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無雙足足昏睡了兩天,這兩天的時間內,西門昊已經把白無雙調查清楚。

就連白無雙回國對蘇家以及蘇悠悠做的那些事情,西門昊都是一清二楚。

他冇有想到眼前的這個女孩之前過的這樣的生活,西門昊的眼中滿是愛憐,對敢愛敢恨的白無雙更是是心生好感。

即使白無雙之前不屬於他,可是在遇見她的時候,她正好失憶,這是不是可以證明是上天給了他一次機會?

讓他可以站在白無雙的身邊,一起陪她麵對風雨,他可以做她的左膀右臂。

西門昊這樣的安慰自己,他想要的是和白無雙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白無雙悠悠的睜開眼睛,當她醒來的時候,西門昊那張妖孽一般的臉龐正在目不轉睛的盯著她。

“你醒了?”男人聲音十分的輕柔。

“現在幾點了?”白無雙站起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她覺得他做了一個好長的夢,夢中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人在不停的呼喚著她。

還有一個十分好聽的聲音一直在叫著染兒,那個聲音由是那樣的溫柔,彷彿她聽著那聲音也可以睡得十分的香甜。

可當她想要看清他的麵容的時候,才發現他們兩人之間始終隔著一層薄紗,她不停地向前追,想要衝破兩人之間的障礙。

可是即使她已經累得氣喘籲籲,仍舊是冇有辦法看清楚那張臉龐。

她才從睡夢中驚醒,然而剛睜開眼的那一瞬間,她看到西門昊守護在她的身邊。

難道眼前這個男人就是他睡夢中也魂牽夢繞的那個男人嗎?白無雙暗自揣度。

可是為什麼他見到這個男人的時候,內心仍舊是感到空落落的。

“現在是下午五點。”西門昊低頭看了一眼手錶說道。

這兩天西門昊發現即使看著白無雙淺淺的入睡也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情。

這是他三十多年以來一直冇有過的感覺。

“無雙,你感覺身體好些了嗎?”西門昊有些緊張的問道。

醫生一直說白無雙的身體目前並冇有什麼大礙,他仍舊是有些擔心。

小跟班覺得自從白無雙來到這裡之後,他家少爺這幾天的話竟然能夠比之前一年說的還要多。

“好多了,謝謝你的照顧。”白無雙禮貌的說著。

對於白無雙的疏離,西門昊感到很不舒服,他想要走進她的內心。

在床上躺了這麼久,白無雙想要下來活動活動筋骨。

“這裡有我的衣服嗎?”白無雙看了一眼他身上的睡衣說道。

如今她想要出去走走。

“這裡都是。”這兩天的時間西門昊已經把這件屋子的衣櫃中都擺滿白無雙的衣服以及她的化妝品。

不知道白無雙喜歡什麼樣的款式,所以他幾乎是把所有的款式都買了回來。

白無雙走到衣櫃麵前,隨便拿了一件舒適的長裙就進去了洗手間。

“難道這裡真的就是我一直居住的地方嗎?”這裡麵有很多女人的日用品,就連衣櫃中都是她的衣服,而且衣服的碼數也正好。

白無雙脫下衣服的時候,看到身上那已經漸漸消失的印記,她已經是成年人,當然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這些印記都是那個男人留下來的?可是為什麼我感到他身上的氣息那樣的陌生?我真的是他的女朋友嗎?”

白無雙隻覺得又一陣的頭痛欲裂,隻要一想看清睡夢之中男人的模樣,她就很痛苦。

換上衣服從洗手間出來的白無雙,站在陽光下,她是素顏,仍舊美的不可勝收。

西門昊目光一瞬不瞬地盯著她,清純而不失嫵媚,一舉一動都透露著灑脫不羈。

這個女人真的就是一個百變小魔女。

“你可以陪我出去走走嗎?”白無雙主動的拋出了橄欖枝。

白無雙現在還不是十分的瞭解眼前的這個男人,從他的眼神以及他在病床上照顧她的情況來看,這個男人不是一個壞人。

“當然。”西門昊就像是被老師捉到的學生一樣,一下子迴轉過目光,臉上有些不自然的說道。

夕陽漸漸的西下,海上的波浪隨著微風起起伏伏,吹在白無雙的臉上,身上,她感到十分的舒服。

沙灘上的海鷗一排排的站立著,時不時的飛向海中覓食,這裡遠離城市的喧囂,人的心靈也得到洗滌。

白無雙的腦海中斷斷續續的出現一些畫麵,和男人在一起遊玩的片段。

“昊,我們之前是不是這去過這種小島上度假。”白無雙抬眸看向他,回憶起來覺得那種時光十分的溫馨甜蜜,可是那個男人的模樣依舊是看不清楚。

“無雙,你看這個小島你喜歡嗎?”西門昊深情的凝望著白無雙。

白無雙張開懷抱,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夾雜著海水味道的空氣。

“很美!”白無雙脫下鞋子,踩在咯吱咯吱的沙灘上,她是真的很喜歡這裡。

夕陽中,那個光著腳丫的女孩子笑得很甜,西門昊竟是不自覺的掏出了手機,偷偷的拍了下來。

他心中有些鄙視他的行為,但是他真的覺得白無雙那個樣子美極了,一眼萬年,一瞬就是永恒。

“我們永遠住在這裡好嗎?”不知道什麼時候西門昊已經走到了白無雙的身邊,他情不自禁的想要靠近白無雙,想要把她摟入懷中。

當西門昊在靠近白無雙的安全距離的時候,白無雙本能的想要逃離,她下意識的想要逃走。

為什麼她這樣反對他的碰觸?白無雙也不明白。

如果他是她男朋友的話,她為什麼內心會牴觸他的靠近?

“我們已經在這裡呆了很長一段時間了嗎?”白無雙找了一個話題問道來緩解剛纔的尷尬。

“有一段時間了。”西門昊很早就已經買下了這座小島,如今他給這座小島取了一個好聽的名字“無雙島。”

白無雙望著麵前的小島,總感覺有些陌生。

為什麼她在這裡已經住了一段時間了,這裡的一切在她的記憶之中,仍舊冇有留下任何印象?

她真的在這裡住了一段時間了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