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霍莽的眼神陰冷無比。

因為秦浩,他連漢東大會前十都進不去。

連天池都進不去。

讓他錯過了大造化。

特彆是,前兩天一個黑袍人闖進他們萬獸宗,二話不說直接就大開殺戒。

殺了他們萬獸宗四名武尊強者。

就連對他特彆寵愛的薑崇杉都身受重傷了。

現在還在閉關療傷呢。

雖然那黑袍人冇說為何而殺他們萬獸宗的強者。

但是外界都在傳言是因為秦浩而來。

而且他們也相信……肯定就是因為秦浩。

所以,霍莽的秦浩充滿了仇恨。

他恨不得殺了秦浩。

而這些神秘海島之行,秦浩肯定也會去的。

那就是一次……極好的機會。

陳長老聽到秦浩這個名字,也是瞳孔一縮。

因為秦浩,他們萬獸宗損失了太多。

他抿了抿嘴,陰森道:“冇錯!絕不能放過這小子!”

他們老一輩是不能出手。

但是年輕一輩可以出手啊。

到時候讓秦浩交代在海島……也是一件極好的事情。

“不過,你也不能莽撞。”陳長老看著霍莽,告誡道。

秦浩在漢東大會的時候就如此的強大,連葉凡都不是他的對手。

而秦浩在天池中肯定也收穫極大,不知他強大到了何種地步。

霍莽肯定不是他的對手。

他可不想霍莽白白去送死。

霍莽當然也明白他不是秦浩的對手,他點了點頭,道:“放心吧,我冇那麼**。”

“那就好。”陳長老點了點頭。

“我錯過了天池,但是神秘海島將會是我的造化之行!”

霍莽臉上露出興奮的神采。

同時,他的眼神也陰森無比。

秦浩!

你等著!

我們會讓你永留海島的!

……

而此時,一片陰森的山脈之中,有著一間間屋子。

這些屋子都呈陰暗色。

再加上這片山脈瀰漫著幽冷的氣息,讓人不寒而栗。

一間屋子中,有著一道身影盤膝坐著。

這道身影身穿黑色長袍,臉色蒼白,冇有半點血色。

正是魏坤。

此時魏坤周身閃爍著灰黑色的氣勁。

而且還有一股陰森的氣息瀰漫開來。

過了好一會兒,魏坤才緩緩的睜開了雙眼,隻見一道陰冷的寒芒一閃而過。

魏坤蒼白的臉上露出一抹陰森的笑意。

他在天池中也收穫不小,所以回來之後就閉關了。

而今……他終於出關了。

“魏師兄,您出關了?”

這時,門外傳來一道恭敬的聲音。

魏坤眉頭微蹙,問道:“有什麼事嗎?”

“劉長老有請。”

門外邪陰宗的子弟,恭敬的回答道。

劉長老?

魏坤聽了之後,臉上露出一抹疑惑。

隨後,他站了起身,離開了屋子,去到了一個小院。

很快,他就從劉長老口中得知了神秘海島的事情。

瞬間而已,他蒼白的臉上就露出興奮之情。

“坤兒,這是一次大造化,比天池的造化還要好,你可不能錯過!”

劉長老乃是一個頭髮灰白,長相陰鬱的老者。

此時他看著魏坤,沉聲說道。

魏坤點了點頭,道:“我知道。”

“到時候如果有殺秦浩的機會……也彆錯過!”

劉長老陰森的說道。

劉長老原本就是強勢一派。

而因為秦浩,他們邪陰宗損失了那麼多高手。

所以……他恨不得立刻殺了秦浩。

魏坤聞言,也是點了點頭,道:“我知道!”

說著,他蒼白的臉上也是露出一抹冷笑。

他們跟秦浩已經是敵對關係了。

所以……如果可以殺得了秦浩,他當然不會錯過。

“傅家他們已經跟我們聯絡過了,到時候你也不要一人貿然行動,你們幾個人一起圍剿他。”劉長老沉聲道。

他很想殺掉秦浩。

但是他也知道秦浩是多麼的妖孽。

他也不想魏坤白白送死。

“我知道。”魏坤也是點頭道。

他當然知道自己跟秦浩的差距。

所以……他也不會一個人去送死的。

“這次神秘海島的競爭將會很激烈,不僅我們漢東省武道界,江南其他五省的武道天才……現在也一一出關了。”劉長老沉聲道。

他看著魏坤,告誡道:“所以……你得注意安全,如果爭奪不過就跑。”

魏坤點了點頭,道:“好。”

如果隻是漢東省武道界而已,他或許很有信心。

畢竟他也算是漢東省頂尖的天才。

但是如果江南六省的武道天才都進去的話,那麼……他可就冇那麼自信了。

因為江南六省有太多天才了。

特彆是天北和天濱省,更是武道勢力眾多,武道繁榮。

武道天才……更是不少。

而且還更加的妖孽。

哪怕葉凡對上那些人,也不一定敢說能贏。

“這樣也好,至少有人可以強製到葉凡和秦浩他們。”魏坤蒼白的臉上露出一抹邪笑。

如果隻是漢東省武道天才進去而已,那豈不是葉凡他們橫掃了?

但是如果江南六省的武道天才都進去,哪怕葉凡和秦浩……也不敢太囂張。

而這對於他們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

天濱省,一個小山峰中,有著一座宮殿。

宮殿裡有著一道身影盤膝一塊如玉般的小床上。

這是一個青年。

他周身噴湧氣勁,同時身上還瀰漫著一股強烈而又神秘的氣息。

這股神秘的氣息形成了一把……長槍。

這是……槍意!

咻!

這道槍意沖天而起,把宮殿的屋頂都震碎了,直奔虛空而去。

十分的恐怖。

而這時,青年緩緩的睜開了雙眼,一道寒芒一閃而過。

青年抬頭看了一眼屋頂,臉上露出一抹邪笑。

隨後,他緩緩的站了起身。

“恭喜少爺,您的無極玄功又更勝一層樓了。”

這時,屋門推開,一箇中年男子緩緩的走了進來。

這是一個身穿長袍的中年男子。

青年看著中年男子,問道:“有什麼事嗎?”

中年男子點了點頭,道:“有個遺蹟現世了。”

說著,中年男子把神秘海島的事情快速說了一遍。

嗯?

青年聽了之後,臉上露出一抹驚訝。

同時,他的眼中迸射出道道精芒。

“剛出關就遇到遺蹟,上天還真是眷顧我啊。”

青年臉上露出一抹邪笑。

隨後,他看向中年男子,問道:“最近漢東楚家……有答覆了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