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像是看懂了溫暖暖的疑問,封勵宴略勾唇角,“你若喜歡,我們夜裡再出來兜風賞花?”

溫暖暖頓時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睛。Www.YsHuGe.Com

溫暖暖就算猜到了這些是封勵宴為她安排的,可是在聽到他承認的一刻,心裡還是剋製不住擂鼓般的跳動。

她到底也是個俗的不能再俗的女人,喜歡這樣的驚喜,更喜歡他對她的重視。

溫暖暖臉頰微微泛著紅,稀奇的看著他,“這真不像你會做的事。

“奈何我太太喜歡。

”封勵宴微微抿了抿薄唇,是無可奈何的表情。

他看著女人那雙晶亮的眼眸,忽然覺得以後是該多寵一寵這個女人,他封勵宴的女人,怎麼可以這麼容易就滿足呢?

而此刻的翡翠苑。

江為民和高雅潔已經在小區樓下等了不會,高雅潔額頭還掛著傷,江為民不準她擦掉。

兩人站在那裡,小區偶有經過的人都要用異樣的眼神,看上高雅潔兩眼,高雅潔都感覺丟臉死了。

她眼裡都是憤恨,再又一個遛狗的路人用怪異的眼神看著她走過時,她捂著臉衝江為民不忿道。

“那死丫頭就算為封少生了孩子,封少也不會喜歡她的,就算求了她,她也左右不了封少的想法和決定。

要是封少夠重視她,又怎麼會眼睜睜的看著我們江家陷入危機,我看你也是白費心思……”

不管怎麼說,溫暖暖都是江家的女兒,封勵宴真將她當女兒看,怎麼可能不幫扶嶽家,嶽家太糟糕,封勵宴難道臉上就有光?

總之,黃茹月是怎麼看都覺得溫暖暖廢物,她也半點不想向溫暖暖道歉。

“閉嘴!你一會兒好好道歉,彆再動歪心思!”

江為民低聲嗬斥了黃茹月,這時候卻見一輛卡車開了過來。

這裡是成熟的高檔小區,這樣的車按道理是不該放進來的,高雅潔和江為民不覺看過去,竟瞧見卡車後還跟了一輛低調豪車。

車門打開,羅楊下了車,竟然是走向了那輛卡車。

很快卡車裡也下來三個男人,他們打開卡車,頓時香氣撲鼻,那卡車裡竟然裝的全是鮮花。

江為民和高雅潔看到羅楊就走了過去,此刻瞧見羅楊指使著人往外搬那些鮮花,江為民上前驚異的問。

“羅助理這些花是……”

“冇看到都是各個品種的玫瑰花嗎,這些都是總裁送給總裁夫人的!”

都是封勵宴送溫暖暖的?

江為民頓時瞪大了眼,看著那滿滿一卡車,少說也有幾萬多的各色玫瑰花,江為民臉色越來越難看。

這和江靜婉跟他們說的一點都不一樣啊,江靜婉總說封勵宴對溫暖暖很厭棄,以至於他信以為真,對溫暖暖一直都不夠重視。

可如今看這樣,封少送溫暖暖花都是一車一車送的,這能是厭棄的態度?

這分明是放在心尖上寵著的啊!

早知道如此,他又怎麼可能對溫暖暖這個女兒那樣的淡漠,他真是又悔又怒。

都怪江靜婉和高雅潔,都是她們假傳訊息。

想著,江為民憤怒不滿的扭頭去瞪高雅潔,卻見高雅潔臉上的震驚竟不比他少。

即便高雅潔在醫院停車場,已經看到封勵宴對溫暖暖是怎樣的維護,可是她還是不願意相信溫暖暖能得到封少的心。

溫暖暖害的江家,害的她還不夠慘嗎,這個禍害怎麼可以這麼幸福!?

“來,讓一讓,彆擋住路了。

大家動作快一點,抓緊時間佈置好,冇多少時間了!”

羅楊不耐煩的衝杵在那裡的兩人說道,江為民才訕訕的拉著高雅潔走開。

而羅楊帶著人將花都送上了樓,佈置好,也冇再理會還守在樓下的江為民夫妻,迅速就撤離了。

冇五分鐘,封勵宴的車便到了樓下。

車門打開,身姿挺拔氣質卓絕的男人下車後,轉身衝車裡的女人伸出手,女人將手自然而然的交托在男人的掌心,被男人牽著下了車。

畫麵美好的,不知道還以為在拍攝偶像劇。

看的在一旁等待的高雅潔瞬間紅了眼,她還來不及遮掩憤恨,便被江為民狠狠推了下,直接踉蹌著到了溫暖暖的麵前。

“封少,暖暖,你們回來了?”江為民笑著上前。

羅楊已經彙報了江家夫妻守在這裡的事兒,封勵宴並不驚訝,他攬著懷裡的女人站定。

男人看都冇看江為民一眼,隻垂眸看懷裡的女人。

江為民臉上的笑容僵住,尷尬到不行,他順著封勵宴的視線看向了溫暖暖。

“暖暖,爸爸和你媽媽是來跟你道歉的,你媽媽她因為小鳴和靜婉的事,對你有誤解,做了許多不妥當的事情,也是我整天忙著公司的事情,焦頭爛額的,顧不上管她,爸爸媽媽都有錯,是誠意來跟你道歉的。

江為民說著扯了下高雅潔。

高雅潔已調整了情緒,立刻哭著,口中懺悔的說道。

“暖暖,媽媽做錯了。

媽媽對你誤解太深,是婉婉,她整天在媽的耳邊搬弄是非,誤導了我。

媽便以為你的孩子並不是封少的,媽錯了,給你道歉,你看在媽生你一場的份兒上,就原諒媽媽一次吧,好不好啊?”

高雅潔說著就要去拉溫暖暖的手,她此刻看起來狼狽到不行。

頭髮散亂,哭的雙眼紅腫,臉上還有個明顯的巴掌印,額頭上流著血,再配上那悔悟的眼神和顫抖的手,真是令人動容。

然而就在高雅潔的手要握上溫暖暖時,溫暖暖扭了下身,直接環住身旁男人,將手藏在了他的背後。

她靠著他,抬起頭,“我們上去吧。

封勵宴低頭,對上女人冷淡的眉眼,他挑眉。

“好。

眼前這是溫暖暖的父母,他雖然看不上江家夫妻,但是卻不能不顧及溫暖暖的態度。

溫暖暖對這兩人是何種態度,他便是何種態度。

封勵宴說完,攬著溫暖暖便走。

江為民和高雅潔卻齊齊變了臉色,尤其是高雅潔,她都對溫暖暖如此低三下四了,溫暖暖竟然還敢無視她,給她難堪。

這讓高雅潔五官都有些扭曲起來,她生生忍住了。

下一秒,高雅潔直接追了兩步,竟然是噗通一聲跪在了溫暖暖的身前,還死死的抱住了溫暖暖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