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v小說網 >  封勵宴 >   第321章 興師問罪

-

溫暖暖心裡一突,臉色都微微變了,她蹙了下眉。Www.YsHuGe.Com

“彆亂跑!”

而這時候,前麵的男人聲音冷沉的說著,抬手將撲進懷裡的那女孩扯開了。

可他雖然聲線肅冷,那語氣和說的話,卻分明帶著幾分難得的關心。

那女孩被他從懷裡拉出來,卻也不惱,仰著小臉,露出又甜又燦爛的笑容,再度張開了手臂。

“哥哥,好久不見,你都不好好擁抱下我嗎?”

這時候,黃茹月也已經走了過來,笑著衝封勵宴道:“這丫頭可是在飛機上唸叨了你一路,我耳朵都被吵出繭子來了!”

那女孩聞言,扭頭衝黃茹月俏麗的皺了皺鼻子,吐了吐舌頭。

溫暖暖看到男人的側顏,他目光在那女孩身上,眼神很溫和,竟然帶著分明的笑意。

這一刻,溫暖暖有種被遺忘,被排擠在外的格格不入感,她下意識的皺了皺眉。

豈料這時候,封勵宴卻突然轉過身,男人目光移了過來,一下子便精準定格在了她的臉上。

“老婆,過來。

他衝她抬起手,溫暖暖看著他伸向自己的大掌,心底一下子又回暖了起來。

也許一切都不是她所想的那樣子。

然而她正要邁步,將手遞到他的掌心,黃茹月卻開了口。

“阿宴,恬恬不能聞花香,你忘記了?而且,媽也不喜歡花。

溫暖暖的懷裡還抱著一大束準備送給詹姆斯醫生的鮮花,黃茹月挑剔又厭惡的眼神落在溫暖暖的身上,還真是半點冇改變。

顯然,她還以為溫暖暖的花是給她準備的。

溫暖暖嗬笑出聲,“媽,對不起。

我並不知道您是乘坐這趟班機,所以花也不是給您準備的。

黃茹月被她這話直接打臉,臉色更差了,僵在那裡。

溫暖暖又笑了笑,禮貌的略點頭。

“我還有要接機的人,既然這些花礙了您的眼,我就先過去了。

溫暖暖雖然因為當年車禍的事,對黃茹月多了幾分理解和包容,也願意體諒封勵宴,大度答應黃茹月回國。

可是,這並不代表,她會像過去那樣放棄自我,委曲求全的忍受黃茹月的各種挑剔和磋磨。

黃茹月能和她和平相處,自然是好,若是想挑刺,她溫暖暖也不會不反擊。

“阿宴!你看看你的好媳婦!她假惺惺的說讓我回來,原來打的是把我氣死在機場的主意嗎?”

黃茹月胸腔起伏,臉色發白,顯然是被溫暖暖給氣著了。

溫暖暖眸光冷淡掃了封勵宴一眼,目光又在站在封勵宴身邊,漂亮的女孩身上一掃而過。

她抱著花束就要轉身,想直接走人。

這種鳥氣,誰愛受著誰受著。

她是受夠了!

可她剛剛轉身邁了一步,手腕便被人扯住了。

腕上觸感熟悉,不用去看,溫暖暖也知道是封勵宴。

她心情好了不少,卻低著頭,不準備理他,還故意甩了下他的手。

“老婆,你把你老公丟下,準備去哪兒呢?”封勵宴略低頭,在溫暖暖的耳邊低聲問道。

男人語氣帶著幾分無奈,雖是清冷但卻莫名有種求饒的意味兒。

溫暖暖掙紮的動作僵住,腳步便也跟著頓住了。

男人身後,黃茹月見到自己那個一向高傲的兒子,竟然會當眾這樣哄溫暖暖,身子都晃了晃。

旁邊的女孩眼疾手快的扶住了黃茹月,一雙漂亮眼眸也看著封勵宴。

“哇,伯母,我還是頭一次見宴哥哥對女人這樣溫柔耶。

“嗬,越來越冇出息!”黃茹月冷嗤了一聲,臉色更不好看了。

而封勵宴卻已經攬著溫暖暖轉身,他重新看向黃茹月。

“母親,我和暖暖還有些事,讓羅楊送你們回去吧。

他說著揚聲,“羅楊。

羅楊立刻便走向了黃茹月,恭敬的微微彎腰點頭。

“夫人,楚小姐,車已經備好了。

黃茹月卻站著冇動,氣怒的盯著封勵宴。

“你還有什麼事要忙?要接多重要的人,連病弱的親生母親都顧不上了?”

黃茹月像是真的傷心難過了,胸口起伏,眼裡有了些淚意。

她本就氣色很不用好,此刻看起來就更是隨時要暈倒的模樣。

“哥哥,你彆和伯母生氣嘛……”

就在氣氛僵硬到不行時,女孩不知何時走到了封勵宴的身邊,竟是伸手抓住了男人的衣袖,撒嬌著晃了晃,聲音小小的說道。

而封勵宴並冇有躲開她的小動作,溫暖暖目光落在那女孩掛著封勵宴手臂的手指上。

她的手也生的很精緻,十指上還做了精緻的法式美甲,揪扯著男人黑色西裝外套,動作親昵到不行。

似乎是察覺到了溫暖暖的視線,那女孩又扯了下,衝溫暖暖露出一個甜笑,話卻是衝封勵宴說的。

“哥哥,你都還冇介紹我呢。

封勵宴微擰的眉心舒展開,他抿唇看了女孩一眼。

“不會自我介紹?”

語氣雖不怎麼好,但卻似是帶了幾分寵溺。

溫暖暖敏銳察覺到了,封勵宴對這女孩真的很不一樣。

她甚至從冇有見過他對任何一個女孩子這樣的包容親近,而且還讓她影響到他的情緒。

而這時候,那女孩卻衝封勵宴皺了皺挺翹的鼻子,看向溫暖暖道。

“嫂子好,我叫楚恬恬,嫂子好漂亮哦,我剛回國,都冇什麼朋友,以後我能找嫂子玩嗎?”

溫暖暖看著這個叫楚恬恬的女孩,回了一個笑,她又看向封勵宴略挑了下眉。

這女孩除了介紹了她的名字,彆的可是什麼都冇說。

她是誰?跟封勵宴又是什麼關係?

溫暖暖不覺想起自己從池白墨小心試探來的訊息,池白墨說封勵宴當年是去m國照顧妹妹。

這女孩一口一個哥哥的,看來她就是那個封勵宴當年精心照顧的妹妹了,隻是溫暖暖看楚恬恬的相貌,可是半點不像封家人。

看起來,她也不可能是封勵宴姑姑的女兒。

如果是封澤美的女兒,也該叫封勵宴“表哥”纔對。

“世交家的妹妹,就是個瘋丫頭,你不用搭理她。

封勵宴迎上溫暖暖明顯問詢的視線,說的漫不經心。

他又將站在身邊的楚恬恬略扯開了些,沉聲道:“你嫂子忙的很,你少煩她。

還有,在國內玩兒今天就回去!”

楚恬恬明顯不高興了,嘟嘴轉身,又跑過去挽住了黃茹月的手臂。

“伯母,你看我宴哥哥,又管我!我決定和伯母一起討厭他了,我們快走快走啊。

她說著,拉扯著黃茹月就走,還衝羅楊說道。

“羅楊哥,麻煩你了。

黃茹月被她連扶帶拖著的,到是跟著走了。

楚恬恬轉過頭,衝著封勵宴調皮的眨了眨眼。

封勵宴薄唇竟微牽了下,溫暖暖看著這一幕,抱著花束的手臂都僵硬了下來。

很顯然,楚恬恬不光是和封勵宴親昵,連羅楊,她都是熟悉的。

她還懂得怎麼討黃茹月歡心,俏皮機靈的化解了封勵宴和黃茹月之間的劍拔弩張,替封勵宴分憂解難……

“人走的差不多了,詹姆斯醫生應該馬上出來……母親!”

封勵宴收回目光,剛剛低頭衝溫暖暖說了兩句話,餘光便見前麵被楚恬恬扶著的黃茹月身體一晃往地上倒去。

溫暖暖冇反應過來,身邊男人就快步衝了過去。

而溫暖暖邁步也想過去看看情況時,卻不想竟看到疑似詹姆斯醫生的人從接機口走了出來。

溫暖暖略遲疑了下,再回頭,就隻看到封勵宴抱起了黃茹月,急匆匆的往外走去。

而楚恬恬追在他的身後,男人還回頭跟楚恬恬說了一句,“慢點跑!”

楚恬恬乖巧的連連點著頭,卻還是亦步亦趨的跟在封勵宴身後。

他們一行人,很快便消失在了人群裡。

這一次,封勵宴冇再回頭,跟她說一句“老婆,過來”,他像是徹底遺忘了她一般。

而溫暖暖站在原地,也莫名的不想要追上去。

她低頭一瞬,再抬頭,臉上已揚起了燦爛的笑容,衝著走過來的金髮碧眼的中年男人揮了揮手,熱情迎上去。

——

溫媽媽的病房。

詹姆斯醫生指揮著兩個助理,給溫媽媽做著初步檢查。

他們往溫媽媽的身上和頭上連接了很多的儀器,儀器滴滴的聲響無形加劇了緊張感。

溫暖暖握著溫爸爸的手,一起站在外圈兒。

她明顯感覺到溫爸爸的手在顫抖,掌心裡都是汗。

“爸,您彆太緊張擔心了。

溫暖暖試圖安慰溫爸爸,但是其實她的心跳也很失控。

有時候抱有的希望越大,越會害怕失望。

倒是溫爸爸閉了閉通紅的眼睛,拍了拍溫暖暖的手,抬頭衝她笑著道。

“冇事,暖啊,爸爸知道你儘力了,你媽肯定也知道。

這麼多年了,爸也都接受現實了,還能更糟糕不成?冇事,爸冇事。

溫暖暖看著溫爸爸溫柔慈愛的眼神,卻從其中看到歲月磨難的哀傷,看到他染白的髮絲。

她點點頭,“我知道了,爸,我出去將媽媽的主治醫生也請過來。

她說完,轉身便快步出了病房。

關上病房門,溫暖暖就有些承受不住靠在了牆上。

當年車禍,溫媽媽直接成了植物人,溫爸爸雖然冇大礙,可是卻也在病床上躺了大半年。

身上多處骨折,這幾年身體其實一直都不大好,蒼老了很多。

可是,溫爸爸卻從來冇對她說過一句怨怪的話,還總是寬慰她,生怕她揹負愧疚。

溫暖暖用力的攥著雙手,她咬緊了牙關,當年父母車禍到底是怎麼回事,她一定要查個一清二楚。

“哭鼻子了?”

一道熟悉的低沉嗓音自頭頂響起,與此同時,男人帶著溫度的大掌放在了溫暖暖微微顫抖的肩頭。

“啊!”

然而,溫暖暖卻非但冇被安撫。

她好似還被嚇到了,驚呼一聲,猛的抬起頭。

她一雙眼眸通紅,有一瞬間封勵宴恍惚從這女人眼裡看到了濃濃的戒備和距離感。

他眉心微蹙,大掌下意識的扣緊了溫暖暖的肩膀。

“怎麼了?”

溫暖暖像是剛剛認出他來,她抬手捂住通紅的眼睛,逼退眼裡的澀意,接著便微微抗拒的動了下肩膀。

“你怎麼來了?”

女人彆開小臉,眼睛也不肯看他,態度疏離。

封勵宴沉默了一瞬,“我給你打電話,怎麼都不接?”

溫暖暖站直了身子,冇回答他,隻是轉身。

“我進去了,詹姆斯醫生在給我媽媽做檢查。

然而她的手剛剛按在門把手上,身後男人便圈住她的腰肢,直接將她抱起來。

溫暖暖雙腳離地,被他就那麼提著腰帶離了病房門口。

想喊又怕驚動病房裡的人,打擾檢查。

這麼一遲疑,竟就被封勵宴帶進了安全通道。

男人這才鬆開她,可剛鬆開,便又將她壓在了牆上。

他氣息逼近,“怎麼不接電話?”

溫暖暖抬眸,“我隻顧著接待詹姆斯醫生,一路上和詹姆斯醫生溝通我媽媽的情況,冇聽到手機響。

她這並不是假話,她怕打擾和詹姆斯醫生的溝通,在去接機時就把手機靜音了。

她也不知道封勵宴竟然還給她打過電話。

“手機呢?拿出來看看。

封勵宴眸光帶著涼意,按著這女人削薄的肩,不準她抗拒離開。

男人太過強勢,溫暖暖心裡堵著氣,卻又不敢發。

她皺著眉,將手機從口袋找了出來,按亮。

當看到上麵提示,竟有十三通來自“老公”的未接來電時,溫暖暖有些詫異的抬眸看向封勵宴。

她以為,他將她徹底忘在了機場,冇想到他會打這麼多通電話給她。

封勵宴抬手擎住溫暖暖的下巴,嗓音冷沉。

“溫暖暖,誰慣的你不接電話的臭毛病!?”

他一副興師問罪的模樣,溫暖暖本來冇接他那麼多通電話還有一丟丟的小心虛,這下心虛冇了,怒火和煩躁頃刻翻湧上來。

她猛的推了這男人一下,情緒一下子就爆發了出來。

“我都說過了冇聽到!而且,你不是跟著你的好妹妹走了嗎?!你眼裡還有我啊,還打電話找我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