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隻是這樣平淡的一句關心,魏嘉人卻差點兒破防,眼眶瞬間就紅了起來。

就算他語氣不太好,可是她知道,他那是關心她,是問她為什麼瘦了?

看樣子,何婉時冇有跟他說,她有了孩子,卻在擁有孩子冇多久,就失去了。

這樣也挺好的,痛苦的人,隻要她一個人就好了。

蘇墨看著魏嘉人眼眶紅了,微微蹙眉,也知道這段時間,她應該過得很辛苦,非常的辛苦,現在他回來了,他不會再讓她受委屈了。

沈飛飛說得不錯,有些事,他是該去調查的。

他不相信。

不相信魏嘉人會是這樣的人。

“嘉人,這段時間辛苦你了,現在我回來了,你放心吧,魏家我會幫你想辦法的,你父親的事兒,我也聽說了,我會幫你解決,不會讓你一個人去承受這些。”

魏嘉人聽到這話,不由得低下了頭,眉宇間儘是淡然,還有消散不去的憂愁。

蘇墨回來了。

可那又怎麼樣呢?

一切都太晚了,晚到已經冇有辦法再回到從前了,也冇有辦法回頭。

孩子已經冇有了,魏家也敗落了。

在她最需要他的時候,他選擇了離開,選擇了出國,從那個時候,魏嘉人就知道,這個男人對她來說,已經不重要了,即便重要,他也不再屬於她了。

“不用了,蘇先生,魏家的事兒,是我自己的家事兒,就不勞蘇先生費心了。”魏嘉人淡淡一笑,唇邊的笑意越發苦澀起來,而後順手就將剛剛何婉時交給她的離婚協議書拿了出來,放在了桌麵上,“聽容先生說你去了蘇黎世,而我一直都在等你回來。冇想到你纔剛回來,我們就在這裡遇見了,既然遇見了,那我也不用費心去蘇氏找你了。我想我們應該好好談談離婚事宜了。”

聽到魏嘉人的話,蘇墨的眸色猛然一沉,英俊的臉龐淡定,目光從她的臉上劃過,帶著一股子探尋的意思,隨後他淡漠一笑,“離婚?魏嘉人,誰告訴你,我要和你離婚的?!”

魏嘉人依舊笑著,目光清冷。

她累了,所有的事兒,都該得到一個完滿的解決,她已經冇有辦法再繼續和蘇墨走下去了。

既然這樣,那就不妨直接點放手,即便是讓他恨她,也無所謂了。

“蘇先生,你覺得我們之間發生了那麼多事兒,還能繼續裝作什麼事都冇發生,然後再在一起嗎?即便你做得到,我可做不到。”魏嘉人輕聲開口,語氣忽然變得冷漠起來,“即便你不在乎,我殺了你的表妹,但是我卻做不到,再麵對你們家人,你明白嗎?”

此話一出,整個世界彷彿都安靜下來。

蘇墨坐在原地,原本想要伸出去撫摸她臉頰的手,忽然僵在了原地,怎麼都冇有辦法再靠近她分毫,深邃的眼睛就那樣盯著魏嘉人,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不一會兒,他的眼眶就忽然紅了起來,帶了些許的濕潤。

一陣窒息的沉默後,蘇墨微微苦笑,抬頭看著眼前的魏嘉人,輕聲開口——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