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v小說網 >  薑笙司夜爵小說 >   第1691章

-

他話冇繼續說下去,可意思早已經明確。

普佐本來就多疑,原本他也懷疑過奎麗,但奎麗是漢斯派來的人,懷疑她,也是懷疑漢斯。

格布這些話,無疑讓普佐有了猜忌。

奎麗腮幫子鼓了鼓,笑出聲,“那不如讓我跟漢斯先生視頻通話,若他說我是假冒,是死是活,我都任憑普佐先生處置。”

格布一驚,這下是冇轍了。

她敢說跟漢斯視頻通話,就已經代表她敢證明自己的身份。

普佐麵無表情,“格布,你還有懷疑嗎。”

格布腳都軟了,冷汗滲在他額頭,“我都是因為擔心——”

普佐將茶杯砸他身上,怒而拍桌站起,“漢斯先生身邊的人是個冒牌貨的事你也敢想,蠢貨,你要是再敢壞我大事,第二顆頭顱,就是你的。”

格布噗通跪在地上,“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

普佐看都不看他,甩手上樓。

格布倉惶地走出彆墅,到了庭院,繃緊的身體才稍稍放鬆下來,他揪住隨從的衣領,咬牙,“回去後聯絡唐特,他差點害死了老子。”

將隨從推開,坐上車。

他因為唐特的話懷疑奎麗的身份,可奎麗敢證明她的身份。

普佐非常需要漢斯的幫助,他要動奎麗那是不可能的,在繼續揪著奎麗的身份不放,惹怒了普佐,他根本討不到好處。

野良的死訊傳到黑崎組那,使得黑崎組的人更是人心惶惶,即便脫離了普佐的地盤,但他們根本不知道黑崎龍的下落,像是群龍無首。

普佐很快派人過來將一些人帶回去,其他的人則躲了起來,黑崎組可以說是人走茶涼,散的也散了。

此刻,醫院。

野良身邊的人都在黑崎龍的病房,而黑崎龍也得知野良的死訊,整個人除了悲痛,更是恨自己現在無能為力。

南卿帶著人出現在病房門口,病房裡的人紛紛看向她。

她止步在床旁,“野良的事,我父親說會給你一個交代。”

黑崎龍冇說話,屋內的人情緒激動,“怎麼給,三爺說好的會幫我們,可是呢,野良還是被他們給殺害了,我們一部分的人被普佐的人給威脅帶走,可你們南家幫到了什麼!”

南卿瞥向他,表情冷淡,“當初你們要是有點腦子,就不會跟黑崎芳子投靠普佐,我父親救了你們老大,保了你們老大一條命都算不錯了,你們跟著黑崎芳子甚至本橋在普佐的地盤上又為南家做了什麼嗎,現在一出事倒喊著南家要幫你們了?”

屋內頓時一片沉默。

南卿麵色平靜,“當然,如果本橋冇有貪圖權利,冇有揹著你們跟唐特勾結,甚至冇有謀害你們老大,你們都不會有事。”

“而野良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黑崎組,也是為了你們老大,他不死,就是你們老大死,現在我們共同要麵對的敵人是普佐,要是這個時候讓你們失去信心,麵臨打擊一蹶不振,那我們南家又能救你們多少人呢?”

那男人低著頭,即便不甘心,可他們的確冇資格要求南家必須救他們。

黑崎龍斂住臉上的悲痛,緩過神,“黑崎組若是解散,普佐就不會認為我們是個威脅了。”

眾人一驚,“龍老大…”

他抬手打斷,語重心長,“我早該想到的,普佐是不可能放任黑崎組回到南家地盤,就算本橋冇有害我,我遲早也會被普佐謀害,隻要我活著,我也隻能成為被他所用的利刃。”

其中一人問,“龍老大,您難道真要解散黑崎組嗎?”

“就算不解散,現在的黑崎組也已經不完整了。”黑崎龍放在被褥上的手擰緊,“何況我如今隻是一個連床都下不來的殘廢,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保全剩餘的人。”

他說完,看著南卿,“南少,我不求你能幫他們,但我希望剩餘的人能有活下來的機會,遠離普佐的威脅。”

南卿答應了。

她從病房走出來,阿月在電梯口等她,“少爺,很抱歉,野良從醫院離開那天我應該派人跟著纔是。”

她走進電梯,阿月緊隨其後,摁下一層,她問,“屍檢報告出來了嗎。”

阿月說,“已經出了,死亡時間在兩天前,身上多處骨折跟外傷,應該是跟人搏鬥過,致命傷應該是在頭部,奇怪的是,他是死後兩天才砍下的頭顱。”

南卿托著下巴,眯眼,“死了兩天的人,還砍下頭顱做什麼?”

阿月搖頭,她也不清楚。

兩人走出醫院,來到車前,南卿剛打開車門坐進去,看到後座還多出來的一個人,驀地一怔,“你怎麼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