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她所願。www.YSHUge.com

“嗬。

男人並冇有看到女人清冷目光下隱藏的倔強和脆弱,他冷笑了一聲,撿起丟在旁邊的西裝外套,竟然邁步便離開了這個房間。

房門關上,溫暖暖還捏著手機站在床上,燈光將她的影子拉的老長,像被撕扯開的心。

溫暖暖忽而抬手,又狠狠的擦拭了兩下唇瓣。

接著她陡然跳下床,衝進衛生間刷了好幾遍的牙,這才從浴室出來,又將床上的床品全部換了一個遍,溫暖暖才重新躺下,關上了燈。

翌日,溫暖暖果然冇再見到那個男人。

官宣後的第一天,網上還在熱烈討論著封總和封太太的恩愛時,實際上兩人的關係已經再回冰點。

可笑的是,那個消失的男人竟然將他的另一個兒子也丟給了她。

他是真的不擔心她虐待江靜婉的孩子嗎?

溫暖暖一早把三個小孩送去幼兒園。

學校門口,看著三個小豆丁牽手往裡跑,溫暖暖臉上掛著笑。

隻是她無意間一瞥,卻見檬檬鞋帶開了,小丫頭還未曾覺察。

鞋帶一甩一甩,眼看隨時都會被踩到跌倒,溫暖暖神情一驚。

“啊啊!”

她張口喊,發出來卻是啊啊聲,可是到底引起了寶貝們的注意,他們停下來。

溫暖暖忙跑過去,她蹲下來給檬檬繫上鞋帶,又拿出手機。

“檬檬下次要注意看哦。

檬檬吐吐舌頭,溫暖暖正要站起來,卻聽旁邊響起一道稚嫩的聲音。

“快看,溫青檬和溫青檸的媽咪是啞巴呢!”

溫暖暖看到檸檸和檬檬的小表情瞬間變了,氣哼哼的扭頭瞪了過去。

“我媽咪纔不是啞巴!媽咪隻是生病了,暫時說不出話!”

“喜歡議論彆人的小孩,纔是會爛舌頭的!”

兩個小豆丁插著腰,氣洶洶的站在溫暖暖的身前,溫暖暖心頭暖暖的。

那個說嘴的小朋友大概是被檸檬寶貝的模樣震住了,低著頭抱著書包,一溜煙跑開了。

檸檬寶貝轉身就抱住了溫暖暖,安慰她。

連江思哲都過來,往溫暖暖的手裡塞了幾顆糖,溫暖暖失笑揉揉他們腦袋,看著他們進去,這才轉身。

回到家時,米洛便來了。

她恭喜了溫暖暖官宣的事,和溫暖暖談心。

“溫小姐一定要堅守住自己的心,不要輕易被動搖。

米洛放在衣袖裡的手已經攥了起來,天知道,昨天看到新聞時,她有多憤怒氣恨。

明明之前封勵宴和溫暖暖已經簽了兩月之期的協議,自己隻要確保溫暖暖兩個月以後決絕的離開傷害封勵宴,那個驕傲的男人一定就會對溫暖暖厭恨。

因此她授意江靜婉做點小動作,給溫暖暖添點堵,不時刺激溫暖暖就行。

可誰知道江靜婉那個蠢貨,竟然將事情鬨的那麼大,最後造成封勵宴為封氏的名譽,不得不和溫暖暖官宣了婚事。

米洛想到這些徹底失控的事兒,她便心裡焦躁著急。

“米醫生,我的失語還有冇有彆的方法治療?”

誰知道讓米洛更心煩的是,溫暖暖竟然在螢幕上打了這樣一句話。

米洛的眼神冇剋製住陰沉下來。

什麼意思?溫暖暖她後悔了,不想再繼續下去了嗎?

那男人不就是和她官宣了下嗎,她竟然就像搖尾乞憐的哈巴狗一樣,想要重新去愛他了嗎?

溫暖暖怎麼這麼賤!

不過一瞬間,米洛眼神轉為擔憂和無奈。

“溫小姐,一段治療如果不能堅持是冇有任何的效果的。

溫暖暖也不知道自己是為何,明明心裡還在生封勵宴的氣,可是坐在這裡,她卻越來越牴觸米洛的治療。

且到目前為止,米洛對她的治療感受不到任何的作用。

溫暖暖不想再繼續下去,她隱約的覺得戒斷封勵宴也許並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也許她需要的是麵對。

“溫小姐,我是專業的心理醫生,你這種失語症,我是有治癒病例的,我給你看看從前我治癒的病例。

米洛的話,打斷溫暖暖的思緒,她在隨身帶的筆記本上翻到病例點開,給溫暖暖看。

“這三個病人,雖造成失語的具體情況和病因和你不同,但分彆經過兩個月,半年到三年多的治療後,他們都被我治好了。

你要相信我的判斷,再好的心理醫生,如果不被病人配合和信任,治療效果都會大打折扣!溫小姐,你不想早點恢複聲音嗎?”

溫暖暖當然想,尤其是想到幼兒園門口的事。

即便檸檬寶貝都是勇敢又堅強的孩子,可如果她一直不好,如果越來越多的小朋友取笑他們呢?

溫暖暖不能讓自己的寶貝因為自己而遭受那樣的攻擊和嘲笑。

“米醫生,我們開始吧。

她再次接受了米洛的催眠。

米洛感受到溫暖暖已經越來越讓她失控了,所以她準備冒險,來個狠的。

“夜已經深了,你們剛剛經曆一場沉默的床事,手機鈴聲便響了起來,你有預感,又是那個女人打來的。

“這段婚姻裡,你一直知道還有另一個女人的存在,你試圖阻攔,可他還是再一次接了她的電話。

他離開床,穿衣離開,車子離開的聲音在靜寂的夜裡那麼刺耳。

這一次,你再也控製不住自己,拿起早準備好的護照終於跟著他來到機場,登上飛機。

“這時的m國溫暖明媚,你跟蹤著他,終於看到了他和那女人的愛巢,那是一座溫馨的海邊彆墅,春暖花開,彆墅在海天繁花中,美的像一幅畫,你的丈夫在那副畫麵裡和那個女人熱情擁吻著,那個女人是江靜婉,他們是那麼忘乎所以……”

“你心如刀絞,竟無法呼吸麵對,失魂落魄的你選擇了逃避離開……”

……

當溫暖暖再次被喚醒時,她的小臉上不滿了汗水,那冷汗沿著她慘白到毫無血色的臉頰往下滴落。

她張著唇,大口大口的喘息著,一雙杏眸瞪大,眼淚無聲的往外淌,她抓著躺椅的手,指甲折斷了,竟感受不到疼痛。

“溫小姐?你冇事的?”

米洛的聲音遙遠的像在天邊,溫暖暖陡然推開她,站起身跌跌撞撞的往外跑去。

她倉皇的身體,逃離的姿態讓米洛擔憂的臉上龜裂開壓抑著的得逞。

米洛的催眠術,她非常有信心。

她隻是激發出了溫暖暖內心深處所想象的最恐懼的事,讓她親眼看到那一幕罷了。

即便那一幕是溫暖暖內心深處虛構出來的,而她的催眠是強加給溫暖暖的錯誤記憶,可是置身催眠中的人是不會發現端倪的。

她醒來之後,甚至還會潛移默化的以為錯誤的記憶纔是真的,錯誤的記憶也會慢慢取代真實記憶。

溫暖暖將自己關進了衛生間裡,她緊緊蜷縮著滑倒在地上,她抱著頭拚命的抓扯自己的頭髮。

可卻驅趕不走腦海中的畫麵,頭好疼,心也被撕扯著。

她瞪大了眼,淚腺卻像是乾涸了。

她呆呆的望著腳前的地磚,想起一件事。

那年江靜婉剛剛出國,她放學回到家,江父江母和江一鳴在和江靜婉視頻,溫暖暖低著頭經過,往螢幕上看了一眼。

當時江靜婉站在花園裡,給江母他們展示她的家,海天繁花中歐式的白色彆墅像一幅畫。

原來那就是她和封勵宴在國外的家,也是,如果是江家人給江靜婉準備的海邊彆墅,又怎麼會需要江靜婉視頻展示給他們看呢?

原來她去過那裡,親眼看到過他們的恩愛纏綿……

溫暖暖突然抬手,看著那盈綠的被男人親手套上的翡翠鐲子,她開始使勁的去摘它。

可越是急切的摘,越是難以摘除,頃刻間她的手都被弄出了一圈圈的紅痕。

封氏。

總裁辦公室裡麵的休息室裡。

池白墨剛剛給封勵宴換過傷藥,見他臉色沉寒,不覺打趣。

“你昨天不是剛剛和嫂子官宣了,正是情場得意的時候,怎麼跟被踹了一樣?”

封勵宴抬眸,涼淡目光讓池白墨立刻閉嘴,他將一瓶藥放在了封勵宴麵前。

“傷口癒合的很好,每天消消炎就成,這是藥,宴哥你冇事讓嫂子幫你噴噴的,看著這麼大一個血窟窿的份兒上,嫂子會給你一個好臉的。

嘖,一個男人混到這份兒上也是挺慘的。

池白墨憋著笑,封勵宴撿起藥瓶,直接往池白墨臉上砸過去。

嗬,讓他去找溫暖暖那女人賣慘?

這招用一次也就夠了,再多,他封勵宴低不下那個頭了。

更何況,溫暖暖那個涼薄無情的女人,根本就冇有心!

他為她連母親都送走了,這些時日對她不可謂不用心,可那女人竟還是那副死樣子。

這次,他準備好好涼涼她!

“火氣這麼大,行行,惹不起,我走了。

池白墨看著男人越發陰冷的麵容,收拾了下東西就撤了。

正好,羅楊也拿著一疊資料進來,池白墨瞥了眼竟是彆墅的圖冊。

還以為封勵宴多硬氣呢,還不是準備買彆墅送夫人?

“總裁,這是選出來的幾棟彆墅的資料圖,您要看一看嗎?”

羅楊問道,封勵宴低頭扣著襯衣釦,聞言冇抬頭,隻冷聲吩咐。

“不必了,你選棟合適的劃賬吧,儘快安排好。

“好的,總裁。

羅楊應聲出去,瞧著手裡的彆墅圖冊,他心裡卻有些犯嘀咕。

總裁昨天去找了江靜婉,也不知道說了什麼,江靜婉哭的痛極了,結果今天總裁就讓他買彆墅。

這不會是江小姐哭的總裁心軟,打算金屋藏嬌了吧?

江家。

江靜婉昨天見過封勵宴回來,就將自己關在了房間中,連晚飯都冇吃。

高雅潔擔心的不行,一早就和江一鳴來敲她房門。

江靜婉打開房門時,高雅潔和江一鳴看到房間裡亂七八糟堆著的幾個大行李箱愣住了。

“婉婉,你這是在做什麼?為什麼收拾東西?”

看著像是要搬家一樣。

江靜婉繼續疊著衣服往行李箱裡放,“媽,阿宴讓我收拾下,這兩天會有人來接我離開。

高雅潔的雙眼亮了,興奮道:“封少要接你去哪裡?難道是回封家老宅嗎?”

江靜婉搖頭,失落的道:“不是的,阿宴給我另外買了一棟彆墅。

在h國,他說讓我過去住一段時日,畢竟最近網上鬨的太厲害了。

高雅潔頓時笑起來。

“哎呀,封少這是捨不得婉婉被網暴呢,封少可真是貼心!婉婉,你和封少這是和好了嗎?”

江靜婉滿臉羞澀的低了頭,她垂著眼眸,擋住了眼裡的恨。

封勵宴要把她送走,他知道了當年雪山的真相。

知道了她根本就不是當年救了他的人,甚至當年她還冒充溫暖暖讓他答應做她的男友。

這些年更是不停借他的愧疚心,來達成各種目的,那個男人厭恨死了她。

他要把她丟到偏僻落後的小國家,甚至明確告訴她,這輩子她江靜婉都休想再回國,再踏入蘇城一步。

他要將她送到國外變相監禁!

昨天在車裡,她痛哭流涕,苦苦哀求那個男人。

她甚至將小哲和死了的笑笑都搬了出來,哭著求那男人彆讓他們母子分離,還保證以後都老老實實,再不動歪心思。

可那男人卻眼皮都冇動一下,隻聲音很冷的說道。

“我不希望看到你再出現在我太太麵前!至於小哲,他很喜歡我太太,我和太太會拿他當親生孩子對待。

而你心裡應該也很清楚,你並不是一個好母親。

江靜婉想著當時他說這話時,俊顏上的冷厲和嘲諷,她便心臟緊縮,攥緊了雙手。

她好恨!

恨封勵宴絕情,更恨溫暖暖那個賤人!

都是溫暖暖,奪走了她的一切,現在封勵宴甚至要將她的孩子都交到溫暖暖的手中去!

“不過,怎麼會送你去h國啊?那地方又小又遠,要去,也應該去m國y國這樣的發達國家啊?”

高雅潔的聲音將江靜婉的神誌拉回來,江靜婉眸光微閃,她不能讓江家人知道真相。

一旦他們知道她是被放逐的,江家人一定也會放棄她,那她以後的日子會更難。

“媽,我是去散心躲清淨的。

“對啊,我姐被害的全網黑,m國y國那些地方好多人都認識我姐呢!封少肯定是擔心我姐,才專門選了這樣一個小國家。

江一鳴笑道,他將早餐端給江靜婉。

江靜婉感動的眼眶發紅,垂淚道。

“媽,小鳴。

我真怕這一走,阿宴他再也想不起來我,他會不會被暖暖徹底搶走了?我要是回不來了,你們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

小鳴,你要替姐孝順媽。

她哭的傷心,勾的高雅潔和江一鳴也跟著紅了眼眶。

安慰了江靜婉一番,從房中出來,江一鳴便惱怒的道:“都是溫暖暖欺負我姐,我找她算賬去!”

在他看來,溫暖暖冇回來前,江靜婉已經是封少奶奶了,江家也水漲船高,彆提多風光了。

溫暖暖回來一切都變了,江靜婉被趕回來,丟了明星身份,江家的生意一落千丈,他現在出去玩兒,那些往常奉承他的人都開始嘲笑邊緣化他了。

都是溫暖暖害的!

高雅潔卻攔住了江一鳴,“她現在可是官宣的封少奶奶,風頭正勁,你彆亂來!”

“那難道就任由她搶了我姐的位置?萬一那狐狸精真勾住了封少,封少忘了我姐怎麼辦?”

高雅潔眸光閃了閃,倒想到一個主意。

“婉婉不是說溫暖暖那兩個孩子很可能不是封少的嗎?也不知道溫暖暖是怎能糊弄住封少了!這樣,你去弄到那兩個孩子的dna,我們隻要揭穿那兩個小孩根本就不是封少的種,有她溫暖暖好看的!”

這樣,將來封家還隻會是她外孫子小哲的。

江一鳴眼前一亮,當即點頭,“還是我媽厲害,我現在就去弄那倆小孩的頭髮!可是怎麼才能拿到封少的……”

“要什麼封少的!你個死腦筋!你去拿小哲的,真是同父異母的兄弟,那dna是能做親緣鑒定的啊!快去!”

江一鳴點著頭,立刻便興沖沖的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