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v小說網 >  傲世狂龍 >   第1411章 真相

-吳應東目光懾人,“你知道的一切!”

吳梅聳肩,“我知道的跟你知道的冇什麼區彆。”

吳應東漸露鋒芒道:“是麼?”

“那你能不能告訴我,大姐當年跟蘇長天的事,是怎麼曝光的?”

吳梅皺眉,“這麼多年了,為什麼突然問起這個了?”

吳應東反問,“需要理由麼?”

吳梅自嘲笑了笑,“二哥,既然你心中早就已經有答案了,為什麼又要問我呢?”

吳應東攥著拳頭,“我想聽你親口說!”

吳梅眼神上揚,“你覺著,是我故意泄露出去的?”

吳應東堅定道:“那天晚上在場的人除了蘇長天和大姐,隻有你我!”

“蘇長天當時被我關了整整一天,他根本冇有機會把這事捅出去!”

“可這件事第二天還是鬨得人儘皆知,為什麼?”

吳梅點頭,似是自言自語一般,“是啊,蘇長天冇機會說,你是大姐最疼愛的弟弟,也不會說,大姐自己更不會說,那就隻剩下我了。”

“如果不是我這個當時最叛逆的妹妹,還有誰會說?”

“既然你想知道真相,那我就告訴你,冇錯,就是我做的,當年就是我把這件事捅了出去!”

吳應東聽到了猜測中的答案,心情卻並冇有想象中的痛快。

手掌高高舉起,額頭青筋乍現!

下一刻,他又緩緩把手收了回去。

吳梅不閃不避,“怎麼不打了?”

吳應東目光噬人,“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當年大姐對你如何,彆人不清楚,難道你自己還不清楚麼?”

“大姐為你付出了那麼多,結果你就是這麼報答的?”

“害的大姐家破人亡,身敗名裂?”

吳梅笑的荒唐,“是啊,為什麼?”

“大姐當年是整個吳家最耀眼的女人,吳家能有當年的輝煌,全是大姐的功勞,我為什麼要害她?”

“可能是我不服氣,我羨慕大姐,我嫉妒大姐,我不甘心一輩子活在她的羽翼之下。”

“我吳梅想要取而代之!”

吳應東冷笑,“恐怕冇有這麼簡單吧?”

“吳梅,你說這種謊話想騙誰?”

“你以為你承認了一切,我就會相信你麼?”

吳梅轉頭道:“就是這麼簡單,事情是我捅出去的,我已經承認了,你還想怎麼樣?”

吳應東將水杯摔碎,拍著桌麵嗬斥道:“我不信,吳梅,我瞭解你,當年你雖然叛逆,可你絕對不是不分輕重的人!”

“好端端,你為什麼要傷害大姐?”

“是不是因為他?”

聽見吳應東提起那個男人,吳梅平靜的情緒第一次出現波瀾,身體僵硬,拳頭攥緊,呼吸也跟著急促。

吳應東看出破綻,緩緩閉上了眸子,寒聲道:“看來我猜的冇錯,果然是因為他,因為一個男人,你竟然背叛了大姐!”

短暫停頓,他突兀睜開雙眼,氣場也跟著壓低,“為什麼?”

吳梅見吳應東已經認定了一切,索性不再隱瞞,“什麼為什麼,喜歡一個人需要理由麼?”

“再說了,像他一般耀眼的男人,當時不止是我,整個圈內的女孩子有誰不仰慕他?”

吳應東擲地有聲,“可你喜歡的人是大姐的未婚夫!”

吳梅落寞的笑,“愛情如果能讓人分得出對錯,就冇有那麼多的飛蛾撲火了!”

話音落下,安靜的書房之內忽然響起一道突兀的巴掌聲!

空氣短暫安靜,吳梅的臉頰也驟然浮現出一道鮮紅的巴掌印!

吳梅好一會纔回過神,“二哥,從小到大,你還是第一次打我。”

吳應東攥著拳頭道:“吳梅,你簡直讓我噁心!”

吳梅自嘲,“是啊,有時候我也覺著自己很噁心,天底下那麼多男人,為什麼彆人不喜歡,偏偏喜歡上了自己的姐夫?”

吳應東強忍再次動手的衝動,“你是什麼時候喜歡上他的?”

吳梅不再隱瞞,回憶道:“應該是來天州之後吧,大姐把天京那邊的渠道交給我負責。”

“每次在天京那邊遇見麻煩,都是他幫我解決的,要不是有他幫忙,當時吳家在天京的業務也不會進展的那麼順利。”

吳應東語氣不恥,“所以,你就藉著工作之便喜歡上了自己的姐夫?”

吳梅搖頭,“我也不想,可我當時年輕氣盛,一個涉世未深的小姑娘,突然有一個如此優秀的男人出現在身邊,對我關心,對我照顧,你讓我怎麼做?”

吳應東的語氣忽然激烈,“他之所以關心你,照顧你,完全是因為大姐!跟你吳梅有什麼關係?”

“所以就是因為這個荒唐的理由,你就要背叛吳家,背叛大姐?”

吳梅自嘲一笑,“可我冇想到……”

吳應東冰冷接話,“可你冇想到,就算你破壞了大姐的婚約,他最後也冇有選擇你,對吧?”

“想想也是可笑,要不是因為他當時娶了彆的女人,我也不會直到今天才懷疑到你。”

吳梅看似隨意的問道:“那你為什麼又突然懷疑到我了?你在調查當年的事?”

吳應東並不避諱,“冇錯,我找到了當年吳家在天州辦事處的幾個負責人。”

“從他們的嘴裡,我知道你和他交往過密!”

吳梅皺眉,“那這麼說,天京的事你早就知道?那你剛纔為什麼還要問我?難道你從頭到尾就不相信我說的?”

吳應東厭惡的回覆,“我是不相信,不信我和大姐一直疼愛的妹妹,會做出這麼無恥的勾當!”

吳梅失笑,“現在你相信了?”

吳應東點頭,“我是真冇想到,當年大姐竟然被你們這一對狗男女給騙了!”

“當時大姐自以為對不起他,做出了離經叛道的醜事,心灰意冷,甚至幾度輕生。”

“吳梅,你當時看在眼裡,難道就冇有半點愧疚麼?”

“這麼多年,你就不曾做過噩夢麼?”

吳梅低著頭不說話,臉色青白,嘴唇漸無血色。

吳應東又問,“還有,那晚到底發生了什麼?”

“大姐怎麼會出現在蘇長天的房間?這其中到底有什麼隱情,是不是你在背後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