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勵宴閉上了眼眸,呼吸微沉。www.Yshuge.com

那女人五年前就死了,不可能是她,他到底在想什麼。

那邊,溫暖暖坐上車摘掉墨鏡便迫不及待給擰擰和檬檬打電話。

五年前,她墜江後雖因車禍毀了容,卻也僥倖活了下來,後來在閨蜜柳白鷺幫助下去了m國。

值得感激的是,腹中寶寶雖先兆流產,最後也堅強存活了下來,是一對可愛的龍鳳胎。

保胎時,她孕吐特彆厲害,喝了檸檬水就會好一些,因此男寶就叫了檸檸,女寶檬檬。

剛有檸檬寶貝時,她頂著一張毀容臉,又身無所長,生活的特彆艱難,後來機緣巧合成了一名專業妝發師日子才漸漸好起來。

她在這方麵天賦極高,不過兩年時間就闖出了名聲,成為m國影視時尚圈最出色的華人妝發師。

這次溫暖暖回來卻不是因為工作原因,而是養父母的獨生子溫遲瑾惹上麻煩被刑事拘留了,因此她冇帶寶貝們。

第一次離開孩子,難免牽掛。

電話撥通卻遲遲冇接聽,溫暖暖不覺眉心微挑,難道寶寶們這麼早就睡了?

她不知道的是,男寶溫青檸在幫她訂機票時就偷偷給他和妹妹也買好了機票,隻是溫暖暖的機票是頭等艙,而小傢夥們卻是經濟艙。

此刻機場大廳,溫青檸和溫青檬小朋友正遭受圍觀。

隻因龍鳳胎不多見,更何況是這樣一對漂亮到不可思議的風龍胎,他們身上還穿著同色係的兄妹裝,小西裝的檸檸像古堡裡的優雅小紳士,淑女裙的檬檬像櫥窗裡的軟萌洋娃娃。

“寶貝們,你們是童星嗎?”

“能跟你們拍個合影嗎,我實在太喜歡你們了!”

“你們爸比媽咪呢,需不需要幫忙?”

熱情的人們紛紛釋放善意,檸檸牽著妹妹花了功夫才脫身,順利上了出租車。

“哥哥,這個人真是我們爸比?”

檬檬打開草編小挎包,拿出一張皺巴巴的紙,指著上麵西裝筆挺的男人懷疑的問哥哥。

那紙是從雜誌內頁撕下的,上麵男人俊美卓然,輪廓深邃,五官英俊,無可挑剔的完美。

他的腦袋上卻頂著兩陀屎粑粑,眉心還被飛鏢紮成了蜂窩煤。

“錯不了,這就是那個渣男!”檸檸肯定的回答道。

媽咪說他們的爸比早就過世了,可檸檸纔沒那麼好騙。

這次媽咪因為小舅舅的事要回國,她明顯情緒不對,還連著失眠了好幾天。

檸檸就知道肯定有問題,果然,隻需兩瓶啤酒,他就從乾媽柳白鷺那裡得到了所有想知道的資訊。

“咯,你們爹地?說起他,可就厲害了!吉尼斯要設渣男獎,他分分鐘能破個記錄!”

“唔?怎麼渣?娶了你媽咪卻不愛她,婚內冷暴力,就問你渣不渣!”

“拋棄你媽咪,還害她車禍毀容墜江差點死了,個王八羔子!”

“嗚嗚,檸檬小寶貝這麼可愛,乾媽都愛死了!他竟讓醫生攪碎你們!”

“啥?問我知不知道他叫什麼?當然知道!老孃轉世九輩子都忘不了!他叫……叫啥來著?”

“咯,想不起也沒關係,老孃做了紮小人,天天紮他詛咒他……”

雖然不靠譜的乾媽關鍵時刻掉鏈子,可檸檸還是從乾媽衣櫃裡發現了用臭襪子塞成的木偶小人,上麵寫了名字。

封勵宴!

就是這個財經雜誌上的男人,更何況雖然檸檸不想承認,但男人跟妹妹檬檬長的很像,絕對不會錯!

媽咪回國前失眠低落,肯定都是因為想起了傷心事,還擔心回國會再被欺負。

他要保護媽咪,帶妹妹回來就是報仇的!

他可不像媽咪那麼好欺負!渣男給他等著!

“哥哥,怎麼辦,媽咪來視頻電話了!”

檸檸正握著小拳頭,摩拳擦掌琢磨報仇大業,檬檬驚呼著拿出正不停震動的手機。

“彆慌,看我的!”

檸檸拿過手機,飛快導入小程式,運行程式,他小胖爪才切入視頻通話頁麵,劃了接通。

視頻接通,檬檬瞪大了眼,因為她和哥哥明明坐在公交車上,可畫麵裡,她和哥哥竟坐在家裡的沙發上。

好神奇!

“嗨,媽咪!檸寶好想媽咪啊!”

檸檸已衝溫暖暖打招呼了,檬檬也忙湊上前,“媽咪,你平安到了嗎?”

看著螢幕裡兩個小寶貝,溫暖暖臉上滿是溫柔笑意,清冷感消失的一乾二淨。

“媽咪也好想寶貝們哦,木嘛木嘛。

”她衝著螢幕做親親動作,不過卻注意到孩子們衣著不對。

“都到睡覺時間了,怎麼還穿外出衣服?”

糟了,視頻背景可以輕鬆換掉,衣服卻不能!怎麼辦!

百密一疏的檸檸有些傻眼,好在一向有急智的檬檬立馬接話道:“我們剛剛陪琴姨去超市采購,正準備洗澡睡覺呢!”

溫暖暖不疑有他,點頭又和寶貝們聊了幾句才戀戀不捨掛斷視頻。

配合默契的檸檸和檬檬擊掌,檸檸這才眨巴著大眼睛衝司機禮貌吩咐,“叔叔,請送我們去封氏大樓,謝謝。

闊彆五年,蘇城變化很大,高聳的大廈更密集了。

溫暖暖靠窗看著外麵,前方大樓外的巨大led廣告屏正放娛樂新聞,妝容精緻的女人在走紅毯,笑容明媚。

“靜婉太美了!據知情人士透露,靜婉將於今日和圈外大佬男友在凱斯特酒店訂婚,婚期也會在今年提上日程!”

“哇,白富美出身,長的還好看,事業上剛剛拿視後,愛情又開花結果了,婉女王真是天道親閨女啊!”

“對啊,妥妥的人生贏家。

而且,關注靜婉的都知道,她和男友還是青梅竹馬!嚶嚶,今天又是檸檬樹下你和我的一天啊。

兩個主持人一唱一和,圖文插入照片,裡麵江靜婉笑容甜美,和她舉止親密的男人被打了馬賽克卻依舊卓然不凡。

溫暖暖一雙美眸死死盯著廣告屏,身體微微顫抖,臉色發白。

五年了,她以為自己早已忘卻過往,開啟新生活,此刻看到舊人竟依舊擋不住傷恨翻湧。

過往一幕幕恍若昨日,結了厚痂的傷口被血粼粼撕扯開,痛的無法喘息。

她閉上眼深吸氣,良久睜開眼眸,已一片清冷無痕。

她現在過的很好,和寶貝們很幸福,如今隻想過平靜生活,再也不想和狗男友有任何瓜葛。

他們是訂婚還是結婚,都跟她沒關係!

隻願永世不相見!

出租車停下,溫暖暖到了拘押弟弟溫遲瑾的警局,她和律師約好了在這裡彙合。

溫暖暖擔心弟弟,快步往前走,並冇看到一輛低調奢華的黑色勞斯萊斯幾乎和出租車一前一後停下。

特助羅楊從駕駛座下來,躬身打開後車門,男人滿身淩厲從車裡下來。

“總裁,已經和王局打過招呼,您可以馬上見到溫遲瑾……”

羅楊說著情況,卻看到一向沉穩冷漠,泰山壓頂不變色的總裁突然神情變了,竟撞開他腳步匆匆的朝前而去。

羅楊錯愕看去,驚的瞪大了眼。

是他看錯了嗎,一向避女人如蛇蠍的總裁在追前頭那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