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檸檸突然板著臉,揹著手問道。www.YSHUge.com

封勵宴直接牽起兩個寶貝的手來到了這裡的主臥,進入主臥衣帽間,當看到裡頭掛著的女人衣裙和各種限量版包包時,檸檬寶貝“哇哦”出聲。

這樣看,壞爹地果然是開始對媽咪很好很好了啊。

長進了!

“那爹地,你愛媽咪嗎?”

想到今天去封氏的目的,檸檸目光從那些包包上移開,仰著頭盯著封勵宴。

封勵宴怔了下,他蹲下來,“怎麼問這個?”

檬檬有些著急,搶著道:“因為媽咪說愛爹地很辛苦,她不要再愛爹地了。

爹地你能先愛媽咪嗎?你先愛媽咪,媽咪就不辛苦了。

封勵宴對上小姑娘烏溜溜黑葡萄般的眼眸,心裡卻微微一觸。

那女人竟然和孩子們這樣說嗎,說愛他辛苦,所以不再愛了?

他放在膝上的手微微蜷縮了下,像是想要抓住什麼,沉默良久,男人摸了摸兒女絨絨的細發。

“爹地會讓媽咪重新愛爹地的,而且,你們媽咪一定也還愛著爹地,下次爹地親口來問她,寶貝們不信就聽一聽。

溫暖暖都不知道孩子們偷偷溜了出去,她做好飯菜端上桌才發現寶貝們不在家。

溫暖暖當即就出了門,她怒氣騰騰的來到對門,砰砰的砸了兩下門。

房門打開,一高兩矮的父子三人站在門內。

看到檸檬寶貝果然是在這裡,溫暖暖小臉冷冰冰,小拳頭也不自覺的捏了起來。

果然,封勵宴這陰險的男人搬到這裡來就是為了繼續跟她搶孩子!

她張了張嘴,又去摸身上,這才發現出來的急,竟然冇有拿手機,她正氣惱,檸檸和檬檬便跑出來拉住了她的手。

“媽咪,這個人冇有飯飯吃,能讓他去我們家吃點飯嗎?”

“對哦,冇飯飯吃好慘的,給他點吃的,一會兒可以讓他洗碗!”

溫暖暖,“……”

她有些不可思議的盯向封勵宴,這狗男人到底對孩子們做了什麼。

為什麼寶貝們不生他的氣,還要替他討飯吃了?

堂堂封氏的總裁,缺這口飯吃嗎?

溫暖暖想要拒絕,可男人已邁步走出了門,他衝她微挑薄唇。

“做了什麼?辛苦了。

溫暖暖一口氣堵在胸口,那男人卻已牽著檸檸和檬檬率先往對麵去了。

溫暖暖做的飯菜很日常,三菜一湯,悶了米飯。

溫暖暖落後一步進入家門,那男人竟已經帶著孩子在餐桌前落座,自在隨意的好像他纔是這裡的主人,而她是做菜小保姆一樣。

她噠噠噠的走過去,板著臉,拿起手機命令檸檸檬檬。

“洗手了嗎?都去洗手!”

檸檬寶貝眨巴了兩下眼睛,儘管剛剛在爹地那邊才洗過手,還是乖乖的爬下椅子顛顛的往衛生間跑了過去。

封勵宴微微抬眸,無奈的道:“你對我有火氣,就衝我來,不要遷怒孩子們。

溫暖暖聽他這樣說就更氣悶了,怎麼現在她管自己的孩子,還管不得了?說的好像她是後媽,虐待孩子一般!

她咬牙,“你到底想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

“你裝什麼傻,你追到這裡來,難道不是想要接近孩子,跟我搶孩子嗎?我告訴你,你少打這個主意,我的孩子們跟我最親,你搶不走!”

看著那女人劈裡啪啦的就是一行行的字,打字速度之快充分體現她心頭怒火。

封勵宴覺得有些好笑,事實上他的薄唇也確實略揚了起來。

男人挑眉,“你是這樣想我的?”

“不然呢!?”

溫暖暖瞪他,封勵宴也上下打量著她,旋即沉邃的眸光直直注視她的眼眸,突然道:“我的目的,可不至這些。

溫暖暖心口忽的一跳,他什麼意思?

她想著時,封勵宴站了起來,男人太過高大,陡然起身帶來的壓迫力太強。

溫暖暖差點撐不住往後退,輸人不輸陣,她仰頭繼續瞪他。

封勵宴微微彎腰,“不明白?我又不打算離婚,需要搶孩子嗎?我的目的,明顯是……”

他說著偏頭,湊到了她的耳畔,這纔在她屏息下,緩聲說,“將老婆孩子一起帶回家。

溫暖暖隻覺心跳快的不能停止,簡直像是要從嗓子眼裡蹦出來。

她有些受驚的退後了一步,正因男人充滿不明意味的話而心慌氣短,檬檬的聲音從衛生巾那邊響起。

小姑娘探出個小腦袋,衝著爹地招手。

“爹地,你怎麼不聽媽咪的話!你也要聽話洗手的!”

封勵宴垂眸掃了眼紅著臉的女人,竟是應道:“檬檬說的對,爹地來了。

男人邁步從溫暖暖身旁經過,往衛生間的方向去了。

溫暖暖半響才轉回頭,她看了眼衛生間半開的門,裡頭傳來檸檬寶貝開心的戲鬨聲,間或有男人低沉的笑。

父子三個不知道在裡頭鬨什麼,洗個手都這麼歡實。

而這聲音好像有溫度,熨燙過她的心頭,暖的痠軟。

溫暖暖驟然抬手拍了拍臉頰,提醒自己要清醒,她邁步去了廚房,終究是又多拿了一副碗筷。

一家四口,這還是頭一次齊齊整整的圍坐在餐桌前用餐,冇有外人,像真正的一家人。

檸檸和檬檬明顯很興奮,吃的比平時要多的多,將小肚子都撐的鼓鼓的。

溫暖暖一直沉默著低頭扒拉著碗裡的米粒,心裡有些五味陳雜。

封勵宴也不大說話,可他卻極好的照顧了孩子們的情緒,男人眸光不時掃過低著頭的女人,眼底閃過一抹晦澀不明。

溫暖暖覺得這頓飯吃的她很煎熬,可狗男人和孩子們卻很給麵子,餐桌上的食物被一掃而光。

溫暖暖起身下意識伸手去收拾時,她的手卻被男人骨節分明的大手握住了。

溫暖暖不覺抬眸,封勵宴開口,“說好我洗碗的。

溫暖暖略怔,剛剛聽檸檬寶貝那樣說,她也冇當真。

封勵宴可是位金尊玉貴的大少爺,他還真準備洗碗?

“對啊對啊,爹地洗碗!”

“媽咪做監工好了,要是爹地洗不乾淨,就罰他天天洗碗!”

檸檸和檬檬立刻嚷嚷起來,溫暖暖就冇見狗男人洗過碗,不過既然狗男人這麼主動,她當然也不會攔著。

她收回了手,抱胸看好戲的瞧著封勵宴。

她倒要看看他怎麼收拾,狗男人被快遞盒子沾了都要趕緊脫衣服去洗澡,這些盤子都臟兮兮的,他能搞定-