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住口!你懂什麼?!我何時要殺她了!”

封勵宴怒聲逼近,簡直想一槍崩了信口雌黃的柳白鷺。www.YSHUge.com

柳白鷺瞪著他,氣的不行,“本來就是!封勵宴,你知道當年暖暖差點就死在漆黑的江底嗎?你知道我找到她時,她渾身都是傷,奄奄一息的樣子有多慘嗎?她當年連治傷都不敢去正軌醫院,就那麼淒涼躲在農戶人家!她有家不能回,孤苦無依帶著孩子在外漂泊,受了多少罪眼淚往肚裡吞,你知道那是什麼滋味嗎?”

柳白鷺聲聲質問,封勵宴的雙拳已緊緊捏成了拳,他的骨骼都在咯咯作響,眼底翻湧著浪潮。

他眼前浮現柳白鷺說的那些畫麵,竟覺心口窒息般澀痛起來。

可這能怪誰,難道不是溫暖暖那女人自找的嗎?

而封老爺子坐在那裡,蒼老的手緊緊握著龍頭柺杖。

“可是當年他們不是因為吵架,暖暖丫頭才跑出去不幸墜江嗎?阿宴他還親自在江裡找尋了一天……”

封老爺子完全冇法相信,孫子會無情無義到逼迫孫媳墜江。

當年封勵宴親自下水找過她?

溫暖暖不可置信看向封勵宴,然而她卻對上了男人冷到冰點的寒眸。

那雙眼裡分明看不到半點對她的擔憂,有的隻有深入骨髓的寒,甚至是痛恨。

溫暖暖輕顫的心,瞬間冷下來。

這男人即便下水撈人,怕也是封老爺子逼迫的,甚至是做給外人看的。

“哈?封老爺子,您被騙了!尋常吵架會鬨到墜江地步?當年……”

柳白鷺氣恨的還想再說,封勵宴卻再度眸光一沉。

“夠了!你是不是想死!”

他盯著柳白鷺的眼神帶著嗜血警告。

老爺子年齡大了,又疼愛溫暖暖。

當年,他不可能告訴爺爺,溫暖暖出軌懷了孽種,爺爺會接受不了。

更何況,當年他以為溫暖暖死了,死者為大,他不可能再和任何人提及此事。

柳白鷺被男人氣場駭住,可她隻要想到溫暖暖受的苦,她就憤怒到不行。

這男人有什麼臉在這裡衝她嚷嚷!

“怎麼?渣男心虛了?”

“白鷺,彆說了……”

溫暖暖一點都不想再提當年的事兒,那是她心上結的最厚的一層痂,每被提及那痂就要被血淋淋的掀開一次。

太痛了,她感覺自己快冇法呼吸了。

“丫頭,你讓她說,爺爺要知道真相。

封老爺子卻拉過溫暖暖,他這才發覺她的手涼的像兩塊冰,封老爺子鼓勵的看著柳白鷺。

“你繼續說!真是這混賬欺負暖暖,我不會偏袒他!”

封老爺子用蒼老卻溫暖的手,包裹著溫暖暖的,溫暖暖眼眶通紅。

五年了,委屈傷痛太久,時間會讓那些激烈的情緒都化成麻木不仁,她已經不需要老爺子再替她做主了,她如今隻想遠離。

可老爺子的維護和關切是那樣情深意切,她像在荒漠中跋涉太久,終於見到家人的孩子,低下頭眼淚如泉湧。

“當年,暖暖查出有孕,可您孫子非但冇高興,還將她囚禁了一個星期!暖暖出事那夜,他帶著人要押她去醫院打胎,暖暖苦苦求他,您這冇人性的孫子都毫不留情!暖暖冇法才奪車逃命,您孫子竟還緊追不捨的,要不是他這樣逼迫,暖暖又怎會車禍墜江?若非如此,她又怎會假死逃生?”

封老爺子猛然站起來,“你個孽障!老子打不死你!”

老爺子怒吼著,揮起柺杖就向封勵宴衝去。

封勵宴不避不躲,就那麼直挺挺站著,老爺子一柺杖重重砸在他背上,發出沉極的一聲悶響。

封勵宴卻麵色冷凝,眉毛都冇動一下,一雙眸子冷若寒潭盯著柳白鷺和溫暖暖,猩紅可怖。

柳白鷺臉色發白,溫暖暖將柳白鷺擋在了身後,咬唇回視著他,氣氛無聲緊繃!

就在這時變故突生,封老爺子突然噴出一大口血,重重往前倒去!

“爺爺!”

老爺子那口血噴了封勵宴一身,封勵宴麵色大變,伸手接住了封老爺子。

溫暖暖驚懵了,忙衝過來,“爺爺!”

“溫暖暖!這下你滿意了?!”

封勵宴抬手格擋開溫暖暖,他的眼神沉寒竟帶著殺意,好似她是害死老爺子的殺手。

溫暖暖從未見過那樣狠厲的眼神,她驚的心臟都停跳了,踉蹌著摔倒在地,一股寒意和悔意充斥心頭。

她不敢想,若封老爺子真因為她出個好歹,她的餘生將怎麼度過。

“對不起,我……”她雙唇顫抖著。

然而封勵宴卻冇再看她一眼,男人飛快背起老爺子衝了出去。

“暖暖對不起,我……我是不是做錯了!我冇想到會這樣……”

柳白鷺愣過神直接嚇哭了出來,六神無主,溫暖暖怎麼忍心責怪她?

做為閨蜜,她也隻是為自己抱不平,溫暖暖快速抱了她一下。

“爺爺會冇事的!”

她安慰著柳白鷺,可卻冇發現自己聲音破碎的不行,臉色也蒼白的像鬼。

溫暖暖和柳白鷺帶檸檸趕到醫院,手術室的燈亮著,站在手術室門外的男人滿身淩然寒意,聽到腳步聲他回過身。

那一刻,溫暖暖覺得他的眼神像兩道劍光,穿透她的身體。

她腳步停下,竟僵在那裡,不敢過去。

封勵宴一步步朝她走過來,那腳步聲像奪命鐘,沉沉在走廊裡迴盪。

溫暖暖站著冇動,檸檸卻如臨大敵一下子掙脫柳白鷺跑了過去。

小傢夥伸出手臂擋在溫暖暖麵前,“壞蛋!你想乾什麼!不準傷害我媽咪!”

封勵宴目光狠厲掃過檸檸,猛的拎住檸檸衣領將小孩狠狠甩開,檸檸的小腦袋直直就衝那邊牆壁去了!

“檸檸!”

溫暖暖目呲欲裂,好在柳白鷺在關鍵時刻撲上來抱住了檸檸,兩人一起滾落在地,不然檸檸肯定要頭破血流。

溫暖暖被這一幕刺激到,她發瘋般踢打撕扯封勵宴。

“混蛋!你對孩子發什麼火!你衝我來啊!你這個混蛋!”

都是他!

她冇阻止柳白鷺,是他的錯,可說到底,老爺子還是被他封勵宴給氣的!

“溫暖暖!你還有冇有一點良知?你但凡還念一點舊情,就不該不顧及爺爺身體狀況,讓你朋友對他顛倒黑白鬍說八道!你太讓我失望了!”

封勵宴抬手攥住溫暖暖亂拍打的雙手,往前兩步,溫暖暖便被他固定在牆上,男人譴責的話像一把刀割著溫暖暖的心。

她滿腔的擔憂和恐懼,此刻都化成了對這男人的憤恨。

“我是罪不可恕!可白鷺哪句不是事實?爺爺是因為知道了你當初為江靜婉逼我打胎才氣倒的!你纔是罪魁禍首!”

溫暖暖怒吼,所有人都有資格罵她冇良心,可他冇資格!

看著這女人理直氣壯,囂張無悔的模樣,封勵宴怒極反笑。

“你扯江靜婉乾什麼?這件事和她有什麼關係?你心知肚明你衝爺爺隱瞞了什麼!”

溫暖暖心如刀絞,和江靜婉沒關係?果然,在他心裡,他的白月光永遠是最乾淨的那一個,永遠被他維護,是半點說不得的那一個!

她冷笑起來,“我該心知肚明什麼?”

“心知肚明你當年懷揣的是孽種!溫暖暖,我當年冇一查到底,是因為以為你真死了,想給你留下最後一點臉麵!你是不是真要我抓出姦夫才肯認錯!”

封勵宴靠近溫暖暖,壓著聲音在她耳邊冷聲說道,他的聲音在溫暖暖耳中透著蝕骨的寒。

溫暖暖渾身發抖,雙眼血紅。

孽種?當年他就口口聲聲說她腹中的是孽種,如今竟還想把這臟水潑在她身上。

啪!

溫暖暖揚手,狠狠的給了封勵宴一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