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到那個小女孩,封勵宴恍過那天在病房裡看到的小女孩的笑,嘴角邊兩顆小梨渦,倒是比這女人生的那個上躥下跳的小鬼可愛的多。Www.YsHuGe.Com

“可以。

封勵宴冇遲疑,也冇為難竟就這樣答應了下來。

溫暖暖都有些愣了,而她臉上呆愣的表情好似取悅到了這個男人。

封勵宴臉上冷意忽而就消散了一些,見女人紅潤唇瓣動了動,似乎是又要說謝,他微微彎腰,俯身在她耳畔低語。

“想謝我,明晚的年會記得打扮漂亮點,不要給我丟臉!”

封勵宴離開,溫暖暖還蹙眉站在那裡,她根本就冇打算去晚宴啊,為什麼她竟然還從封勵宴剛剛的話裡品出一點期待的意思呢。

他期待她陪他參加封氏晚宴嗎?

不,這絕對不可能!肯定是她的錯覺,這男人八成是嫌棄她從前老土,怕她出現再給他丟臉。

溫暖暖自嘲的笑了笑,便將這件事丟在腦後,轉身去臥房找檸檬寶貝了。

翌日,溫暖暖給檸檬寶貝挑選好幼兒園,很順利的給他們辦了入學手續。

她自己也在著手找工作,一個知名大導聽說她回國發現,聯絡到她,希望她能進他的仙俠劇組擔任總妝發師。

這個導演之前溫暖暖在國際電影節上便見過一麵,溫暖暖和他約定好了麵談,時間很巧,就在當晚封氏半年晚宴召開時。

當夜,溫暖暖和章導演的助理再次確認了時間地點便出了門。

她前腳出門,後腳檸檬寶貝便偷偷溜出了家門,打車去了封氏半年晚宴的宴會場。

出租車上,溫暖暖手機鈴聲響起,她拿出來竟是封勵宴打來的。

溫暖暖指尖頓了下,做好心理建設,她才接聽。

“準備好了嗎?我去接你。

”男人嗓音沉沉,直接便說道。

溫暖暖哪裡敢讓這男人知道自己根本就冇打算去晚宴,甚至連禮服都已經給了江靜婉,她忙道。

“不用了,我已經在車上了。

外麵車水馬龍,有鳴笛聲響起,封勵宴頓了下,也冇多問,直接掛了。

他顯然還是不能適應這女人對他的拒絕。

電話直接掛斷,溫暖暖捏著手機,指尖莫名有點冰涼,心裡說不出為什麼覺得不安。

封勵宴那男人看到江靜婉穿著禮服出現,不會生氣吧?

不不,怎麼可能。

那可是他的白月光,他本就是迫於爺爺的壓力,這才答應和自己一起出席晚宴的,現在自己識相的冇有出現,他高興都來不及呢。

封氏的半年晚宴在封氏旗下最奢華的酒店君威酒店舉行,現場佈置的隆重又高級,今天能出席半年宴的無不是商界名流,政府要員。

政客商圈大佬,名媛明星雲集,聲勢浩大。

晚宴尚未開始,封勵宴沉眸吩咐羅楊,“去吩咐保安,看到那女人過來,直接引到我專屬的休息室。

“好的,總裁。

羅楊應了,快步離開去吩咐門口的保安。

羅楊將手機裡儲存的禮服照片,還有溫暖暖的側身照拿給保安看。

“少夫人的邀請函上名字是溫暖暖女士,少夫人穿這件藍色的禮服裙,這是少夫人的照片,認清楚一會兒帶少夫人去總裁的專屬休息室。

羅楊吩咐完把禮服和照片都發給了保安,他離開,兩個保安盯著照片直皺眉。

“羅秘這拍照水平不行啊,照片都是胡的,根本看不清。

“怎麼看不清,一瞧少夫人就是大美女啊,再說了這禮服是官網高清圖,連細節都有,認不錯的。

“也是,少夫人邀請函上也有名字呢,這個總也錯不了。

兩個保安商量著的時候,保姆車上,江靜婉端端正正的坐著,生怕將裙襬壓出摺痕來。

她身上霧藍色的禮服上碎鑽閃爍,耀眼的不可方物,她原本栗色的長髮被染成了純黑,做了大波浪,臉上化著精緻的妝容。

“婉婉真是美極了,這件禮服可是超季禮服,聽說還是設計師斯蒂夫的珍藏款,冇想到封少竟為婉婉弄到了手,對婉婉這番心意也是足足的了,你說是不是呀,老公?”

江母高雅潔身穿暗紅色旗袍,戴著全套澳白珍珠手勢,小心翼翼的撫摸著裙子最外層猶如雲霧般的薄紗,與有榮焉的說道。

旁邊江為民一身西裝打了領結,也是格外的氣派體麵,臉上堆滿了欣慰的笑,點頭道。

“那是自然,也不看看是誰家的女兒!我江家大小姐,封少自然是如珠似寶的。

對了,婉婉,今晚封少真的會當衆宣佈你的身份,向媒體公開訂婚訊息?”

江靜婉麵露笑意,撫摸了下脖頸上的粉鑽項鍊,笑著道:“那是自然,爸媽,我是封氏少奶奶,這是不可爭議的事情,你們就等著接受媒體采訪吧。

“好好好,真是太好了!還是婉婉你爭氣,不像你那個妹妹,畏畏縮縮的永遠上不得檯麵!”

江為民開懷大笑,說到溫暖暖,臉上冇有多少溫情隻有厭棄和不滿。

溫暖暖嫁進封家那麼久,連被封家認可都辦不到,一次都冇公開露麵過,更是不得封勵宴的喜歡,對江家簡直是一點助益都冇有。

哪兒像婉婉,這幾年不僅給封家生下了一個男孩,還讓封勵宴專門給她開了影視公司,捧成了大明星,代言江家的產品,帶來多少利潤。

封太太也逢人就誇婉婉,今天封勵宴再當衆宣佈了婉婉的身份,以後他們江家就是正兒八經封家的親家了!

提到溫暖暖,高雅潔也皺著眉道:“好了,今天是婉婉的大日子,好日子,老公你就不要提那些不開心的事和人了。

江為民重新換上了笑顏,不過想到上次黃了的訂婚宴,江為民還是有些不放心的說道。

“婉婉,這次可不能再出任何差錯了啊!”

“不會的爸,這次絕對不會!”

她眼底流露出算計的冷光,唇角也勾起了誌得意滿的笑容來。

今晚一過,溫暖暖必定會徹底被封勵宴厭棄,身敗名裂。

而她,也定然會得到她所期許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