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是司寒,我們怎麼樣才能得到卡迪爾還有弗裡達的脫氧核糖核酸的證明呢?”

白無雙眨巴著雙眼看著傅司寒。

畢竟這件事情說起來容易,但是做起來就有一定的難度。

“染兒,你忘了,現在想要驗證dna已經是很簡單的一件事情,隻要有他們的毛髮就可以。”

看著眼前有些疑惑的白無雙,傅司寒說道。

“司寒,怎麼樣才能得到這些東西呢?”

傅司寒越是和白無雙賣關子,白無雙就越好奇。

“因為我們的身邊有菲麗絲,我會讓她幫我們這個忙的!”畢竟自己現在想要見到弗裡達或者是卡迪爾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是如果是菲麗絲出麵,那麼這件事情就變的容易多了。

畢竟現在無論是卡迪爾還是弗裡達都在全世界的尋找菲麗絲,他們最害怕的就是菲麗絲把這個訊息告訴卡迪旺達,

因為如果卡迪旺達知道了這件事情,那麼他們所有的計劃就會功虧一簣。

弗裡達和卡迪爾不想他們這些年的心血就這樣的毀於一旦。

所以他們就像是發了瘋似的在全世界尋找菲麗絲。

“司寒,你覺得菲麗絲願意幫助我們嗎?畢竟那可是養育她十八年的父親。”

白無雙也不知道菲麗絲願不願意幫助自己。

“染兒,這件事情就交給我好了。”傅司寒和菲麗絲相處的這段時間,對於菲麗絲已經十分的瞭解。

傅司寒知道菲麗絲是一個十分善良正義的女孩,否則也不會在知道真相的時候選擇離家出走。

“司寒,無論結果怎麼樣,都不要為難菲麗絲,她纔是最受傷害的那個人。”

在白無雙瞭解的菲麗絲的事情之後,她也不敢想象之前那樣寵愛菲麗絲的弗裡達是有著自己的目的。

難道愛一個人也需要有什麼目的嗎?

兩人收拾一番之後就開始進入一天的忙碌時光。

晚上回到白家的時候,白無雙看到菲麗絲正在屋內的電腦上百度著什麼。

“菲麗絲,你在乾什麼呢?”白無雙和菲麗絲相處的這段時間以來,兩人都對彼此有了很大的好感。

現在在菲麗絲的心中雖然對傅司寒還有崇拜之意,但是她已經放棄喜歡傅司寒了。

因為現在她已經有了新的目標。

“無雙姐,我能拜托你一件事情嗎?”

菲麗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情感,她把白無雙拉近自己的房間。

此時白無雙看了一眼電腦螢幕上的那個男人,

“西門昊?!”天呢,菲麗絲把電腦螢幕都換成了西門昊,可以看出這個女孩在西門昊的身上冇有少下功夫。

“無雙姐,你能不能和我說一下西門昊到底喜歡什麼類型的女孩,你覺得他會喜歡我嗎?”

菲麗絲站在白無雙的麵前,一臉認真的說道。

這個問題倒是把白無雙吻得啞口無言。

“當然是喜歡白無雙這樣的。”在門口聽見菲麗絲喝白無雙談話的淺淺走進來說道。

淺淺的臉上燃起了不悅,“誰讓你進來的,這是我的房間。”

淺淺和菲麗絲她們兩人在一起時間長了,總是鬥嘴,白無雙已經習慣了,如果每天不停她們鬥嘴,倒是覺得還少了些什麼。

菲麗絲聽到淺淺的話,突然感到有些心塞。

“西門昊難道隻喜歡無雙姐這樣的成熟女強人嗎?”菲麗絲臉上的表情瞬間萬變,就像是被人拋棄的小媳婦一般。

“當然了,像你這樣還冇有張開的小蘿莉,西門昊怎麼會喜歡你?”

淺淺補充道,現在和菲麗絲鬥嘴已經是日常生活中的意見趣事。

隻見此時菲麗絲的臉立即陰沉下來,眼淚竟是這樣毫無知覺的落了下來。

“我好難啊!”

菲麗絲的眼淚讓一旁的淺淺竟是有些不知所措,平時她們吵架的時候,菲麗絲不是還一副很凶的樣子嗎?

怎麼今天就開始哭哭啼啼了?

“你彆哭了?”淺淺趕緊跑到菲麗絲的身邊,和菲麗絲砸一起的這段時間,其實她們兩個此時已經是形影不離的好姐妹。

看到菲麗絲這樣傷心欲絕的哭泣,淺淺的心中而已十分的不是滋味。

她把麵巾紙遞給菲麗絲,“菲麗絲,不要哭了,剛辭都是我不好,我不該這樣說的。”

其實淺淺也冇有想到西會自己當真,因為平日中她們都是這樣的開玩笑的。

這次她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為什麼菲麗絲竟然會當真。

“菲麗絲,做你自己,你真的很優秀。”

此時白無雙走到菲麗絲的身邊說道。

因為菲麗絲冇有必要考慮那麼多,和菲麗絲相處的這些日子以來,白無雙看到了菲麗絲身上的閃光點。

她很善良,也很可愛,並冇有初見的時候的那樣的野蠻任性。

“我相信隻要對方真正的瞭解你,他們就會喜歡上你的。”

其實西門昊的身邊缺少一個菲麗絲這樣的開心果,因為西門昊就想是無所不能的神一般的存在,她需要像菲麗絲這樣的小蘿莉。

“真的嗎?無雙,我覺得你真好。”菲麗絲立即擦乾眼角的眼淚,白無雙的話讓她看到了希望。

“我當然說得是真的,不信你問問淺淺,我什麼時候說過假話。”

淺淺這個時候也十分配合的朝菲麗絲點點頭,因為她也不想看到菲麗絲一個人這樣的流眼淚。

也許是看到菲麗絲這樣樣子,她有些感同身受罷了。

她一直冇有得到過父愛母愛,菲麗絲即使得到過父愛還是被欺騙的感情,讓他們兩人有些同病相惜。

淺淺也是真心地希望菲麗絲能夠找到自己的幸福。

“太好了,無雙姐,你知道嗎,馬上就是西門昊的生日了,你覺得我應該準備什麼樣的禮物呢?”

菲麗絲的臉上突然變的有些驚喜,這次她一定要驚豔的出現在西門昊的麵前,決不能向上次那樣,自己潑了西門昊一身的茶水。

她那個時候真是惱羞成怒,覺得自己真是笨死了,還不知道自己給西門昊留下的第一印象有多差。

白無雙冇有想到,菲麗絲連西門昊的生日都記得清清楚楚,自己和西門昊相識這麼久,都不曾知道西門昊的生日即將來臨。

愛一個人就是把對方放進心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