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沉默森林的死亡事件給宥罪獵隊在校獵會上的勝利帶來一絲陰霾,這件事與其他細碎但惱人的麻煩——比如郵報對宥罪的質疑、蘇施君的狂熱粉、一直寫不完的作業,等等——彷佛一塊塊鬱氣凝成的石頭,壘砌在鄭清胸口,讓他煩悶不已。

所以,當週六晚上,年輕公費生在魔法的作用下再次回憶起他需要參加的試煉時,立刻愉快的摸出一支變形藥水,湊到鼻子下麵嗅了嗅。

變形藥水是變形魔法的輔助魔藥,適用於初學變形術的巫師。隨著巫師對變形術掌握不斷深入,對變形藥水的依賴也會越來越低——類似幼兒學走路時的‘學步車’,到了一定階段後,必須開始嘗試擺脫它的影響。

鄭清在這一點上表現非常出色。

現在的他,即便隻是隔著安瓿瓶‘使用’變形藥劑,也能輕易捕捉到魔藥中那抹微妙的靈機,成功變形。

但有的事情,就算變成貓,也很難徹底放下。

“你今晚看上去有點兒心不在焉。”

戴著白色麵具的巫師站在樹下,打量著貓果樹上的黑貓,語氣中帶著幾分好奇:“是哪隻母貓懷孕了嗎?”

黑貓微微搖晃的尾巴尖為之一怔。

它低下頭,看向那個性格惡劣的傢夥:“七宗罪裡有冇有人提過,你比薩麥爾更適合他那個狼頭麵具?”

薩麥爾就是上次考驗黑貓的傢夥,代表七宗罪中的‘暴怒’,隻不過在黑貓看來他上次的考驗頗有些虎頭蛇尾,而且完全冇有把握‘暴怒’的精髓——像樹下那傢夥,就能很容易挑起其他人的怒火,放在任何一支獵隊,都是尋獵手的最佳人選。

“不止薩麥爾呢。”

堪罪使似乎冇有聽出黑貓語氣中的不善,頗有些得意洋洋:“路西法先生覺得我比他驕傲,利維坦小姐覺得我比她更敏感,彆西卜在美食賞鑒時總會考慮我的意見,還有阿斯莫德,他積攢的小黃書有一多半是我幫他踅摸到的……”

“如果他們幾個聽到你的評價,我們大概又該換一張桌子了。”一個懶洋洋的聲音打斷堪罪使的吹噓。

黑貓循聲望去,距離貓果樹不遠的一株年輕橡木旁,正倚靠著一位戴著鳥頭麵具的巫師。黑貓仔細分辨許久,始終有些不確定那麵具代表著什麼鳥——有點像孔雀,但顏色卻是金紅交加。

“謔!我們今晚的考官終於到了!”

堪罪使愉快的一拍手,但立刻,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似的蹦了起來,衝樹上黑貓叫道:“……你的麵具呢?你還冇戴麵具啊!”

身為預備役堪罪使,黑貓也有一張彷佛蛋殼般的白色麵具。

隻不過它覺得那張麵具有些蠢——因為就算它戴著麵具,任何一個巫師也能判斷出麵具下長著一張貓臉。

當然,出於禮貌,黑貓從諫如流摸出那張小小的白麪具,掛在臉上,然後從樹上跳了下來。

身後,貓果樹上的果子們喉嚨裡發出‘嗬嗬’的聲音,為自家領主打氣加油。

“晚上好。”

戴著鳥頭麵具的巫師敷衍的打著招呼:“這位戴著麵具的黑貓就是下一任堪罪使的人選……不,貓選嗎?”

黑貓無所謂的甩了甩尾巴。

堪罪使則假裝冇有聽出鳥頭巫師語氣中的譏諷,很是正經的介紹到:“這位戴著不死鳥麵具的巫師就是七宗罪中的‘懶惰’,代號‘貝爾芬格’……而這位戴著白色麵具的,嗯,戴著白色麵具的生物,就是今晚接受考覈的……生物。”

黑貓的爪子從趾縫間彈出,收回去,然後又彈出,又收回去。

反覆三次,終於打消了一爪子拍死前任的念頭。

“廢話少說!”

黑貓聲音有些暴躁:“今晚考什麼?能不能來點兒爽利的,比如痛痛快快打一架!彆像上週那個什麼薩麥爾,我一口痰還冇吐出去,他就灰溜溜跑了!”

貝爾芬格仔細打量了黑貓幾眼:“冇看出來……竟然還是隻星空的貓……不過今晚你大概要失望了,我是‘懶惰’,不是‘暴怒’,不會用那種粗暴的手段來考覈你的。”

黑貓歪著頭瞅了他一眼。

“懶惰?”它嗤之以鼻:“要不你今晚直接懶得考覈怎麼樣?”

鳥頭巫師摸了摸下巴:“唔……聽上去似乎是個很不錯的建議誒……真可惜,如果我冇準備的話,還真可能采納你的建議呢。”

說話間,他從懷裡摸出一張羊皮紙,塞到黑貓鼻子底下。

“你識字的吧。”貝爾芬格熱情的追問了一句。

黑貓哼了一聲,垂下眼皮,一目十行的掃過。

羊皮紙上的內容不多,卻莫名給黑貓一種異常熟悉的感覺——比如第一題:十四、十五世紀古典魔法理論復甦,開始初步探索新世界,請繪製一份精確星圖,並準確畫出一條探險路線,羅列該路線可能遭遇的魔法生物以及目的地蘊藏的主要魔法資源。

再比如第二題——1862年《解放妖精宣言》釋出,請簡述《宣言》的主要內容,並舉例說明18-19世紀巫師奴役妖精的黑暗曆史事實。

還有另外一道題——白露是一種珍貴的魔法材料,正所謂‘秋露如珠,秋月如圭,明月白露,光陰往來’,請羅列五種不同‘秋露’,簡述其藥性,並撰寫一副以白露為左的魔藥,敘述其藥效與作用原理。

黑貓抬起頭,目光詭異的看著鳥頭巫師。

“這是什麼?”它試著心平氣和的討論這件事。

“哦,就是一點兒課後作業。”

貝爾芬格語氣輕快的回答道:“我的考驗很簡單,幫我把這些作業寫完就ok啦……嗯,我可以給你一個星期的時間!下次接受考驗時作業交給那傢夥就行……都是書上的標準習題……你可以使用格林雜貨鋪的‘無痕羽毛筆’,避免暴露身份。”

砰!

一塊拳頭大的金子砸在黑貓麵前。

“這是報酬。”戴著鳥頭麵具的巫師彎著腰,笑眯眯看著黑貓:“在懶惰這方麵,貝爾芬格從不吝惜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