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幾天的時間,寧凡實在是遭不住了。

剛把淩菲和沈墨馨餵飽,葉瀾和江雨柔就相繼的打電話預約了。

身體再強也經不起這麼折騰啊,真的要被榨乾了都。

趕緊將聯絡切斷,寧凡躲進了十萬大山中,來到了蠻族的領地。

現在寧凡已經名聲大噪了,誰也不敢輕易的招惹這位天宮之主,蠻族得知此訊息。

隨即派人前來迎接,幾位身穿獸皮的老者已經在等候。

“寧小友,這邊請!”

“幾位前輩,有勞了。”

十萬大山原本就十分的複雜,如今亂世後更加的複雜多變。

哪怕是一些種族也隻敢在十萬大山的外圍居住,不敢進入深處。

這裡的族群都保持著古樸的習俗,都是穿著獸皮的野人,不過一個個十分的健壯,虎背熊腰的。

哪怕是一些小孩子,也是在那跟著野獸搏鬥。

蠻族可以說是很古老的一個種族了,寧凡走在如同原始部落的道路上。

有種感覺像是回到遙遠的過去一般。

“寧小友,這邊!”

進入了一個最大的草棚裡麵,見到了蠻族的長老。

一雖然年老,但一個個都是虎背熊腰的,十分給人很強的震懾力。

寧凡行禮道:“晚輩寧凡,見過蠻族的各位前輩。”

“小友,坐!”

坐在最上麵的大長老感歎的說:“不知不覺已經過去了一個時代,輝煌的天宮原本以為會消失在曆史長河中,不想能夠在這個時代再次見到天宮。”

“小友,你是如何有這個想法的?”

“也冇什麼,隻是不管哪個時代都有屬於天宮的輝煌,這一時代自然也不會缺少,我會儘一份力。”

幾位老者笑而不語,因為不是誰都可以建立天宮的。

除非是拿到傳承的人,冇想到天宮傳承能夠被寧凡拿走。

再加上寧凡的種種事蹟,必定能夠在這個亂世中打下一片屬於他的天地。

“小友,二牛現在正在衝關,你需要等上一些日子。”

“無妨,正好有的事情我也想跟各位前輩探討一番。”

“好!”

幾個老爺子十分爽快,而且不會擺架子。

直接讓人將一塊獸肉搬進來,再讓人扛進來幾罈子的好酒。

就這麼圍坐在一起,一邊喝酒吃肉,一邊閒聊各種事情。

從中寧凡也得知很多上古密辛,還有即將可能發現的事情,未來的路更加的艱難。

幾人吃飽喝足了,拉著寧凡就去跳篝火武。

期間寧凡的酒量跟不上這幾個老東西,基本都是被兩個身穿獸皮的女子架著。

再加上這些蠻族的姑娘哪裡見過這麼一個俊俏的外來人,可是十分的喜歡,寧凡無語了,發現蠻族的酒用內力很難一時間全部化解。

翌日!

寧凡聽到外麵傳來了喧鬨的聲音。

揉了揉眼睛坐起來,發現自己睡在一個獨立的屋內。

不得不說這酒是真的強,現在腦殼還是暈暈的,清醒了下走出去。

見到廣場中間此時圍滿了人,不斷傳出憤怒的聲音,還有一股股的能量波動。

“有人正在打鬥!”寧凡走了過去。

見到中間,一名身穿黑衣的青年正在暴打兩個蠻族的青年,情況不是很樂觀。

一腳一個直接將蠻族青年踹飛出去。

“廢物,蠻族的年輕人也不過如此。”黑衣青年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