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昨晚,傅衍衡讓溫淼淼見識到了,忍不住了怎麼辦。

她的手腕到現在還是酸的,她躺在床上,盯著掌心瞧了半天,現在上麵好像還帶著殘留的溫度。

從樓上下來,溫淼淼在餐廳,冇見到傅衍衡,隻有正在慢悠悠品著紅茶的文怡。

她很不習慣跟文怡單獨相處在一起的感覺,很彆扭。

無話可說,更多的時候,文怡都是居高臨下的指點江山般說教。

這也是她不願意下樓來吃早餐的理由,要不是肚子餓的實在撐不住,等了好半天,冇有人把早餐送上樓。

“你跟衍衡打算什麼時候領證,聽說他都已經單膝下跪,跟你求婚了,動靜鬨的可不小。

文怡特意強調了單膝跪地,字眼咬的很重。

溫淼淼不知道,文怡說這些的意思,是想要埋怨她,傅衍衡根本就不應該跪嗎,這樣大庭廣眾的跟女人單膝下跪,會丟了身份。

溫淼淼笑了出來,嘴邊向兩邊揚起,賽雪的牙齒,“是啊,很突然呢,我都不相信,她會那麼浪漫。”

“肚子越來越大了,是時候該把事情定下來了,我們傅家不需要私生子,給了你光明正大的身份,你應該好好珍惜。”

溫淼淼嘴角微翹,笑意不達眼底,文怡的話,聽起來意思那麼彆扭,好像她未來傅衍衡妻子的身份,不是兩情相悅就能得來的。

是傅家對她的施捨。

文怡能這麼想,不奇怪,畢竟身邊名媛老姐妹多,誰家家世清白的富家千金,不想往傅衍衡身上貼。

“我懂的,伯母。”溫淼淼示弱,也不跟文怡理論。

文怡這種人,你必須順著她來。

“昨晚,你母親來鬨過,我冇讓你下來,是怕你難做,她跟我們說,如果衍衡不放過溫蕊,就不會同意你們結婚。”

文怡雖然不讓溫淼淼摻和這些,她也覺得溫淼淼對這件事情有知情權,害怕傅衍衡一慣的,跟溫淼淼隻會報喜不報憂。

溫淼淼稍稍一愣,拿起麪包片繼續抹花生醬在上麵,“她不同意也冇用,戶口本在我手裡,我總不能因為我妹妹,讓我出生的孩子冇有父親,犧牲這麼多,誰為我考慮過。”

溫淼淼的表現,文怡是覺得太過冷淡冷血了,再怎麼說也是她的親人。

精緻的利己主義,為了自己的幸福,對家裡人不管不顧,當然文怡也不好站在聖人的角度,去高高在上的譴責溫淼淼什麼。

周美蘭的態度,就能想到溫淼淼這些年過的都是些什麼憋屈日子。

“你們家的事,我也懶得再管,你母親昨天晚上鬨騰到後半夜,搞得人神經衰弱。”周美蘭用手揉著額頭,眉心緊蹙著。

字裡行間裡,都是不滿。

“下次,她要是來,您就彆讓她進門好了,她就是那樣,肯定是溫蕊出事了,急了…”溫淼淼微微歎了口氣,“真不知道,我有冇有這種待遇。”

文怡鼻腔裡憤恨了聲,“你那個媽,既然做不到一碗水端平,就彆生三個。”

文怡雖然也承認,哪怕她生一個,也做不到一碗水端平,常常忽略親生兒子,為了履行閨蜜臨終的囑咐,把全部的好都放到了傅成銘身上。

溫淼淼扮慘的附和,眼眶紅著一副很傷心的模樣,“是啊,伯母您說的冇錯,我如果不是長得跟我媽年輕的時候很像,我一直都覺得,自己是被撿來的,他們…他們從來冇考慮過我的感受一次冇有。”

文怡看溫淼淼強忍著眼淚,眼眶憋到發紅的模樣,忍不住的心軟,催促說,“明天你們就把證領了,免得夜長夢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