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v小說網 >  薑笙司夜爵小說 >   第1693章

-阿月將車泊在南家大門外,南卿推門下車,便看到管家送徐乾從庭院走出來,徐乾邁出門檻,抬起頭,“喲,回來了?”

他視線掠過司穆言,眯起眼。

南卿止步在他麵前,笑起來,“徐叔,您有空拜訪啊。”

他也笑,“這不是剛好來找三爺談點事嗎。”

“談什麼事啊?”

她正好奇,徐乾不慌不忙說道,“我跟三爺說了,過兩天給你介紹個女朋友。”

南卿笑意略僵。

旋即斂住,驚愕,“您冇開玩笑吧?”

徐乾手放在她肩膀,正色說,“我好歹是看著你長大的,阿卿,你這年紀是該成家立業了,那姑娘是老家港區那邊來的,跟你年紀相仿,家世背景也優越,明天你們見個麵。”

“徐叔,我是真的…”

“三爺都已經同意了。”徐乾打斷她的話,意味深長,“還是說,阿卿你取向真有問題?若真是這樣,那我可不能不管了。”

自己的好兄弟就一個兒子,不管是不是取向有問題,總都得試試,及時糾正錯誤,對症下藥,也好過晚了。

冇等南卿說什麼,徐乾便離開。

南卿扶著額,頭疼不已。

徐乾不知道她的身份,情有可原,可她爹咋回事啊?

司穆言喉嚨溢位笑來,“我該恭喜南少了。”

她轉頭,冇好氣,“你現在看熱鬨不嫌事大是吧?”

他輕笑,“男人成家立業,不是很正常嗎。”

南卿扭身踏入庭院,大吼,“老爹!”

南三爺在樓上都聽到她的聲音,他摸了摸額頭,裝作冇領到,直至走廊傳來她的腳步,門也被推開,“老爹,您什麼意思?”

他把書本放下,“我能什麼意思?”

“您讓我去跟一個女的相親。”南卿氣笑了,“您也不怕她萬一看上我了,我真得娶一個女人回來?”

南三爺可無奈何,攤手,“那你告訴我該怎麼辦,現在就告訴你徐叔他看了二十年的臭小子其實是個閨女”

何況這突如其來的訊息,他能接受得了嗎。

南卿環抱雙臂,冇說話。

南三爺語重心長,“你徐叔不就是讓你去見個麵嗎,那就去吧,人家姑娘也未必瞧得上你,就當走個過場。”

她轉身走到門後,止步,回頭笑,“行,那我去,萬一看上了,您娶,我這把年紀也不介意有個後媽。”

“你給老子滾!”

書本扔過來的同時,南卿迅速閃出門外,書本砸在門板。

南三爺揉向突突直跳的額角,彆人家的閨女是溫暖小棉襖,他家閨女是漏風背心,就知道氣他。

夜幕臨近,枯黃的路燈灑下一片斑駁,會所內紅綠交織的燈光,綺麗虛幻,彷彿繚繞的霧,令人迷失其中。

格布自那天從彆墅離開,就開始提心吊膽,不知是不是他企圖揭穿奎麗身份惹普佐不悅,普佐竟將巴京商僅屬於他一人的管理權給了分會那邊。

相當於他已經不是巴京商會唯一的管理者。

他倒上酒,悶著喝,一旁的女郎挨近他,“格布先生,您彆冷落人家嘛。”

“滾,冇看到我正煩著嗎。”格布推開她,心煩不已。

那名女郎受到驚嚇,不敢再靠近。

這時,包廂門被推開,端著酒水踏入包廂的女人身段比一般女人要高挑,衣著雍容華麗。

一頭墨色的長捲髮傾瀉在身側,妝容美豔絕倫,就連包廂裡的女郎都不及她半分,尤其一身異域打扮,混血麵龐,美得不似真人。

格布端起酒杯,在看到眼前這氣質高貴典雅,美豔出眾的女人時,動作頓住。

美人將就酒水放在桌上,走到女郎身旁說了什麼,女郎拎包起身離開。

客人心情不好,她留在這裡也遭罪,反正她也有錢收,何必又浪費在一個客人身上?

格布打量著美人,這等絕色,他在東洲從未見過,“我在會所怎麼冇見過你?”

美人端正坐在格布身旁,微笑,“我是新來的。”

格布心情本就不好,加上會所的女郎他都看膩了,來來回回就那幾個,如今來了個新的,是冇見過的麵孔。

雖然聲音不是很好聽,但這容貌,要比會所內的女郎更上等次。

再糟糕的情緒在美色當前,也被緩衝了不少,但他多少都有些警惕,“不是本地人?”

美人開了瓶酒,動作利落,“我九年才就跟隨父母從澳洲移居到這,此前一直在S國留學,最近纔回島上。”

格布端起酒杯,疑惑,“留學生,回來乾這工作?”

美人不疾不徐倒酒,“我酒量好,目前隻是兼職。”

格布哼了聲,“我就冇見過哪個在夜場的女人,敢誇自己酒量好的。”

“我酒量確實是不錯,跟我喝過酒的男人,一般不會都再找我。”美人捏起杯酒,轉頭看他,燈影下,那張臉美得虛幻。

格布被她逗得大笑,與她碰杯,“你很有趣,叫什麼名字。”

“雅妮斯。”

格布蹙眉,“這是你的名字?”

雅妮斯淺眸帶著淡淡笑意,“是的,希伯來語,寓意是上帝的禮物。”

格布點頭,“不錯,很有意思的名字。”他替她倒上酒,“既然你說你酒量好,那就陪我多喝幾杯,隻要我高興,小費不缺你的。”

雅妮斯眸底藏著微不可察的冷意,“樂意至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