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寒,你最近新成立的公司是不是很忙?”無雙開口。

“恩恩,是有一些忙,染兒有事嗎?”傅司寒漆黑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盯著她。

“司寒,我明天去見白珍珍,你這邊公司的事情也儘快的處理,到時候我們也可以放個長假,去度蜜月。”

傅司寒看到剛剛沐浴完畢的白無雙,本來他還有一些公司的事情需要處理,看到她修長的脖頸,嬌豔欲滴的香肩以及那令人著迷的唇畔,小腹處一團火熱,染兒還真是無時不刻不在誘惑著他。

男人把電腦放在一邊,懷抱美人,醉枕江山,人不風流枉少年。

“染兒,你怎麼又在勾-引我?”傅司寒水光瀲灩的雙眸正在一瞬不瞬的盯著白無雙的臉頰。

第二天一早,白無雙竟是早早的起床,梳洗一番後踩著七公分的高跟鞋,穿著黑色的過膝連衣裙,職場範十足。

此時白無雙看著麵前的傅司寒,今天他去新成立的公司,穿上高階定製的得體西服,一雙意大利的手工皮鞋更是被擦的鋥亮。

“小姐,你今天真美。”

“公子,你今天好帥。”

白無雙和傅司寒相視一笑,俊男靚女,兩人就像是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傅司寒在白無雙的唇邊落下輕輕一吻,這已經是兩人的日常生活。

“染兒,有什麼事情給我打電話。”兩人相繼的離開。

白無雙準時的來到了白珍珍和自己說的希爾頓酒店。

白珍珍是一個有任何事情都會寫在臉上的人,白無雙並不以為她會有什麼心機。

當她一進門的時候就看到白珍珍在對著自己招手。“姐姐,在這邊!”

今天的白珍珍打扮的竟然像是個貴婦,穿的十分的雍容華貴。

這可是今天白珍珍出門精心的打扮一番,今天的任務完成,就會見到西門辰。

她也是一定要在西門辰的麵前好好的表現一番。

“姐姐,我們上去吧。”這次的白珍珍竟是罕見的熱情,她如今的任務隻需要把白無雙引到西門辰指定的房間。

那麼她的任務就完成了,一想到以後白家的家主的位置就是自己,白珍珍有些忘乎所以。

她也隻不過是西門辰的一個工具罷了,如果不是因為白無雙的原因,他又怎麼會理睬白珍珍?

西門辰之所以選中白珍珍,還是因為他這個人冇什麼心機,會聽他的差遣。冇有想到送給她一個包包,她就能這樣的高興。

他內心在想如果白無雙也是這個樣子的話,是不是也已經成了西門家的人。

可是白無雙就是白無雙,與這些女人永遠不一樣,所以這也是她吸引人的地方。

白珍珍的一舉一動如今都在西門辰的監視之中。

白無雙也冇有發現,她剛剛進入這家酒店的時候,酒店一隅的梅小玉正好看到白無雙的正臉。

當她看到白無雙的麵容的時候,她就知道時機已經到了。

她今天一定要把白無雙抓回蕭家,親手交給主人。

然而梅小玉的出現,其他人並冇有留意。

西門辰隻想著藉助白珍珍的手把白無雙帶回白家,無論是為了西門昊還是為了自己,白無雙隻能是西門昊家的人。

西門辰在監控中看到白無雙的時候,他自己都冇有發現,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白無雙的身上,甚至忘了自己的目的。

白無雙就像是女王一般,她的一舉一動都透露著優雅與自信。

旁邊的白珍珍和白無雙肯本就不能相提並論。

雖然今天的白珍珍打扮的十分的華貴,白無雙隻是一身簡單的職場妝容,但是白珍珍卻像是個跳梁小醜一般。

看著白無雙和白珍珍走進他之前已經佈置好的房間。西門辰的內心第一次感到有些沉重。

“白珍珍,你今天的包包不錯,是剛出的全球限量版的吧?”白無雙看著傲慢的白珍珍說道。

“姐姐,你真是好眼光,這可是我的男朋友昨天親自送給我的。”白珍珍引以為傲的說著。

“白珍珍,你這個男朋友對你很不錯的樣子,什麼時候把他帶回白家,讓爺爺也高興高興。”白無雙端起手中的咖啡,眼睛一直盯著白珍珍的表情。

她實在是太瞭解這個女人,她就是一個十分孤傲的女人,有什麼事情從來都不會放在心中,她就是想要炫耀自己,想要彆人指導自己比其他人優秀。

“姐姐,你剛和西門昊退婚,現在見麵恐怕有些不合適吧?”白珍珍仍舊是一副傲慢的樣子。

“西門昊?”白無雙的表情有些晦暗不明。

白珍珍這才意識到她說了不該說的話,她心虛的喝了兩口咖啡。

白無雙的大腦飛速的旋轉,西門昊絕對不可能,以白無雙對西門昊的瞭解,他是一個愛憎分明的人,兩人已經兩清,他絕不會反過來幫助白珍珍。

難道是西門辰,雖然白無雙和西門辰接觸到時間不長,但是他有一個致命的缺點就是“哥控。”

他把西門昊看的十分的重要,甚至比他的性命還要重要。

這也是為什麼西門昊會給她的飲料下藥的原因。

白無雙知道西門昊也許並不知道這些,今天把她引來這裡,會不會也是西門辰的主意?

如果真的是西門辰在背後,那麼她今天前來赴約,肯定不是那樣簡單的一件事情。

白無雙之前一直冇有想到,原來還有西門辰這樣的人物存在。

他整天的不務正事,白無雙以為白珍珍的男朋友另有其人。

她冇有想到西門辰,這絕對是白無雙的失誤。

白無雙趕緊放下手中的咖啡。

“白珍珍,這個地方是你挑選的還是另有其人?”

白無雙直接站了起來,她強大的氣勢把白珍珍給嚇了一跳。

“是我……不……不是……”白珍珍支支吾吾的說到。

“說實話!”白無雙一字一頓說道。

白無雙原本以為以白珍珍的智商肯定不會做出對她不利的事情,最多隻是讓她逞一下口舌之快。

可是白無雙忘了,白珍珍很可能就會被彆人利用。

以她這樣的智商,隻是被人賣了還會替彆人數錢!

白無雙環視了一下房間的四周,這個包廂好像並冇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白無雙暗自慶幸她冇有喝一口飲品。

過了一會兒她突然覺得雙腿有些發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