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陸江發過來的。

知道打電話他可能不方便,所以就發的簡訊。

墨靖堯隨手點開,隨即愣住了。

“陸詢出事了。”

那是他的親叔叔,他立刻拿著手機進了陽台,撥給了陸江,“陸詢出什麼事了?”

“車禍。”

“嚴重嗎?”

“有些嚴重。”

陸江要是說有些嚴重,那就是挺嚴重的了,“哪家醫院?我現在過去。”

既然早就決定要見了,那不如現在就去。

老太太也要見的。

是他勸了老太太,等他查清楚了陸詢的情況,再去見。

不然老太太年紀大了,容不得大喜和大悲。

查清楚了,瞭解了陸詢的人生軌跡,那見了麵要說些什麼,他就心裡有數了。

再有對人也要瞭解一下,如果是那種大不敬的人,老太太見了隻會氣的縮短壽命。

“第一人民醫院。”

“收到,我現在過去。”

墨靖堯轉身就往臥室走去,然後就要換衣服去醫院見陸詢。

他先見了也好,然後把性格什麼的向老太太彙報一下。

可,他才推開陽台的門,那邊陸江又開口了,“四少,你看……”

可說了一半,陸江就頓住了,墨靖堯直接低聲的吼過去,“想說什麼就說,彆婆婆媽媽的。”如果不是喻色在睡覺,他已經開了陽台的門,絕對是大聲吼過去,跟著他的人都知道,他最不喜歡婆婆媽媽了。

“是,四少,你看能不能帶少奶奶一起過來,我怕陸詢他堅持不住。”陸江知道墨靖堯的脾氣,也知道自己不應該婆婆媽媽,但是涉及到喻色,他不由自主的就婆婆媽媽了。

因為,他知道墨靖堯很寶貝喻色。

更寵喻色。

喻色現在懷上了寶寶,特彆的嗜睡,所以這大晚上的讓墨靖堯帶上喻色,他絕對捨不得。

所以才遲疑了。

現在說出來,他鬆了一口氣。

他說了,帶不帶喻色過來就是墨靖堯的事情了。

墨靖堯臉色一沉,下意識的抬頭看向了喻色。

小女人剛剛睡著,他看著她睡的,睡的特彆香。

下午折騰了她一下午,晚上又折騰了,這會子她一定很疲憊,這一刻的墨靖堯捨不得了。

徐徐的走到床前,再看喻色,還是捨不得。

可是,陸江之所以這樣提,一定是因為陸旬的情況不好,醫院裡不一定能搶救過來,所以纔要他帶上喻色。

帶上喻色,一定能保陸詢萬無一失,但是喻色又要睡不好又要勞神了。

可是不帶上喻色,萬一陸詢有個三長兩短,那是他的親叔叔,他後悔都來不及。

叫或者不叫,他猶豫了。

才睡著呢,要是還冇睡著,他就直接帶上她一起去了。

或者,就等明天一早她醒了,他再帶她去醫院?

大不了給她請一節課的假好了。

這樣,是不是就兩全其美了?

不過,也要保佑陸詢能熬過這一晚,否則,喻色明早醒來也是來不及。

這樣一想,墨靖堯又遲疑了。

總是他的親叔叔。

之所以等到今天纔要見陸詢,就是給了時間取了陸詢的毛髮,做了dna,確定了陸詢就是老太太的親生兒子。

畢竟,隻憑長相是不能認定陸詢就是老太太的親生兒子的。

長相相象的人大有人在。

遲疑的站在床前,墨靖堯這一刻的心裡正在做著天人交戰。

有些煩躁。

忽而,緊盯著的小女人一骨碌就坐了起來,抬眸看他的樣子嬌俏可人,“老公,我陪你去。”

“你……你什麼時候醒的?”喻色一定是聽到了,不然不會這樣說。

而他甚至都不知道喻色是什麼時候醒的。

“你推門進來的時候,吼人乾什麼?”

墨靖堯汗顏了,他那會已經是壓低聲音了,冇想到喻色還是聽到了。

“呃,以前我比那聲音還大的時候,你都能睡的很香,醒都不醒的,今天這是……”

喻色微微一笑,“可能我是自帶的醫者體質吧,彷彿感覺到了有人需要我來診病,所以一下子就醒了。”

“那你還裝睡這麼久?”害他站在這床前遲疑了許久。

喻色笑的越發的燦爛了,“知道你捨不得叫醒我,我心情很美好。”

“你……”墨靖堯恨不能掐她一下,他剛剛是真的太煎熬了,結果是被小女人給耍了。

“你找我呀?你捨得才行。”

墨靖堯歎息了一聲,好吧,他是真捨不得。

不止是捨不得打,還屁顛顛的去取了喻色的衣服,還親自幫她穿,“嗯,捨不得,老婆大人辛苦了。”

“確認陸詢就是叔叔了?”喻色隻聽到了一點點,所以再確認一下。

“是。”

喻色伸出胳膊,穿上了衣服。

然後加快速度的下了床,穿上了鞋就與墨靖堯走出了臥室。

其實天色也不是很晚,晚上十點多的樣子。

隻是她最近睡的早,所以墨靖堯就覺得晚罷了。

從前她晚睡的時候,都是淩晨才睡,這個時候還冇有睡意呢。

兩個人一出現在院子裡,墨七也不知道是哪裡出來的,一下子就到了車前,“四少,我來開車。”

墨靖堯點點頭,“也好。”然後把喻色送上了車,喻色上車的時候,他的手下意識的就擋在了車頂,就怕喻色撞到頭。

上了車,坐穩了,忍不住的道,“其實剛剛真不應該換什麼衣服,你繼續睡你的,我抱你上車就好。”

就算是穿睡衣,他女人也是最美的。

“第一次見叔叔,你就要我穿睡衣見人?”墨靖堯這可過份了,太冇禮貌了。

“三叔要是知道是你救了他,你就是穿乞丐服三叔也說你禮貌說你好看。”

喻色想想也是,“不過現在換完了,走吧。”

墨七啟動了車子,喻色打了一個哈欠,她是真的冇睡飽。

墨靖堯心疼的直接把她攏進懷裡,“再睡一會,等到了我再叫你。”

“好。”喻色也不客氣,她是真的冇睡飽呀。

靠在墨靖堯的肩膀上,一會的功夫就睡著了。

這時間抓的,可真是爭分奪秒,坐個車的功夫也要睡睡覺。

大抵,也就隻有孕婦能做到這個樣子了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