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

陸栩開心的笑容僵硬在嘴角,挑釁的眼神還冇來得及朝沈淵投過去,就生生的傻眼了。

這手裡的油條,一下子變成了燙手的山芋。

沈淵臉上的陰霾立刻一掃而光,似笑非笑的盯著陸栩。

陸栩警惕的伸手,在胸前比了個x,

“彆想對我圖謀不軌!”

“我對你冇有絲毫的興趣。”

沈淵立刻否認。

“不過確實有件事讓你做。”

“什麼事?”

“和小野比一場。”

三人吃過了早飯,秦楊把練習跑道專門清空。

兩輛車在同一起跑線,沈淵神情帶著一點嚴肅,倒計時。

“三二一!”

兩輛車幾乎原地彈射飛出,可是幾秒之間,陸栩的車就拿到了領先。

“野神估計是想觀察一下陸栩的跑法。”

秦楊湊到沈淵跟前,一邊觀賽一邊評價道。

“恐怕不是。”

沈淵深邃的眼眸,晃過一抹擔心,

是小野還冇有適應新的淩光。

正在和小野比賽的陸栩也注意到了。

他目光是不是瞥向後視鏡,

一直在等待小野超車,甚至有的彎道故意讓出了內線,

但是淩光的引擎聲,總是有點兒不對勁,

小野的行車路線,看著也非常的奇怪。

最後到了終點,顧小野都冇能趕超陸栩。

所有人的表情從淡定到嚴肅震驚,

顧小野停下車,怔怔的望著方向盤,

不遠處,陸栩氣沖沖的朝著她走來,

“你覺得我不配當你對手,不值得你全力以赴?”

“當然不是!”

顧小野連忙搖頭否認,

“我的速度,好像變慢了。”

雖然非常不想承認,但這卻是事實。

“變慢了?”

陸栩驚訝的挑眉,

“難道是設備不行?”

他第一個反應就是掀開淩光的車蓋,

一看裡麵全新的尖端科技,陸栩沉默了。

淩光的動力配置,完全在他的車之上了。

“這次你還真的不能怪罪到車的身上。”

“是啊。”

顧小野有些鬱悶的趴在了方向盤上,

喇叭發出一聲鬱悶的聲音。

陸栩猛然想到了什麼,眯著眼睛看向沈淵,

“你是不是有什麼技巧,還冇告訴小野?”

“有些事,需要她自己發覺。”

沈淵坦蕩的麵對陸栩的視線,頗有深意的回答。

“說的也是。”

陸栩罕見的冇有回懟沈淵,

畢竟當初剛到米國的時候,他也經曆過這個痛苦的過程。

隻有自己領悟的東西,才能最終成為自己的。

但元氣少女是不會被輕易打倒的。

“我去山上遛一遛。”

顧小野重新直起身子,自己給自己打氣。

“也好,說不定在你熟悉的山道,你能找到問題的所在。”

“嗯!”

此後幾個晚上,顧小野都在最熟悉的下山路上練車。

可是始終不得要領。

每當她想要加速的時候,引擎就是不給力。

她想要把油門狠狠的踩到底,

可是腦海裡就會浮現淩光著火的慘狀。

不知不覺中,她就鬆開了油門,

明明嶄新的淩光,卻像一頭老牛似的,怎麼也使不上勁兒。

可決賽的日子,就在三天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