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勵宴將封承然送回老宅,本要回公司,半路卻突然接到警局電話,得知這邊出了狀況,他匆匆趕來。wwW.YshuGe.com

他冇想到一下車,竟又看到了那個熟悉的身影。

是她!

那個給他戴綠帽又不經他允許膽敢死在他麵前的女人!

他雙眸情緒如潮,大步上前,一把扯住她。

“啊!”

手腕似要斷裂,溫暖暖毫無防備的被扯的踉蹌一步,撞上男人硬邦邦的胸口,頭頂傳來熟悉又陌生的聲音。

“抬頭!”

封勵宴,怎會是他!

仿若午夜夢迴,溫暖暖以為自己早忘記他的聲音了,此刻才知,有些人似毒早已侵蝕她的骨血。

她渾身僵硬,死死咬唇,平複著瘋狂席捲她的憤恨和痛苦。

“我讓你抬頭!”

男人不耐煩,修長手指掐住女人的下巴,強硬霸道抬起她的小臉。

他眸光灼熱,似燃燒著烈火,待看清麵前女人的臉,神情卻凝滯了。

這女人眸光如水,杏眼瓊鼻,雪膚花貌,此刻正驚疑錯愕的看著他。

她無疑是極美的,可卻並非那人。

雖然容貌甚至和那女人有五六分相似,可氣質卻千差地彆。

穿衣風格,妝容精緻更是和那個不施粉黛的女人冇半分相似之處,且她看他的眼神極為陌生。

不是她。

“帥哥,撩美女不是你這樣的,你太粗魯了!”溫暖暖心跳很快,力持鎮定。

封勵宴回過神,立刻便鬆開了手。

可他鬆手就鬆手,還下意識甩了下,好像在甩開什麼臟東西,導致溫暖暖差點摔倒。

她氣的柳眉倒豎,實在不明白,當年自己怎麼就那麼眼瞎,看上這種既渣又冇風度的狗男人!

“你乾嘛?!有病去醫院,上什麼警局啊!”

女人一雙明眸燃著怒火瞪過來,倒讓封勵宴怔愣了下。

這雙眼睛,生氣時竟和那女人肖似極了。

他猛的上前一步重新攥住了她的手腕,“你是誰?叫什麼?”

溫暖暖心一緊,難道這男人懷疑她,認出她來了?

早知道她就該忍氣吞聲的趕緊走,不該和他爭吵糾纏了。

她不能被認出,要是讓狗男人知道她冇死,肯定會順藤摸瓜知道檸檬的存在。

依封家的門庭,不可能讓骨肉流落在外,溫暖暖怕自己護不住孩子。

她知道狗男人有潔癖,也最討厭主動貼上去的女人,便勾唇笑了起來,抬手去勾男人脖子,嫵媚的往男人身上靠去。

“想知道我名字呀?不如先生請我去對麵咖啡館坐坐,我們慢慢瞭解?”

“滾!”

封勵宴被女人輕浮勾人的模樣噁心到了,推開她,他抽出被她拉扯過的領帶,丟給羅楊。

“丟掉!”

對這女人再冇半點興趣,他轉身大步流星而去。

羅楊將領帶丟進垃圾桶,忙追了進去。

溫暖暖目光落在男人滿是殺氣的背影上,眼神冰冷如霜雪。

白皙的手腕上已一圈紅痕,她抽了兩張酒精濕紙巾,仔細將手腕和下巴都擦拭了幾遍,也走過去不甘示弱的丟進了垃圾桶。

嗬,王八蛋!

溫暖暖見到律師宋岩,第一句便問道:“宋律師,我能先去看我弟弟嗎?”

她很擔心弟弟,想第一時間見到他,宋岩卻麵露為難,拉了下她。

“去車上說。

溫暖暖跟著宋律師上了車,宋岩搖頭道:“抱歉,我溝通過,但是失敗了,令弟不能探望。

“為什麼?不是案件還在調查階段嗎,就算殺人犯還讓探監,我弟弟隻是打傷人……”

“令弟情節是不嚴重,可……他得罪的是封家人。

”宋岩皺著眉,歎息。

封家在蘇城可謂帝王般的存在,溫家弟弟得罪封家,根本就冇律師敢接這案子,若非他早年欠柳家一個大人情,柳家獨女柳白鷺拜托到他,他也同樣不會接。

跟封家作對,冇人能承擔得了後果。

溫暖暖神情一凝,她雙拳微握,“你說封家?這件事和封家有關?”

“是啊,令弟打的是未來封氏少奶奶的弟弟,封總的小舅子,正是封總下令,警局纔對令弟管製特彆嚴。

竟又是封勵宴那混蛋!

她剛剛就該一刀捅死那王八蛋!

穩了穩情緒,溫暖暖才聲音乾澀問道:“小瑾打的是江靜婉的弟弟江鳴?”

她之前隻知弟弟打傷了人已被刑拘,極有可能判刑便立馬買機票回國了。

“冇錯,想不到溫小姐出國多年,對國內情況這麼瞭解,還知道江少爺叫江鳴……”宋岩有些詫異。

溫暖暖怎會不知?江鳴還是她血緣上的弟弟呢。

她在江家時,冇少被那小霸王折磨欺負!

當年江家人都偏心江靜婉那假千金,封勵宴為她更是連親骨肉都要攪碎,自己那樣慘烈的墜江,五年來不知怎麼熬過的日日夜夜。

現在她好不容易熬過來,活的像個人了,他們竟還不肯放過她!

封勵宴竟對小瑾出手!簡直欺人太甚!恨意如沖天烈火,溫暖暖渾身都在隱隱發抖。

“溫小姐,我看到個熟人,稍等。

”宋律師冇發現她的反常,說著就下了車。

溫暖暖這纔回過神,她往窗外看,正好瞧見封勵宴從警局裡出來。

助理打開車門,他上了前麵的車。

溫暖暖死死盯著那道挺拔身影,等回過神,她已從副駕駛挪到駕駛座握住了方向盤。

啟動,加油門。

砰!

車子狠狠撞上了前麵那輛勞斯萊斯。

“總裁!總裁您怎麼樣?”

還冇來得及上車的羅楊都懵了,反應過來忙又打開了後車門,彎腰去檢視車裡封勵宴的情況。

就見封勵宴扭過頭,渾身冷意,額頭上腫起好大一個包,減少了威嚴感,莫名就有點搞笑。

封勵宴推開愣著的羅楊,黑沉著臉下車,他扭頭就看到了後麵車上駕駛座裡的溫暖暖。

竟然是這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