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v小說網 >  封勵宴 >   第674章 失而複得

-封勵宴按上溫暖暖胸腔的手幾乎是顫抖的,他的周身散發著一股濃重的氣息。

那種壓抑的似要捲起颶風般毀滅一切的氣息,讓船上的人大氣都不敢喘,下意識的往後退了點,不敢靠近更不敢打擾。

甚至默默的在心裡祈禱,躺著的女人趕緊被救活吧,不然,他們感覺這船怕是都上不岸了。

可能所有人都會跟著陪葬……

好在,躺著的溫暖暖在封勵宴兩輪人工呼吸後,猛的嗆出了兩口水,船上頓時響起了驚喜的呼聲。

“救過來了!”

“太好了,活了活了!”

封勵宴漆黑無光的眼眸中頓時像照進了星光,他如釋重負般狠狠籲了一口氣,這才感覺剛剛的自己竟然一直都呼吸不暢著,像是被關進了真空。

他想把失而複得的女人,狠狠的壓進懷抱,卻冇忘記她背後和脖頸上都還有匕首刺出了傷。

他猛然將女人抱起來,大聲道:“醫生!醫生呢?”

他轉身,抱著溫暖暖便鑽進了船艙,將女人小心放下,好在這時候醫生已經被送了過來。

醫生快速的給溫暖暖做了檢查,簡單處理了下她背上的傷口。

“封少請放心,小姐脖頸和背上的傷都冇傷及要害,就是瞧著駭人些,不過不會危及性命的……”

封勵宴聞言略鬆了一口氣,隻是卻在這時,有人驚呼一聲。

“血!溫小姐的裙下怎麼也好多血!”

封勵宴一怔,蹙眉看過去,果然就瞧見溫暖暖的藍色裙下,暈染開一團團的血色,那血甚至已經流淌到了腳踝上。

他頓時心一沉,俊顏上血色褪儘。

難道她不止傷了肩上那一處?

*

溫暖暖感覺自己好像是被丟進了冰窟,冷意滲骨,一時又好似置身在火爐,炙烤煎熬。

她掙紮著想要醒來,卻看到了一張猙獰的女人的臉,她伸出滴血的長長指甲,猛的卡住了她的脖頸。

“去死!賤人去死吧!”

“啊!”

溫暖暖短促的急呼了聲,猛然睜開了眼睛。

痛感神經是最先復甦的,她隻覺脖頸和後背都傳來撕裂般的疼痛,而渾身就像是被卡車碾壓過一樣,又重又沉,卻又痠軟無力。

腦海裡,意識也在回籠。

想起自己和黃茹月一起墜海,想起在海裡黃茹月捅向自己的匕首,還有她一腳踢開自己……

“醒來了?”

這時,房間中突然響起一道沉啞的聲音。

溫暖暖愣了下,猛的轉身看過去,卻不小心撕扯到了脖頸上的傷口,頓時疼的額上滲出了冷汗,唇瓣也褪去了卒以後的一點血色。

不遠處的沙發上,坐著一個男人。

此刻似乎已是傍晚,絢爛的霞光從落地窗映照進來,籠在了沙發上,也讓那男人寬闊的肩膀披上了一層暖色光暈。

然而他周身卻浮動著一層冷意般,他坐在那裡,離她不算遠,卻讓溫暖暖感覺到了距離感,無端的心慌。

他怎麼冇在她的床邊?

她差點就死在了那片海域裡,他不緊張擔心,不想離她近一些嗎?

溫暖暖眨了眨眼睛,確定自己不是在夢中,眼前也不是幻覺,她朝著封勵宴伸出手。

“封……”

封勵宴站起身,他邁步朝著她走了兩步,卻在她的目光下又停下了腳步,開口道。

“我去叫醫生。”

他說完這句,竟就收回視線,轉身出去了。

溫暖暖愣愣看著他消失在門口的背影,隻覺頭也痛了起來。

她打量了下週圍,無意外是在醫院病房裡,不等她多想方纔封勵宴的反應,病房門再度被打開,腳步聲傳來。

一個陌生的女醫生,帶著兩個護士快步便走了過來。

溫暖暖隻好收回了思緒,配合著回答問題,做檢查。

“溫小姐切記多思多慮,需要臥床起碼先靜養一週時間,尤其要注意休息。”

醫生檢查過後,站起身和顏悅色的開口叮囑道。

溫暖暖眨了眨眼,笑了笑,表示感謝。

醫生便帶著護士很快出去了,而站在她們身後的封勵宴這才走上前,來到了床邊。

溫暖暖眼巴巴的看著他,男人微微俯身,目光卻落在了她纏繞著紗布的脖頸上,問道。

“還疼嗎"

溫暖暖頓時就微微紅了眼睛,她剛剛以為他是生氣了呢,此刻看著他這樣貼靠過來,淺語問詢,頓時又感覺自己是多想了。

她喉間微微哽了下,那種撕扯的疼痛感就更厲害了,當即輕輕點了下頭。

“疼的……”

隨即想起什麼,一把抓住了封勵宴的手,也顧不得脖頸上的傷口了,急切問道。

“黃茹月呢?抓到她了嗎?”

自己當時可是冒著生命危險將黃茹月給撞進海裡去的,就是想著,即便是死也不能讓黃茹月就那樣逃掉法律的懲罰。

可是冇想到黃茹月墜海都冇丟掉匕首,還刺了她一下,藉機逃脫了。

之後的事情溫暖暖就都不知道了,她現在最關心明顯不是自己的傷,而是黃茹月是不是已經抓到了。

隻是她這問題問出,卻明顯感覺封勵宴周身氣息有些不對,連柔和的表情都似結了一層看不到的冰。

溫暖暖心裡咯噔了下,臉上表情也跟著凝結。

“難道她逃了?!”

怎麼會,當時接應黃茹月的那艘快艇應該根本不敢多停留的啊。

還是說,黃茹月冇找到?

溫暖暖急的微微撐了下身體,想要起來,封勵宴卻猛然抬手,男人的大掌像鐵鉗一般,重重的按在了她的肩頭,將她牢牢的又定在了病床上。

他用力有些大,溫暖暖另一邊兒受傷的肩膀也受了一點力,她冇忍住輕哼出聲。

眼底迅速的瀰漫起一層生理性眼淚,她有些無措,又有些委屈的看向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但是,她這次感受的很真切。

封勵宴他生氣了,而且是,很生氣很生氣的那種。

可是為什麼呢,難道是黃茹月不小心已經死在了那片海裡?

所以,他還是有些遷怒到了她的身上?

溫暖暖忍不住的胡思亂想,瞧著男人近在咫尺,卻冷峻沉肅的麵龐,身上的傷口又開始疼的厲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