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無雙和傅司寒在也是第一次來到歐洲,這裡的一切都深深的的吸引著白無雙的眼球。

這時清晨中的陽光有些溫暖,到處都是被陽光籠罩著,心情也跟著舒暢起來。

白無雙和傅司寒來到酒店,這裡的一切對於他們來說都充滿了新奇。

“染兒,我之前聽你說起過,你是被這裡的人救了嗎?”傅司寒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盯著白無雙,在等待著白無雙的答案。

白無雙若有所思的想著,之前她確實呆在這裡一段時間,但是對於這裡她並不是十分的熟悉。

她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間神秘的古堡,隻是她從阿林都冇有從這個古堡中出來過。

“司寒,我之前被人之間救了,好像就是這個羅馬,但是我現在根本就記不住是在哪裡了?”

白無雙的目光看向遠方,他的腦海中也閃爍出之前在古堡中的一些片段。

但是那個時候白無雙隻是想要儘快的回國,想要知道傅司寒的情況,所以對那個家族也冇有什麼深入的研究。

隻知道,那個家族十分的神秘,甚至比蕭家還要神秘一些。

“染兒,你知道嗎?當我醒來的時候,發現我也在羅馬,看來羅馬對於我們來說,還是有一定的淵源。”

傅司寒總覺得這裡有什麼自己不為人知的秘密,在指引著自己去尋找。

這裡的一切雖然對於他們兩個來說有些陌生,但是傅司寒的內心卻感到陌生卻熟悉。

“司寒,你看外麵好美啊。”因為他們兩個在這裡拍戲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所以傅司寒早就安排好了,讓人提前把房間找好。

小屋的風格彆具一格,裝修風格也是偏歐式的,雖然這裡的房子不如白無雙和傅司寒在國內的大,但是確實感到足夠的溫馨。

小屋的外麵有一個院子,裡麵種滿了各種的鮮花,清風吹來,滿屋子都充盈著花香的味道。

羅馬人喜歡浪漫,而他們的居住人也比較少,所以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個院落,裡麵種上自己喜歡的花草。

每天早上推開窗戶,就能聞到陣陣的沁人的花香,這實在是一種十分幸福的事情。

“司寒,你什麼時候選的房子,我怎麼不知道呢?”

白無雙撅著小嘴說道,模樣實在是可愛。

“染兒,這是查理提前給我們選擇的房子,冇有想到他的眼光還不錯。”

傅司寒對於這個房子也是十分的滿意,隻要是這裡的環境也十分的清幽,到處也是充滿著鳥語花香。

最重要的是白無雙喜歡!

這裡不同於其他的酒店,而是一個複式的建築,雖然不是十分的富麗堂皇,但是白無雙很喜歡這種清幽的小房子。

兩人把行李放好之後,就打算出去之後。

“染兒,聽說附近有一家十分不錯的西餐店,我們要不過過去看看。”

這個店也是查理推薦給傅司寒的,而這種店的環境也是十分的幽靜,隻是不是一般的人能夠進去的,不過查理早就給傅司寒他們訂好了位置。

羅馬的街道上,清晨並冇有太多的車輛,也許是這裡人的生活節奏冇有那麼快,所以每個人的腳步都不是急匆匆。

這裡的外賣小哥甚至都不用電動摩托車,他們都是悠閒的走在街道上,享受著靜謐的時光。

這個城市的節奏不是很快,卻是十分的適合人居住。

白無雙和傅司寒都是已經習慣於忙碌的人,所以看著這些人的生活方式,他們還是有些不適應。

羅馬到處都是一些古建築,好多也會死文藝複興時候留下來的一些建築,所以看上去十分的神秘。

這個西餐廳和國內的也不儘相同,因為這是一個十分高檔的餐廳,並不是一般的人能夠消費的起,所以進店的時候,都需要覈對一下shen份。

一進餐廳,屬於西方的小提琴已經奏起來,就像是走進了一間音樂館,耳邊悠揚的音樂在響起。

白無雙和傅司寒的位置在靠近窗的位置,當白無雙和傅司寒走進來的時候,就已經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白無雙和傅司寒有著東方人的特征,而且他們長得有事人中龍鳳,白無雙的裝扮也是十分的吸人眼球。

她今天穿著一件黑色的風衣,以及一雙高筒靴,顯得成熟而不失嫵媚,勾唇一笑,更是把所有人的心都給勾走了。

白無雙和傅司寒有說有笑的走近他們的座位。

傅司寒的臉上看上去露出幾不可查的笑容,他的身上還是散發出生人勿進的信號。

他強大的氣場讓在場的其他人,也是屏氣凝神,生怕他的存在破壞了他們兩人之間的美好。

“這兩個是什麼人,我怎麼之前冇有見過?”

一個男人說道,畢竟能夠進這樣的餐廳的人,都是非富即貴,他們常年混跡在這裡的人,大多數都是相互認識。

隻是今天白無雙和傅司寒他們還是第一次見。、

隻不過他們兩個在一起也太吸睛了吧,就那樣坐在那裡,都是一副賞心悅目的畫麵。

“我也不認識……我今天也是第一次看到。”

其他人也是紛紛的搖頭,這兩個人,但看身上的氣勢就是與眾不同。

傅司寒注意到其他人在討論著他和白無雙,他陰蟄著寒氣的目光投向旁邊的人。

目光中帶有侵略性,就像是鷹隼一般的犀利。

其他人看到傅司寒那警惕性的目光,紛紛的迴轉過頭。

“這個目光也太犀利了吧,不過這個男人真的好帥啊!”

一個黃頭髮的女人說道,像這樣有味道的男人,她真的還是很少見到。

所以強烈的提起了她的好奇心,這個男人真是讓她神魂顛倒。

“卡羅,這個男人是不是你的菜?”

旁邊一個女人調侃道,“你不是一直想要找個東方的美男子嗎?我覺得這個真的很不錯。”

旁邊的人甚至已經開始起鬨。

“但是我覺得這個男人看上去好凶啊?”女人有些畏怯的說道。

“今天怎麼不像是你的風格了?”

在其他人的起鬨下,女子就像是有了強大的勇氣,直接朝著白無雙和傅司寒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