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慕帆開車一路上狂奔,看著鮮血直流的白無雙,他已經顧不上那麼多了。

在路上也是橫衝直撞,一路疾馳不已。

“司寒……”白無雙的嘴中時不時的發出一聲聲囈語。

傅司寒低頭看著懷中的小女人,她全身已經有些滾燙,頭上的傷口雖然不深但是依舊是那樣的觸目驚心。

看的傅司寒的內心都在打顫,他的唇輕輕的碰觸到白無雙那已經有些乾涸的嘴角,眼睛也已經有些濕潤了。

一看白無雙的模樣就知道她的東西被人動了手腳,也許她就是用對她這樣殘忍的手段來逼迫自己時刻保持清醒,纔不會讓西門家的任何人給她診治。

她一直在突破極限,她一定在等待著他的到來。

“染兒,你不要對自己這樣的狠心,在這樣的情況下我不會怪你。”傅司寒緊蹙著眉頭,心疼開口。

就算這個時候白無雙丟失了清白,傅司寒也不會怪她,他心疼的是這個小女人把自己的頭弄得血淋淋的一片。

哪怕是白無雙的手指蹭破一層皮,傅司寒也會心疼不已,更何況是如今這種地步。

聽到傅司寒的聲音,白無雙突然睜開沉重的雙眼。

當那張熟悉的臉龐出現在她麵前的時候,白無雙的嘴角露出了笑容。

“司寒,我終於等到了你。”白無雙開心的笑了,笑的那樣的甜美。

在等待傅司寒到來的每一分每一秒,她的內心都備受煎熬,本來睡過去也許會舒服一些,可是她擔心自己的處境,隻有讓疼痛被才能壓製住自己對男人的渴望。

白無雙看過一些醫學方麵的書,瞭解人頭部的構造,她隻是讓疼痛蓋過她身體的渴望,她還是知道輕重,手下留情了。

“染兒,你先睡一會兒,我們一會兒就到醫院了。”傅司寒心疼開口。

躺在傅司寒懷中的白無雙感受著來自他身上的氣息,她有些控住不住內心的躁動,也許是失血過多,讓她覺得身體有些空虛,她漸漸的閉上了那雙沉重的雙眼。

傅司寒簡單的給白無雙包紮一下,雖然已經止住了血,但是白無雙那蒼白的臉頰同樣讓他的內心碎成了兩半。

他捧在手中的寶貝,被西門家的人這樣的傷害,這個賬他一定要好好的清算一下。

白慕帆找了一家高級私人醫院,這個醫院隻是對那些貴族開放。

在接到白無雙出事的訊息的時候,白家老爺子已經趕來醫院。

看著病床上白無雙的頭被包紮起來,就連臉色也是那樣的憔悴,白老爺子拄著柺杖的手青筋暴起。“這是西門家乾的?要是無雙出現任何的意外,我絕不會輕易的繞過他!”

拄著柺杖的白老爺子重重的錘擊了一下地麵,宣泄著怒氣。

白家婚約這件事情是白家做的不對,如今白無雙躺在病床上就是另外一番情景。

白無雙不光是白家的繼承人,還是他的失而複得的寶貝,怎麼能讓西門家這樣的傷害?!

雖然白家比不上西門家的勢力,但是在這件事上,白老爺子是絕對不會輕易的放過西門家。

傅司寒在病床上寸步不離的守護著白無雙,他的雙手一直緊緊的握住她那雙有些冰涼的手,眼神中滿是憐愛之情。

西門家看著白無雙受傷的西門老爺子和西門辰也已經趕來了醫院。

看到白無雙額頭上那觸目驚心的傷痕以及那血流不止的傷口,西門老爺子的也冇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明明不是西門昊和白無雙在西門昊的房間裡嗎?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一幕。

西門老爺子深知西門昊的為人,知道他不會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在看到白無雙這個樣子的時候,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西門辰,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為什麼會是現在這個樣子?”西門老爺子已經發現事情有些蹊蹺。

車上的西門辰冇有說話,他知道老爺子的脾氣,如果讓他知道事情的真相,肯定又是一頓暴揍。

“快說!”老爺子已經冇有什麼耐心了。

“爺爺,我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知道!”西門辰連連擺手,裝作什麼也不知道的樣子。

如果不是老爺子非讓他一起陪著他來醫院,西門辰是絕對不願意麪對白無雙,畢竟他做了虧心事。

他本以為這一晚是西門昊的新婚之夜,冇有想到最後這樣的結果。

醫院門口白老爺子看見西門老爺子的走來,心中燃起了滔天的怒火。

“西門老頭,我孫女在家的時候還好好的,怎麼去了你家之後就躺在了醫院,說,你對我孫女做了什麼?”

白老爺子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誰看到這樣的場麵也會動怒,更何況是護犢子的白老爺子。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西門老爺子也是自知理虧,這次白無雙是在他家裡出的事,無論這件事情發生在誰的身上,都不能接受。

“檢驗報告說是無雙被人下了藥,而且藥量過猛,你彆和我說什麼稍安勿躁!”

白老爺子已經有些吹鬍子瞪眼,他冇有想到做事一向光明磊落的西門家,也會用這種手段。

看著白無雙備受折磨,白老爺子的內心感覺被人緊緊的揪著。

“被下藥?!”西門老爺子的目光看向西門辰,這種事情也隻有他能夠做的出來。

他就知道西門辰有什麼事情瞞著他。

西門昊雖然喜歡白無雙,他相信西門昊的人品,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西門辰不同,他會用儘一切手段取得他想要的結果。

這也是為什麼西門老爺子不會把西門家交到西門辰的手上的原因。

西門辰雖然有智謀,但是有很多不正經的勾當。

“西門辰從實招來!”西門老爺子身上的怒氣也是讓周圍所有的人望而生畏。

“爺爺,這不能怪我,要怪就怪白家,是他們欺騙大哥的感情,為什麼白無雙要出現,在奪走大哥的心的時候就要退婚!他們白家把我們西門家至於何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