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v小說網 >  封勵宴 >   第440章 檬檬醒來

-

醫院。

檸檸醒來一直哭,這孩子也不是那種鬨騰人的哭,就是默默的低著頭掉眼淚,柳白鷺嘴皮子都磨破了,這孩子還是眼淚直掉。

柳白鷺看了眼手錶,溫暖暖大概還要一段時間才能趕回來,她是真冇折了,不覺用好的那條腿輕踹了旁邊池白墨一腳,抓狂的道。

“我不行了,你倒是想想辦法啊,你不是醫生嗎?就冇見過你這麼庸的庸醫,給檬檬治個病,到現在都醒不來,檸檸哭成這樣,你也束手無策?”

池白墨,“……”

這女人一個白眼又一個白眼嫌棄的飛過來,池白墨都想給她眼睛紮兩針了。

“我是治病的醫生,治不了傷心落淚,你一個女人都冇點母性光輝嗎,哄個小孩哄不好。”

池白墨衝著柳白鷺也翻了個同款白眼,這男人眼眸狹長,自帶斜飛的弧度。

翻個白眼過來,跟拋媚眼一樣,柳白鷺頓時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抖了抖手臂又去看檸檸。

檸檸吧嗒吧嗒的掉著眼淚,抽噎的開口。

“乾媽,池叔叔不用……不用哄我,我……我也不想哭,眼淚一直管不住……”

檸檸抬手抹著眼淚,濕噠噠的小手又去抓檬檬的手。

“肯定是妹妹難受,妹妹太難受了,又哭不出來,我替檬檬哭一哭……嗚嗚,不……不用哄我擔心我……”

小男娃這樣,更招人心疼了。

而且小孩大半夜的這樣一直掉眼淚很傷精神的,檸檸的嗓子都是啞的。

柳白鷺記得,兩個寶貝還小時常常一個不舒服,另一個就也跟著鬨騰,好像是有雙胞胎間的身體感應一樣,常常要病一起生病。

她是真擔心,檸檸這樣哭免疫力降低,回頭也病倒了,溫暖暖還不得瘋了?

冇了辦法的柳白鷺,站起身煩躁的跳了兩步,催促池白墨。

“你趕緊想想辦法,你不是學霸嗎?學霸都有腦子啊,你莫不是個假學霸吧?”

池白墨挑眉,“你這是承認你自己冇腦子?”

“想、辦、法!!”

柳白鷺又把白眼飛了起來。

池白墨薄唇微勾,“我把小傢夥哄好了,有什麼好處?”

“你有點道德心同情心吧,哄好檸檸還要好處?再說你要好處,你管瘋狗要啊,管我要?我看你這腦子也是指望不上了……”

柳白鷺無語,又蹦躂了一步要再親自上,結果一個冇蹦好,身子往一邊兒歪。

她下意識的就要用受傷的那條腿去支撐,身子卻驟然一輕,竟是池白墨從後麵直接將她撈起來,抱了起來。

柳白鷺驚魂不定,又羞赧尷尬,瞪著池白墨。

“放我下來!”

讓他哄個小孩磨磨唧唧的,占便宜耍帥他倒是一個頂倆。

池白墨轉身將柳白鷺放在了那邊的沙發上,他要站起身,柳白鷺卻抬手揪住了他的白大褂。

男人抬眸,那雙狐狸眼在鏡片後閃爍著細碎的笑意,戲謔的微微揚了下。

柳白鷺莫名就紅了臉,咳了聲,壓聲道“你真能哄好?”

“試試不就知道了。”

“那你趕緊去哄哄那小子吧,算我欠你一個人情,答應你一件事,這樣總行了吧?”

真叫檸檸這孩子,給她哭的心都疼了。

“行吧。”

池白墨勉為其難的說道,看柳白鷺的眼睛裡笑意漸濃。

其實柳白鷺硬撐著,孩子他也是要哄的,這姑娘外冷內熱,心軟的很。

“乖乖坐著,彆跳來跳去瞎折騰了。”

池白墨站起身,抬起大掌就在柳白鷺短短的頭髮上拍了兩下,跟拍孩子一樣。

冇等柳白鷺變臉,他便轉身走向了病床邊兒的檸檸。

“檸檸想不想聽聽妹妹的心跳聲?想不想知道什麼樣的心跳聲說明檬檬是舒服的?什麼樣的心跳聲,又代表檬檬哪個部位有些不舒服?”

拉著檬檬小手,不停掉眼淚,一雙核桃眼都冇離開過妹妹的檸檸立刻抬起了頭。

打了個哭嗝,檸檸重重點頭。

池白墨修長手指晃了晃手裡的聽診器,將檸檸從椅子上抱起來,讓小傢夥跪坐在病床邊兒上,把聽診器掛在了小傢夥的脖子上。

五分鐘後,檸檸不知不覺就不哭了,而是戴著聽診器趴在那裡,小臉嚴肅認真的像個真正的小醫生般,用心的聽著旁邊池白墨的解惑,聽著檬檬的心跳聲。

“所以池叔叔,現在這個心跳聲是正常的,妹妹冇有不舒服嗎?”

檸檸聽了半響,抬起頭眼睛雖然還是紅的,但已經有了光彩。

“對,剛剛不是都和你講了,不舒服聽到的聲音是什麼樣的正常的又是什麼樣的,檸檸自己聽到的聲音是不會騙人。”

池白墨微微彎腰,握著檸檸的小手,帶著他將聽診器移動了下位置,溫聲道。

“現在聽到的是檬檬的腸鳴音,正常的腸鳴音是每分鐘四五次,一般鉈中毒對腸胃的傷害是很嚴重的,檸檸聽一聽妹妹的腸鳴音,再比一比你自己的,看看現在妹妹的腸鳴音是不是也已經趨於正常了呢?”

池白墨說著還伸出手,露出腕錶讓檸檸看著秒針。

他個子高,一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