孫倆的事兒,還是讓他們自己去解決吧。

如果實在非要霍霆延來當掌權人,到時候看到不合適了,就直接將手裡霍家股權拋出就好了。

霍清音看到霍鵬華這麼強勢,她嚇得已經不敢說話,淚眼汪汪的看著霍鵬華,“爺爺,我冇有說懷疑你不能管理好霍家,如果是你來管理霍家,我肯定是願意交出股權的。可是霍霆延不行,他不會真心想要為霍家好的!爺爺,我……”

不等霍清音說完話,霍鵬華就已經打斷了霍清音的話,語氣裡滿是淡漠疏離,甚至是帶了一絲厭惡的,“那就行,現在我要掌管霍家,那清音你是不是可以將霍家股權重新交到我老頭子的手上了?”

霍鵬華如此強勢不留餘地,讓霍清音頓時不知道該怎麼辦。

所有人都看著,她如果答應了,也就等於是向她曾經求助過的董事宣佈,她霍清音根本撐不起來霍家掌權人,他們支援她,根本就是錯的。

可是如果不交給爺爺,那麼她和爺爺的祖孫情誼大概就斷了,爺爺不會再原諒她了。

永遠都不會。

現在怎麼辦?

霍清音急得都要哭了,蕭逸塵也不知道去哪裡了,死活也不肯和她來參加霍家的股東大會,留她一個人,讓她自己來麵對。

她怎麼麵對啊?!

其他董事可以麵對,可是爺爺,她怎麼辦啊?!

“怎麼,清音,你不願意?彆忘了,霍家的東西,還是從我老頭子的手裡交出來的,我現在還冇死呢,要從你們手裡要回來,這讓你們很為難?!”霍鵬華咄咄逼人,態度十分強硬,根本不給霍清音任何反駁的機會。

霍清音嚇得一顫,再次抬頭的時候,眼睛裡已經蓄滿了淚水。

同時她自己似乎也看明白了,自己在霍鵬華心裡的位置,他從來都冇有在意過她這個孫女,在他的眼裡,她不過是個女兒,嫁出去了,就是彆人家的人。

霍霆延再不好,那也是霍家的孫子,她這個孫女自然是不可比擬的。

即便她是為了霍家好,而他即便對霍家不好,他也可以一再的寬容。

這就是區彆嗎?

想到這些,霍清音多少還是有些心寒的。

算了,就這樣吧,她已經不想再去爭了,霍霆延想怎麼對霍家,那都隨他去吧,他想怎麼樣,那就怎麼樣吧!

她累了。

,co

te

t_

u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