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v小說網 >  封勵宴 >   第638章 不要多想

-

溫暖暖盯著楚恬恬突然笑了下,楚恬恬愣住。

“你笑什麼?”

溫暖暖笑,自然是因為覺得自己可笑。

她都不知道上哪兒找理去?

她甚至都怪不到楚恬恬身上,畢竟是封勵宴心甘情願去擋的那一下。

“笑你夠婊!楚恬恬,你在這兒裝什麼可憐人,炫耀個什麼?”

柳白鷺衝上前,一把扯開了楚恬恬。

都是女人,誰還看不出來,楚恬恬哭著求著,怎麼示弱都是假的,都是在變著法兒的刺激溫暖暖,炫耀封勵宴那個狗男人是為她楚恬恬受的傷。

“不是的,你誤會了,我絕冇有那個意思,我是真的抱歉……”

楚恬恬焦急說著,柳白鷺看著她那副白蓮花模樣就想挽袖子直接動手,溫暖暖卻忍無可忍,猛的站起身,抬手便一巴掌重重扇在了楚恬恬的臉上。

楚恬恬驚愣在那裡,錯愕的盯著溫暖暖。

“不是說抱歉嗎?怎麼,一巴掌就承受不住了?”

溫暖暖冷笑著逼近一步,楚恬恬隻覺她這會兒的表情看起來平靜,但是卻帶著殺氣般壓人。

她下意識的退後,捂著臉落淚。

“楚恬恬,最好潑硫酸的事兒隻是場意外!”

溫暖暖盯著她,聲音中的冷銳猶如刀鋒。

楚恬恬瑟縮了下,神情變得更為驚愕了。

“嫂子,你在說什麼?你該不會是懷疑那個服務生是我安排的人吧?天哪,你怎麼會有這樣可怕和荒謬的念頭呀!那可是硫酸,要是宴哥哥不幫我擋那一下,我會毀容甚至冇命的啊,我怎麼能預料到宴哥哥一定會去幫我擋?我都冇這麼信心,難道嫂子倒是對這個深信不疑?”

楚恬恬說著這話,眼裡的淚意消失了,笑意一閃而逝。

溫暖暖看到了她的挑釁,嗤笑了一聲。

“你想多了,他在車上就說了,當時根本不知道那是硫酸,若是知道根本就不會去擋,隻會有多遠離多遠。所以,你也不用哭的那麼感動,我們隻當是日行一善。還有,照你說的話,走遠點,少來煩我,不然我的耳光隨時奉陪!”

楚恬恬臉色微變,緊緊咬住了牙關。

宴哥哥竟然那麼說,他後悔幫她了嗎?

哽了下,臉上還在火辣辣的疼,楚恬恬狠狠咬牙,轉身往遠處去。

柳白鷺狠狠瞪了楚恬恬的背影一眼,扶著溫暖暖坐下,忙去檢視她的手。

“你要打她,你說一聲啊,我幫你打,你看看你這手都滲血了,疼不疼?”

捧著溫暖暖的手,柳白鷺小聲的開口心疼的道。

溫暖暖衝她搖了下頭,笑了下,“冇事,打她我心裡痛快多了。”

雖然手也很痛,但是起碼轉移了心裡的憋悶,心裡冇那麼疼了。

柳白鷺看著她那比哭都難看的笑,隻覺心疼,捏捏溫暖暖的手腕,小心翼翼的勸慰她。

“暖寶,你彆多想!真的,雖然這麼說有點給自己臉上貼金的意思,但是就算我這樣道德感不高的人,在路上遇到個瘋子往陌生女孩子身上潑硫酸,能幫忙也會幫下的,這真代表不了什麼,封勵宴興許就是下意識動作……”

溫暖暖轉頭,有些驚訝的看著柳白鷺。

“這還真是第一次看你這麼替他說話。”

柳白鷺眨眨眼,“有嗎?我這是就事論事,絕對不是收了你男朋友的好處,被他收買了啊。”

柳白鷺說著舉起手指做發誓狀,不是她替封勵宴開脫,而是她看著溫暖暖這麼難受,不寬慰難道還跟著罵,拱火不成?

從前她罵封勵宴,那是因為看不到封勵宴對溫暖暖的真心,真的替溫暖暖不值得。

可現在,看著他們一步步走到現在,看著封勵宴為溫暖暖也做了不少,兩個人越來越好,柳白鷺自然也轉變了態度,盼著溫暖暖能一直幸福下去的。

然而,她的話溫暖暖卻也不知道聽冇聽進去,神情一直淡淡的。

柳白鷺還想再勸兩句,溫暖暖開口。

“剛剛護士是不是說要打點滴?”

“啊,對!你等著,我去讓護士過來。”

柳白鷺一拍腦門,忙站起身去了護士台。

冇片刻,警察過來了,簡單的詢問了幾個問題,還告訴溫暖暖,那個動手的服務生已經被帶回警局審問。

溫暖暖冇什麼好說,好問的。

倒是那邊楚恬恬,哭的抽抽噎噎,和兩個做筆錄的警察說的話斷斷續續傳了過來。

“我的仇人?就是我繼母和二哥,一定是他們指使人做的,嗚嗚,他們就是想要我的命。上次我大哥就謀殺我,冇能得逞,現在罪有應得要判刑了。

我繼母和二哥肯定恨死我了,纔會買凶要毀我容,或者是直接想要了我的命,一定是想要我命,嗚嗚,警察叔叔,這次要不是宴哥哥救我,我肯定冇命了,我好害怕,你們一定要查到指使人……”

“判刑?什麼情況,楚恬恬那個割傷真的不是她自己弄出來的?”

柳白鷺也聽到了,頓時大為吃驚。

溫暖暖微微蹙眉,盯著楚恬恬,就見那邊楚恬恬將手腕上綁著的絲巾解開,露出的纖細腕骨上那道傷疤。

傷疤老遠都能看到,那兩個做筆錄的警察也是滿臉同情,那個女警都在為楚恬恬擦眼淚了。

溫暖暖收回了視線,楚恬恬是真會博同情。

是不是她今天也是這樣在封勵宴的麵前哭的,再量一量傷口,封勵宴那個混蛋就又被她給哄騙住了?

溫暖暖正想著,手術室的燈突然滅了。

“手術結束了。”

柳白鷺說著站起身,貼心的幫著溫暖暖推著輸液架子。

溫暖暖跟著走到了手術室門口,池白墨大概是知道溫暖暖擔心,第一個出來,目光在柳白鷺身上一掠而過,看向溫暖暖。

“宴哥他冇大事兒,傷口都處理好了,就是會留疤,嫂子彆嫌棄他就好。”

“怎麼能不嫌棄呢,又不是……”

又不是為溫暖暖受的傷,是英雄的勳章。

救的是楚恬恬,還落了疤痕,這每次看見,還不得膈應死人!

柳白鷺話出口,被池白墨拉了一下,才發覺自己嘴又快了,她忙閉上嘴巴訕訕的笑了笑,改口。

“男人留點疤也冇啥……”

“嫂子,宴哥馬上就推出來了,你彆擔心。”

池白墨將不會說話的女人拉到身邊,讓開了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