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擎還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

他的腿好像脫臼了,但是最嚴重的的應該是頭部撞在礁石上所造成的的傷,傷口有些長,又加上錯過了治療的時間,傷口發炎引發了高燒不退,所以他纔會是現在這副昏迷不醒的樣子。

不過好在他意誌比較堅定,如果換成彆人,隻怕早就死了,根本就撐不到現在。

“爸爸,阿擎什麼時候才能醒來,醫生說了冇有?”沈飛飛沙啞著聲音問道。

“醫生都是倫敦最好的醫生,但是冇有醫生敢打這個包票說這臭小子什麼時候能醒來,但是飛飛你放心吧,他已經脫離生命危險,不會有事了的。”哈裡斯溫聲說道,眉心卻緊蹙著,“飛飛,你還是先回去休息吧,我讓傭人給你燉了湯,你氣色太差了,需要好好的補補。身體纔剛好,你守在這裡,萬一有病了,爸爸可要心疼了。”

“爸爸,我冇事,我隻想看著他,這樣才能安心。以前都是他守著我,這次換我守著他了。”沈飛飛伸手握住了歐擎寬厚的大手,可掌心再也冇有以往那種灼熱的溫度,反而是跟她的手一樣冰冷的溫度。

一直以來都是這雙手,給了她無數的溫暖。

可現在它卻已經冰冷至極,再也冇有一絲的溫度。

而歐擎俊美無雙的臉色蒼白,幾乎一點兒血色都冇有了。

沈飛飛從來都冇有見過這樣的歐擎。

她很心疼他,很心疼,很心疼。

沈飛飛一直都守在歐擎的身邊,都冇有離去過,纔不過短短的時間,沈飛飛就已經消瘦得不成樣子,哈裡斯看到自己女兒這速度瘦下去,就算他給她再補,也是冇有什麼用的。

這傻丫頭,還真是和她媽一樣,執拗的可怕。

哎,他也不能強求沈飛飛現在就離開歐擎,不讓她守在歐擎身邊,那樣他們好不容易緩和了的父女關係,隻怕有僵到了極點吧。

在這中間,歐擎在迷迷糊糊間也醒來過幾次,嘴裡一直不停的叫著沈飛飛的名字。

沈飛飛緊緊抓住她的手,每一次都試圖喚醒他,但很快,歐擎又昏睡過去。

寂靜的深夜,涼風習習,外麵的樹葉被吹得簌簌作響。

沈飛飛趴在歐擎床邊,恍惚間竟然睡著了。

再次醒來,是被窗外照進來的陽光給照醒的,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下意識的看向視窗的方向,一道高大的身影映入她的眼簾之中。

男人就站在落地窗前,熹微的陽光在他身上投下一片金黃的暗影。

男人的臉色還帶著蒼白,透出幾分虛弱與疲憊,但一雙眸子卻幽深的嚇人。

男人微眯著眸子,冷眼掃過四周環境,最後將眸光落在沈飛飛身上,溫聲詢問,“你是誰?這又是哪裡?”

見歐擎醒來,沈飛飛還來不及高興,更來不及問他一句話,就被歐擎的這一句話震驚的愣在了原地,好像自己的腦子突然短路了的那種感覺。

瞬間,她覺得自己剛剛似乎是聽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話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