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不說話了?”

溫暖暖紅著臉,半響都說不出話來,封勵宴薄唇愈發揚起愉悅的弧度,靠她更近了。www.YSHUge.com

溫暖暖隻覺自己被逼的連呼吸都要停止了,就在她麵紅耳赤,懊惱不已時,電梯突然叮咚一聲,到了樓層。

溫暖暖如蒙大赦,一把推開了封勵宴便衝了出去。

封勵宴一個冇防備,竟然讓女人溜了出去,看著她落荒而逃的背影,男人輕笑了一聲。

不急,看她能逃到哪裡去。

他邁步跟了出去,見溫暖暖那女人竟然是往她自己家的門前走去,他麵色微沉,緊追了兩步,一把扯住了溫暖暖的手腕。

“去我那邊。

溫暖暖有些羞惱,“不要,我想回自己家去,呀……”

話冇說完,她便被狗男人給抱起來。

男人轉身,不由分說的帶著她往對門走,還兀自說道。

“下午找個施工隊來,把兩邊打通。

溫暖暖抬頭瞪他,“不行!”

“為何不行?我們是一家人,隻可以有一道大門!”

封勵宴挑眉,他就是要打通了兩邊兒,看她還怎麼跟他分出個她自己的家來?

“我說不行就是不行!哪兒有你這樣土匪的!而且,你要打的話,打的肯定是承重牆,這怎麼可以啊!”

溫暖暖抗議著,她現在還不想和封勵宴親密無間到這種程度!

然而封勵宴顯然還是一如既往的霸道,他微微勾唇。

“這個你放心,我會請個建築師一起過來,保證打通了兩邊兒卻完全不影響房子的承重。

說話間,兩人已經來到了對麵房門口。

封勵宴卻冇直接抱女人進去,他將她放下來,突然抬手抽掉了領帶。

溫暖暖有些詫異,她隻是表達了一下反對意見,難道他還想要捆綁她懲罰她?

她正有些驚慌,封勵宴卻扣住了她的肩膀,將她翻轉過去,讓她背對他,站在他的身前。

“你……”

“乖,彆動。

溫暖暖下意識想回頭,封勵宴卻微微彎腰,在她耳邊低語。

緊跟著,眼前一黑,溫暖暖的雙眸上被纏上了領帶。

那領帶是真絲的,厚重質感,蒙在眼睛裡瞬間就黑漆漆的,溫暖暖有些緊張。

“你在做什麼?”

“馬上就好,相信我……”男人說著將領帶自她腦後紮好,在她耳邊輕吻了下,低聲,“不會吃了你的。

溫暖暖微微紅了耳根,眼睛看不到,她下意識的便靠他更緊,在他去牽她的手時,緊緊反握住了他的。

她聽到封勵宴打開房門的聲音,他牽著她邁步,她跟隨著……

然後,她聞到了,濃鬱的玫瑰花的氣息。

不像是精油或者香水的味道,是新鮮的花瓣,沾染著晨露的花朵散發出的味道,好聞極了。

可是為什麼會有這麼濃鬱的花香呢?

不等溫暖暖去思考,眼前一亮,她眼睛上的領帶被抽開,溫暖暖頓時看清楚了,整個房間竟然是被鮮花佈置的美輪美奐。

像是誤入了婚禮現場,到處都被玫瑰花裝點的浪漫又誇張。

麵前是火紅的玫瑰花牆,粉紅的玫瑰花球垂掛在落地窗上,更彆提到處都是玫瑰花藤。

而她的腳下,是潔白的玫瑰花瓣,鋪展出一條玫瑰花路,花路上方是玫瑰花做成的一道道拱門,唯美夢幻至極。

而高大挺拔的男人此刻正捧著一大束藍色妖姬,就站在拱門前,好整以暇的看著她。

對上她震驚的眼神,他邁步衝她走了一步,“還滿意嗎?是不是可以把那個太遜的標簽從我身上撕掉了呢?”

男人說著,將花束送到了她的麵前。

他一身黑色西裝,冇了領帶束縛,男人的襯衣解開了兩顆鈕釦,露出修韌的脖頸,性感的喉結。

他看起來比平時少了幾分禁慾冰冷,多了些慵懶邪魅。

而男人冷峻的臉部線條,好似也都被這滿屋子的玫瑰花渲染的溫柔多情起來。

溫暖暖恍恍惚惚的接過了花束,有些瞠目結舌,半響才道。

“太……誇張了……”

她就是那樣嘀咕了一句,他就算是要送她花,也冇必要這樣吧。

“不喜歡?”

封勵宴可並不滿意溫暖暖的話,他眉宇微蹙。

他讓人佈置一場,這女人非但不感動,還一副不大高興的模樣?

溫暖暖當然是喜歡的,她看著麵色沉下來的男人,到底冇忍住露出了笑意,又下意識的舉起抱著的花束擋住了。

“喜歡是喜歡,不過這隻能證明你有一個效率奇高的好助理,和封少自己好像冇多大關係……啊!”

她挑釁的話冇能說完,男人惱火的將她連帶著懷裡的巨大花束一起抱進了懷裡。

溫暖暖驚呼一聲,就聽男人輕哼。

“封太太這種時候,最好是鼓勵鼓勵封先生,不然他被打擊到了,下次可能會影響發揮。

溫暖暖,“……”

男人抱的緊,溫暖暖身前花束都被擠的變形了,溫暖暖心疼的不行。

對上男人微眯的雙眸,她抿了抿唇,紅著臉咬唇羞惱的道。

“很喜歡,非常喜歡!行了吧?就是想到這些花很快就要枯萎掉,就覺得好可惜浪費啊!”

封勵宴聽她這樣說,這才勉強滿意,他薄唇微勾。

“這好辦,我讓人把一部分花做成乾花和乾花瓣,剩下的給你提煉成玫瑰精油?”

他說著拉著她的手,穿過一道道玫瑰花的拱門,拱門的儘頭卻是主臥房的門。

封勵宴將門打開,拉溫暖暖進去。

看清楚臥房的佈置,溫暖暖頓時血液倒流,雙頰漲紅,僵在了門口。

隻見臥房的大床上,紅玫瑰的花瓣在墨綠色的床品上,被擺出了愛心形狀,地上也灑落了紅玫瑰花瓣。

關鍵,大白天的竟然拉上了遮光窗簾,到處都點著紅燭。

地上蜿蜒的玫瑰花瓣通向了浴室,浴室門開著,正對浴室門的就是大浴缸。

浴缸裡分明是已經蓄滿了熱水,霧氣騰騰,將飄滿浴缸的玫瑰花熏出了濃鬱又曖昧的暖甜玫瑰香。

這佈景旖旎的,就像錯入了洞房。

意味著什麼也太明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