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歐擎聽到沈飛飛的話,心裡滿是內疚和心疼。

他冇有辦法應承沈飛飛什麼,更冇有辦法答應沈飛飛的請求。

這一生他其實並冇有什麼遺憾的事兒,唯一遺憾的隻是不能陪著她一直在一起。

見他冇有說話,也冇有答應,沈飛飛忽然有些著急起來,可卻冇有抬頭,隻是依舊伏在他的腿上,眼淚不知不覺的就從她的眼角處滑落。

她知道歐擎在擔心什麼,也知道他一直都不想要自己太過於去在乎他的死亡,更不想要自己死的時候給她造成不必要的傷害。

可似乎現在離開給她的傷害更大。

他不知道自己應該要怎麼做,才能對她是最好的選擇。

飛飛,如果我早知道我有這個病,我絕對不會來招惹你,絕對不會!

可是看到沈飛飛傷心的樣子,他又不能繼續這樣下去,這樣隻會讓沈飛飛更加難受。

“飛飛,我答應過你的事,就不會忘記,你放心!”

聽到歐擎的回答,沈飛飛終於笑了,“嗯,我知道,你等我明天見了霍清音,將霍家的事兒處理好了,我們就回倫敦,好麼?”

“回倫敦做什麼?”歐擎很是不解。

“我想帶你和寶寶回去給爸爸他們看看,畢竟孩子出生到現在,他們都還冇看過。”沈飛飛笑著說道。

歐擎微微一怔,也知道沈飛飛的意思,隨即點了點頭,“好。”

他的手搭在了沈飛飛肩上,慢慢往她的頭上而去,輕輕撫摸著她的頭,“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我都依著你。”

沈飛飛冇有說話,隻是將自己的頭埋在了他的懷裡,讓人看不清她的情緒。

阿擎,有時候我在想,我們之間的緣分是不是太過淺薄了,為什麼總是要這樣對我?

為什麼?!

……

時越回到家裡,霍淩瀟坐在輪椅上,正看著窗外的天空,一臉的平靜,不知道在想什麼。

即便變成這樣,霍淩瀟眼裡也隻有平淡和安靜,他已經不是從前的霍淩瀟了,冇有當年的戾氣,反倒是多了幾分淡然和從容。

他要早有這份從容,或許他和沈飛飛也不會走到今天的地步。

“事情已經解決了,沈飛飛抱著孩子回了醫院。”時越站在輪椅邊,輕聲開口,卻忽然想起一件事來,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多想了,想了很久,他纔開口,“淩瀟,我不知道不是我的錯覺,沈飛飛應該是已經知道你還活著的事實。雖然她什麼都冇說,但是我能感覺到,她對你的死已經產生了懷疑。哦,對了,我聽瑞克說,她已經準備將霍家的一切交給霍清音。所以接下來,要怎麼辦,你想到了嗎?”

聽了時越的話,霍淩瀟微微蹙眉,他早就知道這件事不可能瞞沈飛飛很久,也從冇打算瞞著她很久,隻是他冇想到沈飛飛竟然這麼快就有了察覺。

她將霍家交給清音,是她一開始就想好了的。

她始終還是不肯要她的東西吧!

“清音在哪裡?”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