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子謙此時已經做好了準備,他今天就要和蘇安染告白。

“安染,其實我……”他的話剛說出口,“篤篤篤……”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打亂兩人的思緒。

陸子謙眉頭緊蹙,,“安染,我其實一直以來都是……”

“子謙,我們先過去看看是誰吧,這敲門聲有些著急。”蘇安染站起身,並冇有繼續聽陸子謙講下去。

“吱吱”一聲,蘇安染將屋門打開。

“這位小姐您好,陸子謙在嗎?”來人是咖啡店的一名服務員。

蘇安染看了一眼包廂內的男人,“子謙,有人找。”

服務員走進來,“子謙少爺,外麵有人找您,好像有什麼比較著急的事情。”

陸子謙眉頭蹙的越來越深。

有人找他?

“你確定外麵有人找我?”陸子謙狐疑開口。

“對,千真萬確,外麵確實有人說找你,讓你出去一趟。”服務員開口。

蘇安染朝著他走來,“子謙,如果你還有事,那就先忙吧,我們改天再約。”

陸子謙感覺心中就好像堵著一團棉花,上不去,下不來。

“安染,你先在這等我一會兒,我先出去看看是誰?”陸子謙內心隱隱有些不安。

蘇安染看了一眼時間,“子謙,我們還是下次再約吧,你先去忙,不要急。剛剛朱微給我打電話,也有一些事情要處理。”

和陸子謙坐在這裡的每一瞬間,她都覺得有些尷尬。

“嗯,好吧,這張名片你拿著,這是一部網劇的導演電話,女主已定,缺少女三,有機會的話,你可以去試試。”陸子謙將名片遞到她手中。

“嗯,好,謝謝。”蘇安染接過名片,點點頭,語氣之中有些疏離。

當她和陸子謙一起走進包廂的時候,“哢嚓”一聲,蘇悠悠按下快門,唇角噙著一抹得逞的笑。

她之前聽洛淺淺提起,傅司寒和蘇安染有些關係,無論她是傅司寒的女人,或者是他的玩物,像他那樣的男人,如果知道蘇安染和其他男人在一起,會是什麼樣子?

會不會厭惡蘇安染,看她就像是看到陰溝裡的老鼠一般?

傅氏集團頂層總裁辦公室內,開完會的傅司寒姿態慵懶隨意的躺在真皮座椅上。

今天他看上去心情還不錯,在會議上,他耐心聽完每個人的意見。

很多公司高層,都懷疑今天太陽是不是打西邊出來了?

他家總裁今天怎麼看上去心情不錯的模樣?

很多人更是戰戰兢兢,生怕說錯一句話,惹怒了總裁生氣。

每個人更是如履薄冰,戰戰兢兢,他們家總裁,今天很不正常。

就在此時,傅司寒手機鈴聲響起。

男人臉色瞬間陰沉下來,臉黑的好像要滴出墨來。

“咣噹”一聲,傅司寒將手機摔得粉碎,他額頭上青筋暴起,有一種想要將眼前一切都毀滅的衝動。

陸川高懸著一顆心,九爺剛剛不還好好的嗎?

怎麼周圍的氣壓,一下子就冷了下來?

他大氣都不敢喘一聲,儘量減低存在感。

九爺最近越來越喜怒無常。

“把蘇安染那個女人給我帶過來!”傅司寒一聲咆哮。

這個女人,她還冇有忘記陸子謙?!

還和他一起約會?

真當他不存在嗎?

陸子謙從咖啡廳走出來之後,看到一男人站在原地,神情看上去有些著急。

“怎麼回事?那塊地怎麼了?”陸子謙輕擰著眉頭。

他雖然還是學生,但是在陸氏集團內,也擔任著職務。

“陸經理,那塊地我們明明是勢在必得,冇有想到半路遇到程咬金,高價收購了那塊地。”助理歎了一口氣。

陸子謙很早之前就在籌劃著那塊地,那塊地風水很好,他打算將那塊地買下來,將來建造成高檔小區,一定能大賺一筆。

他之所以這樣做,也是想要讓陸承安看到他的努力以及天賦,想要讓他繼承陸氏集團。

冇有想到今天會出現這樣的意外?

“查清楚那個公司是誰了嗎?”陸子謙開口。

那塊地,他一定要爭奪回來,他看好那塊地,隻要好好規劃,將來一定能大賺一筆。

“哪怕超出之前的預算,也要將那塊地買下來。”陸子謙眉頭蹙得越來越深。

“陸經理,我們已經派人去查對方公司,現在正在等訊息。”助理回覆道。

“嗯,有訊息,通知我一聲。你先回去吧。”陸子謙開口。

今天一係列的事情,就好像是傾盆大雨,直接朝著他砸來。

公司的事情不順利,他還冇有告白成功。

陸子謙總感覺這件事情,並冇有表麵上那麼簡單,一定是有人在背後操控著什麼。

蘇安染剛從學校出來之後,便看到幾名保鏢朝著她走來。

“你們……你們乾什麼?”蘇安染警惕開口。

這些人這是明目張膽的綁架嗎?

“蘇小姐,九爺要見你。請。”保鏢態度還算客氣。

“九爺?傅司寒?”蘇安染輕擰著眉頭。

她今天早上不是才見的那個男人嗎?

怎麼現在又要見她?

看現在這樣的架勢,她有拒絕的權利嗎?

“他找我什麼事情?”蘇安染警惕開口。

“我們也不知道,煩請蘇小姐跟我們走一趟。”十幾名保鏢走到她麵前。

那氣勢分明就是表明,今天無論如何,她必須去見傅司寒。

車子緩緩離開學校,蘇悠悠望著車子,唇角噙著一抹得逞的笑。

這一次,蘇安染插翅難逃。

她雖然不知道蘇安染和傅司寒究竟是什麼關係,但是無論他們是怎麼樣認識的,他們現在的關係怎麼樣?

傅司寒是絕對不會允許她和其他男人約會,她正好可以借用傅司寒的手,好好教訓一下蘇安染,這個不知死活的女人!

這樣想著,蘇悠悠心中的陰霾逐漸散去。“蘇安染,祝你好運!”

“哢嚓”一下,她又將蘇安染上豪車的照片拍攝下來。

隨後,她轉手發送給陸子謙,“子謙哥哥,你認識這輛車嗎?我想讓姐姐和我一起回家,她直接從我身邊離開,上了這輛車,我擔心她出什麼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