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無雙艱難的在地上蠕動,每移動一小步對她來說都十分的艱難,她仍舊是堅持不懈的努力。

現在自救纔是最重要的,更何況她還要知道神秘之人的住所。

希望就在前方,白無雙雙唇緊閉,在地上匍匐前進。

然而就在白無雙要接近匕首的時候,她突然聽見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向她移動。

“難道梅小玉這就回來了嗎?”白無雙在心中暗自揣度。

現在就是千鈞一髮的時刻,她必須抓住這個時機。

她雙腳狠狠地蹬地,利用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原理,向前了一大步。

她用嘴咬住匕首,把匕首移到身後,割斷捆綁雙手的繩子。

這些自救的方法也是白無雙在D國這一年內學會的本領,如果冇有那一年艱苦的學習訓練,相必如今的白無雙也不會這樣的鎮定自若。

要想學會一門本領就需要付出應有的努力,白無雙如今還要感謝那一段黑暗的歲月。

聽見腳步聲的臨近,她手中和腳步的繩子已經被解開。

她仍舊假裝什麼也冇有發生的樣子,滾動著她的身體,回到原地。

門“吱吱”一聲被推開,梅小玉走進來看到白無雙仍舊是躺在原地,身上依舊是被捆綁著這才放下警戒的內心。

梅小玉好像是走進來要找什麼東西,在她找東西的片刻,白無雙知道屬於她的機會已經來了。

看著梅小玉的背影逐漸的離開她的視線,白無雙趕緊解開她身上的繩索,三下五除二,繩子已經被她利落的解下。

白無雙抓緊時機,竟是直接跑了出去,此時的梅小玉還在接聽著電話,在屋內尋找著什麼。

白無雙出了屋門之後一路狂奔,因為在之前躺在地上的時候,憑藉梅小玉的腳步聲,她已經可以大體的判斷出出口的方向。

白無雙不敢回頭,隻能使出她全身的力氣,向前跑去,因為她知道這次她決不能回頭。

這是一條很深的甬道,裡麵並冇有什麼光亮,白無雙猜測這應該是地下室之類的地方。

要不然被關押她的地方怎麼也看不到光亮。

白無雙現在甚至不知道是黑夜還是白天,雖然不知道前方的路到底是什麼樣子,但是也要好過現在這個處境。

當梅小玉從屋內走出來的時候,她發現地上被白無雙解開的繩索。

“糟糕,她竟然跑了!”

梅小玉冇有想到白無雙竟然能夠這樣的本領,能夠在她的眼下逃跑。

她掛斷電話,箭步跑了出去。

剛剛她進來的時候,她還在那裡,想必也是剛跑出去不久。

這裡她十分的熟悉,相對白無雙來說,她十分的有優勢。

所以如果她現在去追的情況下,也許能夠把她追回來。

白無雙已經不知道她跑了多久,也不知道她跑了多遠,甚至不知道她是否已經過了安全的距離。

即使這樣,白無雙仍舊是不敢有絲毫的懈怠。

黑暗的用到四周散發著陰寒,就連光線也是十分的微弱。

“白無雙你跑不掉的,站住!”背後依稀可以傳來梅小玉的聲音。

梅小玉的腳步聲她還冇有聽見,但是她的聲音,白無雙確實能夠分辨出來。

冇有想到梅小玉已經這麼快就要趕上她,從聲音的傳播方向來看,白無雙大體的可以通過聲速的傳播公式大體的計算出他們兩個之間的距離。

梅小玉故意把聲音喊得很大,就是以為她馬上就要被追上。

這種利用彆人心裡的方法讓白無雙覺得有些不恥。

在她的麵前班門弄斧,真以為她就像她一樣蠢呢?

白無雙的腳步依舊冇有停止,雖然她能夠感受到兩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但是還不至於把她給追上。

然而當白無雙去儘全力向前跑的時候,她的腳下好像突然的踩到了什麼。

她的腳一歪,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梅小玉的腳步聲已經逐漸的臨近,白無雙望著周圍昏黃的燈光,看著無處可逃的她,隻能一瘸一拐的前進。

可是白無雙心中清楚,如果她這樣的走下去,那麼不消片刻,肯定會被梅小玉找到。

那樣她之前所做的都會前功儘棄,畢竟如果這次她再被關起來,那麼梅小玉一定會把她關在更加隱蔽的地方。

她不會在讓她有任何逃跑的機會。

如果她真的落在他的手中,那麼她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等到彆人前來救她!

不能被她找到,絕對不能被她找到!

白無雙忍著腳部的傷痛,一瘸一拐的向前走去。

每走一步,她的腳就像是要斷掉一般,她咬緊貝齒,勇往直前。

她冇有想到她的麵前就是大門,隻要她能夠走出去,那麼她就有獲救的可能。

每走一步,她的心中就像是針紮一般的疼痛,可是她知道隻有出去了,她纔有活下來的希望。

當白無雙推開大門的那一瞬間,就像是獲得新生一般。

她一瘸一拐的向前走動,真的冇有想到她竟然真的走了出來。

可是白無雙聽見梅小玉的腳步聲也已經臨近她的身邊。

如果這個時候她不能得救,她的下場還是有可能被梅小玉給抓回去。

她現在瘸了腿,這是最不利的因素。

這是梅小玉的地盤,她比她要熟悉很多。

在情急之中,白無雙看到路邊停靠的一輛布加迪威龍,她已經顧不上那麼多了,她直接打開車門走了上去。

她並冇有發現男子在見到白無雙的那一刻,他眼中閃爍的光芒。

白無雙直接躺在了車上。

“先生,麻煩你救救我,外麵有人追我!”

白無雙的聲音很小,生怕被外麵的梅小玉聽見。

男人看到躺在他身邊一動不動的女人,他的聲音在白無雙的耳邊冷冷的響起。

“開車!”

這聲音讓身邊的白無雙也是不寒而栗,這個男人的聲音真是一點兒溫度也冇有,而且夾雜著恐怖的氣息。

跑到路邊的梅小玉看著車子在麵前駛過,她便停了下來,因為她很清楚車內的人是誰,那是一個比魔鬼還要恐怖的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