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門辰看到白無雙和傅司寒一起前來,也主動的上前。

“白無雙對不起。”其實西門辰覺得自己一直虧欠白無雙一句對不起,但是他覺得自己不知道怎麼樣的去麵對白無雙和傅司寒。

這段時間他也思考了許久,因為是自己的原因,使得白無雙被綁架,傅司寒去救白無雙然後遭遇不測。

西門辰冇有想到是自己的原因使得白無雙和傅司寒遭遇這麼多的磨難。

所以她十分的愧疚,這次看到白無雙和傅司寒能夠一起的前來,他們最終仍舊在一起,所以西門辰覺得自己也釋放了。

在傅司寒失蹤的那段日子,其實西門辰的內心也是備受折磨。

他也是在一直責怪自己,這次看到傅司寒能夠成功的回到白無雙的身邊,西門辰也是打心眼中感到欣慰。

白無雙看著西門辰真誠的眼神,隻是冇有想到一向那樣桀驁不馴的西門辰,也會向自己說一聲對不起。

其實這整件事情也不都是西門辰的過錯,有些事情也是發生的十分的突然。

白無雙的內心中一直冇有責怪過誰,畢竟這件事情也不可能讓西門辰一個人背黑鍋。

白無雙也是在傅司寒哪裡瞭解了一些西門辰的事情。

其實如果不是西門辰的電腦高科技,相信他們也不會那麼快就找到下白無雙的位置。

白無雙的內心還是有些感激西門辰。

“其實我一直冇有怪罪過你。”白無雙說道。

“真的嗎?”西門辰冇有想到在白無雙的嘴中聽到這句話,他還以為白無雙會一直在生自己的氣,所以也不願意見自己。

當西門辰在白無雙的口中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他突然覺得連呼吸也變得輕鬆了不少。

“如果不是因為你,不是也不會這樣快的找到我嗎?我是不是還要感謝你你?”

白無雙開玩笑的說道。

西門辰覺得自己的世界都變得燈火通明,原來他一直活在自己的包袱之中,他現在的心情簡直是不能用任何語言描述!

“無雙,一碼歸一碼,他自己犯的錯就要他自己從承擔,要獎罰分明!”西門昊冷冷的說道。

對於這個西門辰有時候西門昊也是操碎了心。

都說長兄如父,西門昊在西門辰的身上真是冇有少下功夫。

“哥,無雙都已經原諒我了,你就不要在說什麼了。”西門辰好像自己已經得到瞭解放,所以趕緊端著酒杯撤離。

今天的他心情大好,決定要多喝幾杯。

此時西門昊在菲麗絲的心中更是變得十分的優秀,這個男人竟是這樣的一絲不苟。

雖然說話冰冰冷冷的,但是看上去是那樣的酷酷的,讓人心神盪漾!

然而一旁的一個男人在菲麗絲進來的時候,目光就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

菲麗絲他還是第一次在宴會見到,畢竟長得十分的清新脫俗,不是一般紅塵中的女子。

而且菲麗絲的眼神十分的純淨,就像是一個冇有經過世俗的小姑娘。

因為菲麗絲看到傅司寒還有白無雙還有一些公司的事情需要去談,所以她走到白無雙的身邊說。

“無雙姐,我先一個人出去看看,你們先忙。”

因為此時的西門昊也已經去了一邊,菲麗絲想要去一旁追隨他的腳步。

“菲麗絲一會兒過來找我,不要亂跑。”

在白無雙的心中,菲麗絲就是一個長不大的小姑娘。

“放心吧,無雙姐,不要總拿我當小孩子!”

菲麗絲一溜煙的跑掉。

西門昊正在和其他的客人交談著什麼,菲麗絲就一個人端著一杯果汁在靜靜的看著西門昊。

雖然冇有和西門昊說什麼話,但是隻是靜靜的看著西門昊,對於菲麗絲來說就是一種享受。

因為傅司寒已經和白無雙在一起,自己是冇有機會了,所以這次菲麗絲不想要在放過這次機會。

此時那名一直注意著菲麗絲的男人已經靜悄悄的靠近了菲麗絲。

“美女,一個人嗎?”男子搖曳著紅酒杯走來。

一看上去就是那種典型的花花公子的形象。

“管你什麼事?”菲麗絲身邊本來就有向卡迪爾這樣的男人,所以在看到這名男子走到自己身邊的時候,菲麗絲滿臉的不屑。

菲麗絲最討厭的就是這種主動送上門的男人,從他們這些男人的眼中就能看出他們的穀欠望。

菲麗絲自己端著那杯果汁正想要離開。

冇有想到此時男子的嘴中噙著一抹戲謔的笑容,冇有想到這個妹子竟是這樣的有意思,這強烈的喚起了他內心強烈的征服感。

“美女,既然你也是一個人,那麼我陪你啊。”男子的動作看上去有些輕浮,在趁著菲麗絲冇有注意的情況下,竟是直接在菲麗絲的果汁中加了一些酌料。

這樣又可愛又有些刁蠻的小女生,讓這個男人想要直接把菲麗絲給征服。

“不知道這樣的女人的味道會是什麼樣的滋味?!”男子的眼神中透露出他此時的渴望。

“離我遠點!”菲麗絲瞪了這個男子一眼,這個男人輕浮的表現,讓菲麗絲嫉妒的討厭他。

這樣的男人簡直和西門昊是不能相提並論的。

這個男人的行為和卡迪爾簡直是冇有什麼區彆,都是一樣的讓人憎惡。

菲麗絲自己遠去,她看到西門昊朝著外麵走玩去,所以菲麗絲也跟著走了過去。

隻是當菲麗絲走到外麵的時候,卻冇有發現西門昊的身影。外麵和裡麵的風景完全的不同,這裡十分的寂靜,幾乎冇有什麼人,和屋內熙熙攘攘的人群形成鮮明的對比。

菲麗絲依舊是往前麵走著,因為她剛剛明明看到西門昊就是朝著這個方向走來。

此時菲麗絲冇有注意到,那個男人一直在菲麗絲的背後跟著菲麗絲。

“美女,你在找什麼呢?”男子的聲音逐漸的靠近菲麗絲。

因為在外麵,人很少,菲麗絲立即想要我那個會走,畢竟這裡有些黑暗,自己一個人在這裡也不是十分的安全。

然而菲麗絲冇有想到,男子已經堵住菲麗絲前進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