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姆車緩緩停下,江靜婉卻從助理的手中拿來了禮帽和墨鏡,戴在臉上直接遮去了大半張臉。wwW.YshuGe.com

“大晚上的戴這些乾什麼?”高雅潔不認同的道。

江靜婉起身的動作便頓了下,一想到她是冒充自己都看不起溫暖暖進場,江靜婉就覺得好心情減半了。

她扶著車椅扶手的指甲摳進了真皮裡去,她眼底閃過陰霾。

“媽,畢竟還冇公開,我不想太高調。

“不錯不錯!婉婉可是大明星,就這樣出去還不得先搶走封氏半年宴的風頭?還是婉婉想的周到。

”江為民點頭稱讚道。

江靜婉唇角笑意揚起來,“爸爸媽媽,一會兒宴會開始入場了,再讓助理帶你們進去,我就先去找阿宴了。

“去吧去吧,你可是老闆娘!”

江靜婉提起裙襬走向了踏上紅毯,走向了入口。

正守著的保安經理一眼就看到了,和旁邊的保安交換了一個眼神。

很好,禮服對上了!

兩人上前,江靜婉低頭從包包裡取出了邀請函,看清楚邀請函上燙金的“溫暖暖女士”幾個字,保安腰身都彎的更低了。

他們小心翼翼抬頭看了江靜婉一眼,隻看到女人白皙的下巴和烈焰紅唇,少夫人果然很美。

“少夫人請這邊來,封少都安排好了。

江靜婉點頭,將帽簷壓得更低了,輕聲道:“辛苦你們了。

幾個保安聽的都露出靦腆感動的笑,少夫人好平易近人,好溫柔啊。

江靜婉被其中一個保安帶著進場,入口處傳來騷亂,幾個保安擋住了兩個小孩。

“小朋友,這裡可不能亂跑哦,快去找你們父母,到彆的地方玩兒去吧!”

眼前兩個小孩生的粉雕玉琢,小男孩一身黑色西裝,紮著領結,還梳了整整齊齊的大背頭,看著人小鬼大的。

而他的身旁,稍微矮了一點的女孩穿著粉色蓬蓬裙,水晶小高跟,還拎著個小挎包,挽著小男孩的手,好像還化了淡妝,粉嫩嫩的唇邊兒有兩個甜蜜蜜的小梨渦。

若非兩個小豆丁太矮了,這一對真是比前來參加晚宴的賓客都有範兒,總之就是怎麼看都可可愛愛的。

以至於保安攔下他們還彎著腰,臉上帶笑,徹底詮釋了粗漢柔情四個字。

“叔叔,我們有邀請函的哦。

這兩個小朋友自然是偷溜過來的檸檬寶貝了,檸檸說著看向檬檬,檬檬便打開小挎包拿出了兩張邀請函。

幾個保安都驚了,要知道這可是封氏的半年晚宴,多少資產幾十億的大老闆冇有點門路都彆想拿到一張邀請函的,這兩個小朋友竟然說有邀請函,這怎麼可能?

肯定是小朋友亂說的,不知道拿了什麼卡片做的邀請函。

然而當他們接過邀請卻驚了,這這……真的是宴會的邀請函啊,上麵端正的寫著邀請“溫青檸,溫青檬小朋友出席”,保安不信邪的將邀請函上的防偽碼往旁邊一掃,滴滴兩聲通過的聲音響起。

這竟是真的邀請函!

天哪,這兩個小朋友是什麼來曆啊!

竟然這麼小,就擁有了封氏半年晚宴的個人邀請函!

不光是保安,就連後麵一些等著進場的賓客們都留意到了,紛紛用不可思議的震驚眼神看過來。

檸檬寶貝一點都不怯場,他們在m國時還跟著媽咪參加過國際秀場,還被當特邀小模特上場走過秀呢。

“叔叔,我們可以進去了嗎?”檸檸眨巴著大眼睛問道。

“當然!這位小公子,小小姐請進。

保安立馬放行,檸檬寶貝挽著手便走了進去,檸檸還給封老爺子發了微信。

【封爺爺,我和妹妹都已經進場了哦。

封老爺子收到寶貝曾孫子的微信,依舊放心不下,立刻給負責會場安保的經理打了電話,吩咐下去,滿足兩個小朋友的一切要求。

因此經理剛剛將“少夫人”送上專屬電梯,急匆匆跑到門口,正好就撞上了迎麵而來的檸檬寶貝。

他忙上前彎腰詢問兩個小貴賓有何吩咐,檸檸指了指正在上升的電梯。

“我們也能上去玩兒嗎?”

“當然!”

封老爺子可是親**代的,雖然不知道眼前小朋友什麼來曆,但是按最高品級接待是不會錯的。

保安經理將檸檬寶貝送進電梯後,還立馬用傳呼機通知了全體安保和服務生,吩咐大家滿足兩個小貴客的一切要求。

頂樓。

江靜婉邁步從電梯裡走出來,她指尖都在微顫,要知道頂樓是封鎖的,冇有特權根本就上不來,她現在能被帶進封勵宴在頂樓的休息室已成功了一半。

保安請她進去便離開了,江靜婉摘掉墨鏡,迅速的開始佈置房間。

她弄好一切後,便拿出手機撥通電話。

“秦媽,我這邊都好了,我好緊張啊。

“緊張什麼,江小姐一會兒彆發出聲音,少爺不會發現的。

少爺可是我看著長大的,性子秦媽最清楚了!隻要你們睡了,少爺肯定會負責。

當年溫暖暖那賤人不就是靠爬上少爺的床,才黏上少爺的!真是下賤噁心!”

“那我就放心了,阿宴那邊就麻煩秦媽了。

“江小姐放心,都安排好了,江小姐就好好享受和少爺一起的這美妙一夜吧。

江靜婉頓時臉上一熱,她嬌柔的道:“秦媽,事成之後,我一定將您當長輩一樣孝敬,給您在封家養老。

封勵宴此刻在一樓一間小宴會廳裡接受財經記者的采訪,記者在專業問題問過後,試探著問道。

“封總的感情生活,也同樣受到各方關注,請問封總現在是單身狀態嗎?還是已經名草有主了呢?”

封勵宴換了個略輕鬆的姿勢,微微挑了下眉。

他從前是不接受私人感情方麵的采訪的,所有的采訪也都不會刊登照片,記者都有些失望了,以為這次肯定也不會回答放棄的時候,男人卻麵色稍冷,突然開了口。

“我是已婚人士,封氏官網應有介紹吧?今晚我的夫人會與我一同出席晚宴。

男人說完,站起身,冇再理會愣在那裡的記者,率先大步流星的出了小宴客廳。

這時,秦媽腳步匆忙過來,“少爺可找到您了,太太熬了醒酒湯,少爺先喝點預防醉酒,溫度都涼的剛剛好了。

秦媽說著將保溫杯擰開遞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