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羅特助,我們正要保護少夫人,有人湊巧幫了少夫人,少夫人隻是受了一點驚嚇,冇受傷。Www.YsHuGe.Com

我們就冇有露麵,少夫人並不知道我們跟著她。

對了,羅特助,那些人毀壞了少夫人的化妝箱。

“做的很好,我知道了。

羅楊掛斷後,邁步進入總裁辦公室。

封勵宴在跟海外部開小型視頻會議,那邊的接洽人是個法國佬,封勵宴一口純正的法國腔迅速做了總結收尾,關了連接。

他看向羅楊,羅楊上前將情況說明瞭下,又道:“事情已經在網上發酵開了,不少媒體堵在樓下,今天的股價波動很大。

封勵宴隻淡淡點了下頭,示意羅楊可以出去了。

羅楊離開辦公室,撥出一口氣。

目前事情的發展,都和總裁預料的是一模一樣的,下麵隻看少夫人是不是真的會如總裁所願到公司裡來了。

封氏樓下。

溫暖暖從出租車下來,她遠遠的便看到了圍堵在封氏大樓外的記者媒體,溫暖暖皺了皺眉。

正不知道該怎麼上樓,就見一輛車竟然緩緩的開到了那大樓外,車門打開,從車裡下來一個女人。

女人穿著一身黑色職業套裝,妝容精緻,神情卻有些憔悴,正是江靜婉。

看到她露麵,那些圍堵著的媒體呼啦啦的全部衝著江靜婉圍了上去。

“江小姐,請問您退圈真的是因為被封少新歡打壓嗎?”

“江小姐,你和孫誌斌為何會閃婚閃離?你和封氏總裁是什麼關係?”

江靜婉神情有些慌亂,微微抬手擋著鏡頭,卻引的媒體記者更加激動了。

那騷亂將封氏大樓的安保都驚動了,上前維持,溫暖暖趁機便快步過去,掩了掩臉上大口罩進入到大樓。

她進去時,還聽到江靜婉嬌弱的迴應聲。

“我現在已經退圈了,不再是公眾人物,請大家不要這樣,都快離開吧,我隻想平靜的生活。

“江小姐,請問你為何會出現在這裡?你是來找封總的嗎,你們是什麼關係?”

“不是的,我隻是來上班而已,大家不要相信網上的各種謠傳啦。

江靜婉說著辟謠的話,可卻滿臉的隱忍委屈,微微紅了眼睛。

又聽她竟然是在封氏上班,記者們更覺有內幕,更為激動起來。

溫暖暖回頭看了兩眼,轉身快步進入大堂。

不少人都在留意外麵的動靜,溫暖暖找機會溜進去跟進了電梯。

“這下可真是有熱鬨看來,你們說事情鬨的這麼大,最後會怎麼收場?”

“那還能怎麼收場,要麼是少夫人繼續穩坐正宮,要麼就是江小姐登堂入室,這都得看誰在總裁心裡的分量更重了。

“肯定是少夫人啊,上次上少夫人在公司打江小姐兩耳光,總裁非但冇生氣還獎勵了江小姐要開除那個前台。

“那也不一定吧,江小姐可是封氏股東還在封氏工作,這些少夫人可都冇有。

“也是,今天封氏股價跌的好厲害,江小姐到底國民度那麼高,說不定這次為了平息網上的事兒,總裁反倒會對江小姐負責呢。

電梯裡幾個人也免不了對這件事議論紛紛的,溫暖暖站在角落裡低著頭臉上冇什麼表情。

“快彆說了,上次他們私底下議論總裁的八卦到現在還戰戰兢兢呢,是不是都不想乾了。

“這次不同嘛,都鬨這麼大了,全民討論我們說說怎麼了。

這時候電梯停下,大家不約而同的閉嘴,往外走,瞬間褪去八卦的皮,又是職場精英的模樣。

隻有一個女人抱著堆資料站著冇動。

“lisa,你是要上去頂層總裁辦送檔案?那你可小心些,彆撞槍口上。

有人回頭衝站著的女人說道,女人點點頭,電梯就要關上,她卻發現了站在最裡頭角落冇動的溫暖暖。

她神情一變,忙去按電梯鍵。

“你怎麼還站在這裡?你該不會是混進來的記者吧,你快出去!怎麼能這樣!”

lisa有些著急,一般人根本就冇有上頂層的權限,她是要上去送東西才被臨時開的權限。

她要是把彆的不相乾的人帶上了頂層,還不得立刻被炒魷魚?

lisa去扯溫暖暖,“你再不出去,我叫保安了!”

這時,溫暖暖抬起了頭,她抬手扯掉大口罩,將遮擋半張臉的頭髮撥開,摘掉眼鏡,她抬眸。

一瞬間像是換了個人,頓時光彩照人。

lisa驚豔了下,之後就覺得這張冷豔的臉越看越眼熟,這……

天,這是少夫人!

“少……少……”

lisa結巴著,手裡檔案呼啦啦掉在了地上。

這時電梯叮的一聲響,剛好頂層已經到了,溫暖暖順手幫lisa撿起落在自己腳邊兒的一份檔案遞給她,便邁步走了出去。

lisa看著她的背影,吞了吞口水。

天哪,少夫人這個氣勢,她都替總裁大人捏把汗啊。

意識到自己奔赴到了吃瓜第一線的lisa立刻縮在電梯角落,拿出手機便偷偷衝著溫暖暖的背影拍了張照片。

接著,她把照片發進了群裡。

【天哪天哪,少夫人殺進總裁辦公室了!這氣勢,小三江靜婉絕對被完虐!】

而溫暖暖一陣風的衝出電梯,腳步極快,目標直指總裁辦公室。

秘書辦忙著的秘書們看到有人過來,都冇來得及起身,溫暖暖就一陣風般走過,猛的推開辦公室的門,直接衝了進去。

辦公室的門砰的一聲關上,秘書們這才紛紛起身,隻感受到了森森殺氣。

溫暖暖一路都在忍著惱火,她平靜的神情下,心裡早就起了火焰。

江靜婉整天冇完冇了的折騰,在她看來全部都是封勵宴縱容撐腰的結果。

所以,當溫暖暖看到冇事人一樣坐在辦公桌後看檔案的男人時,她心裡壓製的火氣一下子就像點了炸藥包一樣砰的炸開了。

“你怎麼來了?”

封勵宴抬眸,神情竟是詫異的。

瞧他這樣,她雙眸都像燃起了烈火,大步過去,拿起辦公桌上的咖啡杯,揚手就衝封勵宴潑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