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邊,暖暖收拾好心情,已經趕到劇組工作。Www.YsHuGe.Com

劇組裡,大家看她的眼神都變了,恭敬不少,還時不時的偷看她。

溫暖暖當然知道,這都是因為她封氏少奶奶身份曝光的原因。

不過,她的照片已經在網上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媒體的報道還有封氏的官宣裡,也都冇有出現她的正麵照片。

她又不是什麼明星,相信很快這件事熱度就會過去,也冇人會再記得她認出她。

而劇組裡,過一段時間,大家不稀奇了,也就適應了。

溫暖暖工作一如既往的認真,她利用這段時間在家又改良了女一號原本的妝發,做了一些細節上的優化。

新的女一號叫蘇淺溪,也是流量小花,長相清冷仙女掛的,骨相和皮膚都極佳,很好上妝,她的容貌將溫暖暖設計的造型完美展露了出來。

拍出來的定妝照,比之前喬桑桑拍的好看的太多。

“好好,這造型真美!淺溪也適合這扮相,之前喬桑桑的定妝照就火了一把,衝上了熱搜。

這次這個定妝照發出去,那還不得直接美出圈兒去?”

周導興奮不已,立刻就吩咐修圖,馬上就把定妝照發劇組官網去。

他又搓著手,不住的誇讚溫暖暖。

溫暖暖含笑聽著,這時候她的手機響起,竟然是幼兒園老師發了微信來。

【檸檸檬檬媽媽,你好。

檸檸和檬檬的舅舅到學校接孩子們了,這件事你知道的吧?】

溫暖暖一看這個就急了,上次檸檬寶貝在學校裡出事,她已經格外的去和老師溝通過,學校和老師也是再三的向她保證絕對不會再讓陌生人接近孩子們,怎麼這才兩天就又這樣。

溫暖暖生氣的打字的手都很用力。

【什麼舅舅?我冇讓孩子舅舅過去!我現在馬上過去學校,老師在我趕到前,一定看好檸檸和檬檬!】

【可是,檸檸和檬檬確認那是他們的舅舅,孩子們主動要跟著他走的啊,還說是你讓舅舅去接他們的……】

溫暖暖看到老師這回覆,手心立刻冷汗都滲了出來。

她眼前晃過之前檸檸和檬檬被秦媽綁架時的一幕幕,隻覺心跳都不受控製了。

她和周導打了個招呼就往外跑,出了劇組,剛好碰上雲明倩送封承然來劇組。

見到溫暖暖慌慌張張的,瞭解了情況,雲明倩便讓溫暖暖上了車,吩咐司機往幼兒園趕。

“暖暖,你先不要著急,檸檸和檬檬都是聰明的孩子,不會隨便跟陌生人走的。

雲明倩安慰著溫暖暖。

溫暖暖冷靜下來,她點著頭忙去聯絡溫遲瑾。

她先前帶著檸檸和檬檬去過幾次醫院看望溫媽媽和溫爸爸,兩個寶貝也都很喜歡溫遲瑾這個舅舅的。

可是溫暖暖並不覺得會是溫遲瑾接走的檸檬寶貝,溫遲瑾不是那麼冇分寸的孩子,真要去接孩子,也一定會提前跟她打過招呼。

果然,溫遲瑾很快回了她微信,他今天學校裡有課,一直都在學校。

溫暖暖咬了咬唇,這下子她覺得檸擰和檬檬多半是被江一鳴給帶走的了。

江一鳴這個人年紀不大,但是特彆的混賬,壞的很!

他到底要帶走檸檸和檬檬做什麼?

檸檸和檬檬也是,怎麼就主動跟著走了呢,溫暖暖真是又急又氣,臉色也變得很差。

“老嚴,開快一點。

見溫暖暖這樣焦急,雲明倩催促司機。

到了幼兒園,車冇停穩,溫暖暖就衝了下去,直接去找老師看監控。

而雲明倩卻落後一步,看著她跑遠的匆忙身影,她給封勵宴打了一通電話。

彼時的檸檬寶貝,正坐在江家的車裡。

江一鳴本來是想要去幼兒園,以舅舅的名義見到兩個小孩,趁機薅走他們兩根頭髮就撤的。

可誰知道溫暖暖竟生了兩個小傻子,看到他,一聽他說是他們的舅舅,竟然就屁顛顛的要跟他走。

江一鳴頓時就動了歪心思,他靜婉姐都讓溫暖暖欺負成那樣了,他就從溫暖暖生的這兩個小野種身上找補回來好了!

他今天得好好收拾下這兩個野種!

“舅舅,我們這是去哪裡呀?”

“舅舅,你是不是要帶我們去吃好吃的啊?”

檸檸和檬檬眨巴著眼睛,小短腿一踢一踢的,歪著頭問江一鳴。

江一鳴臉上掛著壞笑,“是啊,帶你們去一個特彆好玩的地方,保證你們從前是冇去過的!”

他哥們在郊區有個屠宰場,他今天好好帶這兩個小野種去見見世麵。

“嗷哇,太好了!舅舅你真好!”

檸檸睜著純真的大眼睛,立刻拍著手興奮的道。

小傻缺!

江一鳴嗤笑了聲,轉開了頭。

檸檸扭頭卻衝檬檬擠了擠眼睛,檬檬會心立刻會心的衝哥哥眨了眨眼。

“哎呦!停車,快停車,我想尿尿!”

接著,檸檸便突然捂著肚子,彎下了腰,一臉尿急憋的不行的樣子。

江一鳴皺眉,嫌棄的扭頭。

“事兒真多,憋著!”

“不行,我……嗚嗚,舅舅,我要噓噓到車上了。

檸檸夾著小腿,眼看真的要尿了。

江一鳴隻好煩躁的讓司機停了車,車門打開,檸檸跑了下去,江一鳴立刻跟著去盯著他。

檬檬這時候卻也跟著下車,“我……舅舅,我也想上廁所。

江一鳴怒道:“那你就尿!趕緊的,尿了我們快出發。

檬檬卻咬著小嘴巴,“可是我是女孩子,我要去廁所上,不能被看到……咦,我去問問奶奶,哪裡有廁所!”

檬檬說著,還不等江一鳴反應,就飛快的衝不遠處牽著小狗狗在馬路牙子上溜達的一個老奶奶跑了過去。

江一鳴反應過來,大步追了上去,抓住正和老奶奶問廁所的檬檬轉身就走。

“舅舅剛剛看到廁所了,現在就帶你去。

他拖著檬檬來到車邊兒,又抓住了檸檸,推搡著便將這兩個小孩弄上了車。

車子開出,江一鳴冇了耐心,伸手就在檸檸的腦袋上重重拍了一巴掌。

“給我老實點!”

檸檸被拍打的小腦袋撞上了前頭車椅椅背,江一鳴又伸手揪著檸檸的頭髮,薅走了好幾根。

“哥哥!嗚嗚,舅舅壞!我和哥哥要下車,我們要下車!檬檬要回家!”

檬檬哭喊著,去抱哥哥,江一鳴嫌她哭的煩人,狠狠推她一下。

“少他媽的嚎喪,再嚎弄死你!”

他又如法炮製的抓著檬檬的小辮子,也扯掉了幾根頭髮。

兩個小孩像是被他給嚇壞打疼了,頓時冇了聲音,抱著縮在了牆角,江一鳴很得意,抖著腿還唱起歌來。

他冇看到檸檸和檬檬對視一眼,眼睛裡哪有一點害怕,烏溜溜的,分明都是得逞和氣憤。

他們早就聽乾媽說過,江家的人都是大壞蛋,對媽咪可不好了。

這個江一鳴總是欺負媽咪,之前害的溫家舅舅坐牢的就是這個人,這個人竟然還敢到幼兒園裡找他們,他們今天就要給媽咪和溫舅舅報仇!

四十分鐘後。

溫暖暖急匆匆的趕到了郊區公安局,她從學校的監控裡發現竟真是江一鳴帶走了檸檸和檬檬,便急的往江家趕。

可還冇趕到江家,竟然就接到了警局的電話,說檸檸和檬檬被拐騙,現在孩子們已經被警察解救,正在警局讓她趕緊過來。

溫暖暖心急如焚,下了車,卻見一輛熟悉的賓利也趕巧停下。

後車門打開,男人熟悉又挺拔的身影從車裡走下來。

警察難道也通知他了?

她腳步略頓了下,直接移開目光,腳步飛快就從男人的身邊一陣風般跑了過去。

封勵宴看著那女人的背影,氣急而笑。

很好,他昨夜怒極甩門而去,這女人非但冇反省,反倒越發的來勁了。

這是把他當透明人了!

“跟你媳婦兒吵架?”

雲明倩這時也已下了車,看到小兩口這樣,她笑著上前問道。

“是她作,非跟我鬨!”

封勵宴冷聲嗤道,隻是雲明倩卻莫名從他這口氣裡聽到了幾分賭氣和委屈的意思來。

她失笑,“行了,小姑娘一路上擔心壞了,手都是冰涼的,這會兒可正是你表現的機會。

聽嫂子的,女人作,那都是等著男人哄呢,哄的到位,媳婦兒就乖乖回來了,哄不到位,到手的媳婦兒都能飛了。

趕緊進去吧!”

溫暖暖急匆匆的跑進警局,推開一間辦公室的門,一眼看到裡頭熱鬨的情景。

檸檸和檬檬正給幾個警察叔叔表演小節目,手裡還拿著零食,氣氛很歡快。

兩個寶貝看到了溫暖暖,立刻揮手。

“媽咪!”

溫暖暖快步過去,檸檸和檬檬跑過來投進了她的懷抱。

溫暖暖緊緊抱住,還冇訓斥他們跟著彆人亂跑,兩個小豆丁就戲精上身,哭了起來。

“嗚嗚,媽咪,檸檸好怕,那個人打檸檸了!”

“媽咪,他還說要把檬檬和哥哥賣去國外當奴隸……哇哇,檬檬差點就見不到媽咪了!”

溫暖暖雖然之前就覺得這兩個小豆丁跟著江一鳴走,轉眼江一鳴就進了警局,這事兒很玄妙,冇那麼簡單。

但是這會兒聽孩子這麼一哭,心裡的憤恨和心疼後怕就齊齊湧動了起來,哪兒還捨得說一句重話?

她隻顧得抱著孩子們不停安慰,“冇事了,彆害怕……”

檬檬在溫暖暖懷裡,眼珠子一轉看到了站在旁邊的高大男人,她眼睛一亮。

“爹地!”

她掙開溫暖暖,衝封勵宴跑過去,封勵宴彎腰單臂將小女孩抱了起來。

溫暖暖見他動作在空中微不可查的停滯了一秒,便知道他八成是扯到了肩膀上的槍傷。

“爹地,你要幫我和哥哥收拾大壞蛋!”

檬檬可不知道爹地的身上有傷,在他身上不老實,扭來扭去的很興奮。

男人麵色不變,薄唇微勾,明明被撞到傷口了,瞧著也極是耐心。

“好。

溫暖暖到底皺了皺眉,挪了一步過去,摸了摸檬檬的頭。

【彆纏著爹地,讓爹地和警察叔叔溝通。

她說著伸手,示意封勵宴將女兒給她,封勵宴眸光直直看向她,兩人視線才今天第一次近距離相接。

他眼神一如既往的深邃犀利,洞察人心。

溫暖暖心跳漏了一拍,見他冇動作,正要收回手,不管他的閒事算了,男人卻傾身過來,將檬檬送到了她懷裡。

有一刻他靠的很近,側臉在她耳邊,微微偏頭,似是不明意味的輕笑了一聲。

溫暖暖耳根便火燒火燎的莫名熱起來,抱著檬檬扭開了頭。

這時候,負責案件的刑警隊長過來,和男人握手,簡單說明瞭下案件經過。

“貴公子和千金,實在是聰明伶俐,藉著上廁所問路,往路人奶奶手裡塞了求助的紙條,那位奶奶報的警,我們出警後是在郊區的一個屠宰場救下的孩子,當時孩子正被迫看虐殺狗的血腥場麵,不過出警算快,孩子們應該冇受多大驚嚇……”

封勵宴聽到後麵,俊顏卻已沉寒。

他對外一向情緒不外露,這樣的臉色已是少見的動怒了,氣場頓時籠罩整個辦公室,說話的刑警隊長直接聲音斷在了嗓間。

“人呢?”

片刻,男人纔開口。

刑警隊長愣了下,反應過來他問的是江一鳴。

他連忙往前帶路,“暫時關押在了審訊室裡,我帶您過去。

封勵宴轉身,淡聲道:“那個所謂的屠宰場,可有好好清查?彆是什麼販賣人口的窩點。

當時找到了孩子,也不知道這兩個小孩的來頭這麼大,所以直接就收隊了,那個屠宰場還真冇仔細封鎖搜查過。

刑警隊長神情緊繃,忙道:“馬上派人過去清查,是我們工作的疏忽。

封勵宴點頭,淡淡瞥了羅楊一眼,羅楊心下一凜,已然明白封勵宴的意思。

一些不能放在明麵上的事兒,他自然會儘快去安排,根本不用封勵宴多吩咐。

封勵宴收回視線,路過溫暖暖身邊,腳步卻略頓,男人神情緩和了些,說道。

“你和孩子們先去休息下。

他這意思便是要處理完這邊兒的事,一起回去了。

溫暖暖牽著孩子,卻是拿出手機。

【我想跟你一起去。

封勵宴看了她一眼,示意羅楊帶好檸檸和檬檬,便邁步往前走去。

溫暖暖知道他這是同意了,摸了摸孩子們的腦袋,跟了男人的腳步。

溫暖暖很快便看到了關在臨時拘押房的江一鳴,江一鳴帶著手銬,神情很驚惶。

他是典型的窩裡橫,平時看著厲害,到了警局這種地方,整個都慫了,嚇的不行。

看到冷沉著臉色的封勵宴,江一鳴倒是麵露希望,連滾帶爬的過來抓住了鐵門,求道。

“姐夫!姐夫你終於來了,求求你趕緊幫我跟警察解釋下,我是孩子們的舅舅,我就是帶他們出去玩,什麼拐騙小孩,太可笑了。

怎麼會弄出這樣的誤會來呢!姐夫,你快讓他們放了我!”

他到現在竟然都還冇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封勵宴冷冷站在那裡,看著江一鳴的眼神淡漠中又似透著殺意。

他一言不發,江一鳴漸漸感覺不對了,臉色都白了下來,“姐……姐夫?”

封勵宴冷嗤了一聲,“你是有多蠢,纔會覺得我會對碰了我孩子的人手下留情?”

江一鳴聽聞這話,雙腿都是一軟。

他不敢和封勵宴那雙冷酷的眼睛對視,轉開視線纔看到了溫暖暖。

他愣了下,接著突然又抓緊了牢門,像是抓住了最後一根稻草。

“姐!暖暖姐,我們可是親姐弟,我是你的親弟弟啊,你跟警察解釋清楚!你一定會解釋的對吧?”

溫暖暖冷冷盯著江一鳴,她邁步走了過去,江一鳴似看到了希望,忙露出討好的笑。

“姐,你相信我,我不可能拐騙你的孩子啊,我隻是……”

啪!

江一鳴的話冇說完,溫暖暖竟是伸手探進去對著他的臉就是狠狠一巴掌。

江一鳴都被打懵了,他愣愣看著溫暖暖,隻覺陌生的很。

眼前這個滿臉清冷,眼神甚至帶著鋒利氣勢的女人,真的是從前那個在溫家連大氣都不敢喘,整天被他捉弄連哭都不敢大聲哭的溫暖暖嗎?

江一鳴還冇從那一巴掌上回過神,溫暖暖就抓著他的頭髮,使勁的往鐵門上撞了好幾下。

她心裡恨的不行,剛剛她都看過了,檸檸和檬檬被這混蛋玩意給扯的頭皮都紅了,檸檸額頭還有一小片烏青。

溫暖暖吃了江一鳴的心都有,撞了幾下不解氣,她還伸腿進去踹了江一鳴幾腳。

“打人了,警察!這可是警局,打人了,不管管嗎?”

江一鳴銬著手,被溫暖暖抓著手銬拉扯著,竟是冇還手之力,被踹倒在地上直嚷嚷。

然而那邊兒警察聽到動靜略靠近了兩步,封勵宴的視線便掃了過去。

霎時,那些人便像聾了一般,各自找了很忙的事兒就忙碌了起來,竟像是冇人發現這邊的不對勁兒一樣。

封勵宴轉回眼眸,盯著那怒火高漲的女人。

他眸光裡驚訝之後是淺淡的笑意,深眸凝著她,男人忽而唇角略勾了下。

這女人,現在脾氣還真的是挺不好的!

可他為何非但不厭煩她這潑辣的一麵,反倒覺得這女人打人的模樣那麼合乎他的心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