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飛飛微微一愣,怎麼都冇想到歐擎會在這個時候提起容景琰,如果不是他再次提起。

也許她真的已經忘記,那個在她最艱難的時候給她溫暖,給她幸福的男人了。

不管後麵的事是怎麼發展的,但是在她人生最低穀的時候,是那個男人給了她活下去的勇氣,也是那個男人護了她一時的安寧。

即便他們的結局不甚完美。

“景琰,他很好,隻是我們冇有那個緣分。”沈飛飛笑著說道。

歐擎一聽這話,也是微微一笑,確實容景琰和她冇有這個緣分,即便是他當時堅持下去了,她和沈飛飛也不可能。

因為他是蘇映雪的兒子。

因為他的母親,帶給沈飛飛多少痛苦,他自己心裡也是清楚的。

所以在後來,他在背後也對沈飛飛的愛而不得更加瘋魔化,不惜犧牲自己的幸福,去傷害了雪莉,可倒頭來,沈飛飛卻毫不在意。

原來從未毫不在意,纔是最傷人的。

“容景琰是執念太深,他做的那些事兒都不過是源於對你的愛而不得,總以為你是愛上了我,或是還對霍淩瀟不肯放手,纔會不要他。其實這樣看來,他和她母親一樣,他們的執念毀掉了自己的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歐擎說道。

沈飛飛笑了笑,點了點頭,“蘇映雪以為霍瑾修不愛她了,是因為我母親,可她未曾明白過,即便不是我母親,換一個人,霍瑾修一樣會變心,一樣會不愛她。她精心策劃的報複對我來說真的是毫無用處,毫無意義的,但她卻毀了容景琰。聽說她現在住在精神病院,也不知道這到底是不是一個報應。”

“算是吧。”歐擎笑著,伸手將沈飛飛的手裹在自己的掌心中,“其實當時在你母親離開桐城來到英國,她就應該知道,你母親已經退出這場三角戀了。後來你母親回到桐城,與許建雄那樣的男人在一起,也是在避嫌,她如果想要和霍家那位有任何的牽扯,也不會讓自己落到這樣的地步。”

“嗯。說起來,我還是挺喜歡霍淩瀟的母親,蕭靜姝的,她是蕭家獨女。在這場愛恨中,她是最無辜的那一個,卻也因為蘇映雪而死,她……真的很無辜!”沈飛飛笑著。

談起老一輩的愛恨情仇,起初,她還覺得挺難受,也挺不可思議的。

現在再說起來,也不知道是心情平和了,還是已經看淡了生死,覺得那些已經過去的事,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當前,活著。

還有陪在自己身邊的人。

“那麼你呢?你不無辜嗎?你為了霍淩瀟付出自己所有,包括一個腎。”歐擎說,這件事一直都是他心裡的痛,他也一直都在去找腎源。

可這個東西哪有那麼容易的。

沈飛飛卻不甚在意,伸手去撫摸了一下歐擎的臉頰,唇邊笑意淺淺,“阿擎,每個人都要為自己年少的選擇買單,不是嗎?我恨過,絕望過,但我都挺過來了,我現在想的是,還好你陪在我身邊,這樣我就覺得我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