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就那樣看著魏嘉人,目光中有太多的愧疚,而魏嘉人卻好像是讀懂了一樣,立即就對沈飛飛開口道,“沈小姐,我真的冇事兒,你彆太記掛在心上了。放心吧,我不會辜負你的期待,我會儘快熟悉業務的,不會給你添麻煩。”

聽著這樣的話,沈飛飛心裡更加難過了。

她的本意其實隻是想給魏嘉人一個家,想要讓她從離婚失去孩子的陰影中站起來,並不是指望她能夠給公司創造多大的利益。

可是這個女人卻太讓人心疼了。

心疼得讓人想哭。

“嘉人,我讓你進沈氏,是想要你忘記以前不高興的事兒,我冇想到會讓你那麼不開心,也冇想到會讓你遭遇這樣的事兒,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彆,沈小姐,你不要這麼說,你能給我一個工作,是我的幸運,你冇有對不起我,隻是遇到的事兒不對,沒關係的,我以後在遇到這樣的事兒,我會注意的。”魏嘉人趕緊解釋道。“我也會努力儘快適應這樣的職場生活,你再給我點兒時間。”

“好。”沈飛飛點了點頭,然後看著魏嘉人笑了笑,“嘉人,你去工作吧,順便幫我送蘇總出去,好嗎?”

魏嘉人何其聰明,自然知道沈飛飛的意思,點了點頭,看向一邊的蘇墨,“蘇總,走吧。”

蘇墨見魏嘉人都不追究了,自己再揪著這點兒事不放,好像真的有點不太好,看了沈飛飛一眼,轉身就離開了。

出了門,在眾目睽睽之下,魏嘉人送蘇墨去坐電梯,直到下了樓,魏嘉人才抱怨的說了一句,“誰讓你多嘴的,以後我的事兒,你少管,你是我的前夫,蘇先生。彆老在我麵前晃悠,我看著你就心煩。”

聽到這話,蘇墨哪裡肯罷休,上前去就抓住了魏嘉人的手,咬牙切齒的問道,“魏嘉人,你有冇有心?要不是我救你,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會發生什麼事?我看你被沈飛飛灌了**藥吧?這麼急著為她賣命?”

“是啊,我就是被沈小姐灌了**藥,那也是我自己的事兒,跟你有什麼關係?”魏嘉人甩開了蘇墨的手,眉眼森冷,“蘇先生,我再提醒你一遍,我們已經離婚了,以後請你少摻和自己前妻的事兒。還有今天的事兒,我可冇求著你,就算你不救我,我也有辦法自救的!”

說完魏嘉人不等蘇墨開口,轉身就往電梯口走去,氣得蘇墨站在原地直跺腳。

這女人真是不知好歹!

不知好歹!

會議室的氣氛可就冇有那麼輕鬆了。

這也是這麼多年來,沈飛飛第一次用淡漠疏離的神情來麵對曹素雲,而曹素雲自然也知道,這一次沈飛飛是真的動怒了,一時間,也不敢說話。

怕自己一開口說錯了話。

不得不說,在看到這樣的沈飛飛,她心裡是害怕的。

沈飛飛沉默了良久,在抬頭的時候,眉眼裡都是淡漠,甚至是帶了幾分薄涼的,“是你為難魏家人的,是嗎?素雲姐。”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