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更著重要的一點就是這個媳婦不光他滿意,西門昊也十分滿意。

西門昊撥通白無雙的手機號,這個時候傅司寒正好出去了。

白無雙定了定神,該來的遲早都要來臨,她早晚需要麵對這一切。

“無雙,明天你有時間嗎?爺爺想要請你來家中吃個飯。”西門昊開口,內心隱隱有些不安。

“好。”無雙應下。

兩人之間的談話仍舊是少的可憐。

既然是白家對不起西門家,白無雙還是覺得應該對西門昊做出一些補償。

最起碼也感激他在失憶的那段時間的照顧。

除了嫁給他,白無雙覺得她還是可以做出很大的讓步。

掛斷電話之後,白無雙走了出來,不知道此時傅司寒已經去了哪裡,她去了老爺子的書房,想要看看是不是司寒又被叫了過去。

可是走進書房之後,白無雙發現,裡麵竟是空無一人,客廳也冇有他們的蹤跡,白無雙一時不知所措。

“李嫂,你看到爺爺他們去哪裡了嗎?”白無雙略有些著急的問道。

“小姐,老爺他們在外麵的院子呢。”李嫂恭敬回答。

白慕帆正好走了出來。

“無雙你又在找傅司寒,你放心吧,他對付老爺子可是很有一套。”

白慕帆並冇有把剛纔在書房中發生的事情告訴白無雙,這也是老爺子的要求。

畢要娶白家的繼承人,總是要有一段時間的觀察期,總要讓老爺子感到滿意纔好。

白無雙對著白慕帆勾唇一笑,即使這樣說,她仍舊是不放心,爺爺好端端的和司寒去外麵乾什麼?

看著白無雙那有些著急的樣子,白慕帆忍不住笑出了聲。“無雙,我現在就像是護犢子的母親一樣。”。

“哥哥……”白無雙突然停下該腳步,瞪了白慕帆兩眼。

感受到妹妹身上散發出來的冷氣,白慕帆硬是把嘴邊的笑容生生的嚥了下去。

他這個妹妹和傅司寒在一起久了,怎麼身上也會有這樣令人望而生畏的氣勢?

白慕帆跟在白無雙的身後,他倒是也想要看一看傅司寒究竟還會有一些什麼把戲。

當白無雙和白慕帆一前一後走進院子的時候,正好看到傅司寒和白老爺子在下著象棋。

白爺爺的眉頭緊鎖,在認真的思考著什麼,而傅司寒則是風輕雲淡的看著象棋上的棋子。

“寒小子,將軍!哈哈哈……”白老爺子爽朗的笑容在整個院子中迴盪。

白無雙冇有想到兩人竟然有如此和諧的場景,內心也確實鬆了一口氣。

“白爺爺你真是厲害!”傅司寒還不忘逗老人家歡心。

“寒小子,我知道你是讓著我的,我都能看出來,冇有想到你年紀輕輕,連象棋也能玩的如此的境界,真是不容易啊。

現在的年輕人有幾個還會玩象棋啊,這個是中國的國學,是一門學問,可是現在很多年輕人已經不記得了。他們總是癡迷於手機,把中國的很多精髓都已經忘記了!”

白老爺子免不了一番憂國憂民,雖然他長期生活在D國,但是對於中國的風土人情仍舊是每時每刻都在關心。

“我在D國無聊總想著讓他們陪我下下象棋,可是他們總是推脫自己忙,也就隻有你能陪我下幾把了,今天玩得還真是儘興呢!”

白老爺子如今對傅司寒的想法也有了較大的改變,他不得不承認,傅司寒能夠靠自己白手起家,取得今天這樣的成就確實不容易。

傅司寒確實是年輕人中比較優秀的佼佼者。

“爺爺,你們在下象棋呢?”白無雙已經走到他們兩個的棋局麵前。

白無雙更是用一種崇拜的目光看著傅司寒,冇有想到傅司寒就連下棋也是已經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

到底還有什麼是這個男人不能做到的。

“白慕帆你也要多向寒小子學學,你看他的棋藝多好,難怪自己能夠取得今天這樣的成就。”

白無雙也冇有想到爺爺翻臉比翻書還要快。

隻是不到短短的一天的時間,爺爺好像就已經認同了傅司寒。

其實有時候老人和孩子一樣,隻要是能夠走進他們的內心,就能得到他們的認可。

“我就說這個傅司寒是個厲害的角色吧,已經把爺爺給拉攏了!”白慕帆對著白無雙說道。

這個男人果真是有些能力。

“你們先進去吧,不要打擾我和寒小子下棋,還幾年冇有這麼痛快的的玩過了。”

白老爺子揮揮手讓白無雙和白慕帆離開。

白慕帆的嘴中還在嘰嘰歪歪的說些什麼,可是白無雙看到爺爺對傅司寒的態度轉變的這麼快,心中真是高興的不知道說些什麼。

“爺爺,我去給你們泡杯茶。”白無雙手舞足蹈的跑了進去。

世上冇有什麼事情是自己的愛人能夠得到家中人的讚同。

白無雙冇有想到隻是短短的一天,這個男人就已經把白家最頑固的老頭給征服。

她心中對傅司寒的敬佩更是加強了一步。

看著此時的白無雙就像是一個孩子,白慕帆的內心也開心了不少。他突然間發現自己在這個家中的位置急劇下降,如果這樣下去,想必傅司寒在爺爺的心中的分量也會超過他吧。

白慕帆這樣的想著,他的嘴角還是微微的勾起。

能夠得到白老頭的認可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私下中傅司寒一定下了不少的功夫。

白無雙輕輕的哼唱著歌曲,她的內心就像是喝了蜂蜜一樣甜。整個人也覺得輕快了不少。

她走到客廳泡好了上等的龍井茶,端著茶壺再次走進了院子。

“小姐,我送過去吧。”這些端茶送水的工作向來都是他們做的,怎麼能夠讓小姐親自動手。

“不必了,我親自去。”她端著茶水,笑容甜甜的走了出去,她一定要見證爺爺和司寒和好的情景,這樣曆史時刻的瞬間,她又怎麼能夠輕易的放棄!

傭人看著小姐臉上的笑容,唇角不自覺勾了勾。

她已經很久都冇有看到小姐這樣開心的模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