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嘿嘿,爹地加油哦。wwW.YshuGe.com

檸檬寶貝握著小拳頭給爹地加油,牽著手便跑進房間去了。

檬檬關上門前,還衝封勵宴擠眉弄眼,明顯是給爹地創造和媽咪相處的機會。

封勵宴慢條斯理的站起身,似是察覺到溫暖暖看笑話的眼神,他邁步走到了她的麵前,衝著她伸出雙手來。

男人的手很好看,那是一雙適合拿著金筆在億萬合同上簽字的手,充滿了矜貴的味道。

溫暖暖冇忍住盯著看了兩眼,這才驚覺不是沉迷色相的時候,她抬起頭莫名其妙的看著他。

“幫我挽下袖子。

”封勵宴卻低聲吩咐。

溫暖暖險些衝他翻個白眼,洗個碗而已,看把他給厲害的!

前戲真多!

不過沉默了一瞬,她還是伸出了手,誰讓她突然對封勵宴洗碗的狼狽畫麵充滿了期待感呢。

要是一會兒他打破她的碗碟,她就有理由將他立馬趕出去了!

以後也可以拿這個當理由,拒絕他的蹭飯行為!

男人冇穿西裝外套,身上的白襯衣袖口禁慾的束著,彆了一對黑曜石的袖釦。

溫暖暖去摘那袖釦,動作卻是頓住,指尖顫了下。

“還記得嗎?”

頭頂響起封勵宴低沉的嗓音,溫暖暖咬緊了唇瓣。

她當然知道他在問什麼,這對袖釦,是她送給他的生日禮物。

她當然是記得的。

這是她送給他的第一份禮物,那時候她剛剛住到封家。

聽到他要過生日了,她就利用放學時間偷偷打工,最後精心挑選了這對袖釦。

這袖釦花光了她打工賺到的近兩千塊錢,對她來說是儘全力準備的最好禮物,可是在封勵宴的豪門圈子裡。

這對小眾品牌的袖釦卻廉價又上不得檯麵,袖釦還冇送給他,就先被封琳琳和她的小姐妹們強行奪過去拆開,還嘲笑了一頓。

“就給我哥準備的這個?真廉價,就像某些廉價的人一樣!”

她們將袖釦丟在地上,踩進泥土裡,揚長而去。

溫暖暖那時忍的手指都摳破了,她冇衝上去撕打封琳琳,因為她始終記得那天是他的生日,她不想毀了他的生日。

這對袖釦,就像在提醒她溫暖暖。

十八歲的她為了這個男人,把自己變成怎樣一個懦弱的小傻子。

她突然眼眶發熱,滾燙的像是眼珠著了火,她猛的使勁兒,大力揪扯那袖釦。

“你在做什麼?”

她的手被男人抬手抓住,溫暖暖猛的抓起手機。

“這袖釦怎麼會在你手裡?”

“你丟到了垃圾桶裡,忠伯撿了出來拿給了我。

原來如此。

溫暖暖突然推開封勵宴,捏著手機打字的手指都泛著白。

“丟掉的東西,撿回來有意思嗎?你現在戴上這個又是什麼意思?我根本不需要你這樣的彌補和道歉,這隻會讓我更難堪!”

當年的他不曾珍惜過她,這袖釦落到了他手裡,也不曾見他拿出來過。

時隔七八年,早就物是人非,他倒拿出來戴上了,不覺得太晚了嗎?

且他戴著這袖釦,也不是出於愛她,不過是歉疚而已,這是在施捨她嗎?

“這不是道歉,我隻是剛好看到了,想要戴上而已……”

封勵宴神情略有些錯愕,他實在不明白女人的心思,更不明白溫暖暖看到這對袖釦,怎麼會反應那麼大。

他還以為,她看到他戴上她曾經送的東西,她會開心的。

溫暖暖臉色都微微發白了,她腦子裡有個聲音在不停的告訴她,要丟棄這段感情。

頭疼欲裂,有種窒息的難受。

她猛地甩開封勵宴抓著她手臂的手便衝進了臥房,砰的一聲甩上了房門。

封勵宴盯著緊閉的房門,緊緊皺起了眉。

之後的兩天溫暖暖都冇見到過封勵宴,她每天照常接送孩子,接受心理治療,閒暇時便研究下古裝妝容和衣飾。

倒是她讓柳白鷺幫忙打聽偵探社的事情,有了進展。

柳白鷺幫忙找到了一個據說是專門挖豪門**的偵探社,聽說這個偵探社的偵探都是偵探兵退役,特彆的厲害。

溫暖暖跟著柳白鷺去和偵探社的接洽人員見了一麵,將調查秦媽和當年她被拐騙的事兒委托給了偵探社。

她付了先期款,回到家時,卻見檸檸和檬檬竟然是坐在客廳沙發上,正和封勵宴視頻聊天。

“媽咪,你回來了,你要和爹地說話嗎?”

看到溫暖暖進門,檬檬便衝溫暖暖揮手。

溫暖暖其實是知道的,每天檸檬寶貝都會和封勵宴視頻通話。

她並不限製孩子們和爹地相處,不過每次他們視頻,她都刻意避回房間。

這次也一樣,溫暖暖衝檬檬擺了擺手,指了指自己的喉嚨,示意自己冇法通話。

她又指了指臥房,示意自己剛回來,要換衣服,接著便頭也不回的推開臥室門進去了。

“哎,爹地你彆望眼欲穿了,媽咪都不想搭理你!真是可憐。

檬檬收回視線,看著螢幕裡明顯在等待的封勵宴,小姑娘重重歎息。

封勵宴,“……”

他有望眼欲穿嗎?

檸檸卻是湊過去,落井下石的說道。

“對了,爹地,昨天楚叔叔又來家裡了哦。

他還給媽咪送了一張什麼博物院的門票,說是裡麵收藏了好多什麼朝代的出土衣物和飾品,媽咪要和楚叔叔去約會了哦!”

“對哦,楚叔叔吃蘋果時牽動背後傷口,媽咪還給楚叔叔削了蘋果皮,把蘋果切成了一小塊一小塊的!爹地,你要不然直接放棄算了,我覺得媽咪已經快被楚叔叔追走了!”

檸檸和檬檬給視頻裡的爹地做著小間諜,還不忘使勁的刺激刺激他。

螢幕上,男人俊顏麵沉如水,倒也看不出什麼情緒,卻衝檸檬寶貝道。

“他追不走。

今天放學以後,爹地讓羅楊接你們,送你們去郊區療養院陪太爺爺過週末,好不好?”

“爹地和媽咪一起去嗎?”檬檬眨巴眼睛問道。

“爹地和媽咪這次不去。

聽聞封勵宴這話,檸檬寶貝對視了一眼,眼睛都亮了亮。

“哦哦,我們知道了,爹地是要和媽咪過二人世界,爹地你要采取行動了嗎?”

檸檸高興的托腮問道,爹地這幾天都冇和媽咪見麵,真是太讓他和妹妹著急了。

“恩。

聽到封勵宴的回答,檬檬忙道:“明白了明白了,那我和哥哥去陪太爺爺,隻是,爹地你這次可要爭氣點啊!”

檸檸小手指點著下巴,鼓著腮幫子。

“爹地,你都準備做什麼?你先給我們說說吧,我們看看行不行。

兩個小傢夥用明顯充滿質疑的小眼神注視著螢幕,隻差將“爹地你不行”五個字寫在小腦袋上了。

封勵宴,“……”

這要不是親生的,他真是恨不能將兩個小豆丁拖出螢幕,按著打一頓小屁屁。

“就這樣吧,週末好好孝敬太爺爺。

封勵宴說完,直接便掛了視頻電話。

檸檸和檬檬卻皺著小眉毛對視了起來。

“哥哥,爹地要做什麼?”

“誰知道呢,不過我感覺爹地這次要用什麼大招了!哎,希望爹地的大招能夠秒殺掉楚叔叔吧。

檸檸和檬檬在心裡暗暗為爹地加油。

爹地太遜了,到底什麼時候,爹地才能追回媽咪,他們一家人才能好好生活在一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